“坚决不要中国人!”美国公司公然拒绝招募中国员工...

原标题:“坚决不要中国人!”美国公司公然拒绝招募中国员工...

近日,全球第二大开源代码托管平台的GitLab公开宣布:停止招聘居住在中国和俄罗斯的人担任网络可靠性工程师及支持工程师,并停止该职位员工移居中国或俄罗斯。

据悉,该职位主要负责为GitLab的企业客户提供技术支持。

对这一决定,公司解释称是出于部分企业客户的担忧,将针对有权访问用户数据的员工启用“工作家庭国家/地区封锁”令,并称这已经是最人道的解决方案。

因为这样一来,就不用给员工的权限划分三六九等,所有员工都可以100%履行职责,再也不用担心权限问题。

GitLab这一决定一出,立即遭到了很多网友甚至是公司内部员工和开发者的批评。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GitLab是由GitLab Inc.开发,使用MIT许可证的基于网络的Git仓库管理工具,且具有wiki和issue跟踪功能、总部坐落于旧金山的、完全免费的开源软件托管平台。

GitLab 由乌克兰程序员 Dmitriy Zaporozhets 和 Valery Sizov 开发,它由 Ruby 写成。

截止到2018 年 5 月,该公司约有 290 名团队成员,以及 2000 多名开源贡献者。

GitLab的使用者名单中,有 IBM、Sony、Jülich Research Center、NASA,也有Invincea、O’Reilly Media、Leibniz-Rechenzentrum (LRZ)、CERN、SpaceX,还有中国的Alibaba(阿里巴巴)。

据观察者网文章披露,这家美企一直将“每个人都可以贡献代码”作为企业文化。但是,他们理解中的“每个人”好像在面对不同国家时有了新的标准。

今年10月中旬,GitLab副总裁埃里克·约翰逊(Eric Johnson)在公司官网的“议题(Issue)”讨论区发布了一篇名为《建立工作国家/地区封锁》的文章。

埃里克在文章中称:

“领导团队决定为能够接触客户数据的员工提供一个工作国家区块,但是在一些企业客户表达担忧之后,考虑到当前地缘环境,公司决定将中国和俄罗斯排除在访问权限外。“

封锁决议正式执行后,该公司将“遵循行业在地缘形势下的普遍做法”:

1、在招聘过程中,不向中、俄两国公民提供岗位;

2、将禁止现有的团队人员前往这两个国家,否则将面临停职。

该公司还将考虑改变任何移居俄罗斯或中国员工的角色,使他们不再能接触到客户数据。

目前,该公司中担任网络可靠性工程师及支持工程师职位的人中,没有中国人与俄罗斯人。

但他们并不认为“区块封锁”的决议属于对中俄两国人的歧视,还认为这是目前最人道的解决方案,并且对现有员工没有任何影响。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该决议一经发出,立刻引起GitLab员工的讨论,他们纷纷在官网讨论区表达自己对这一决定的看法。

GitLab自家的全球风险与合规总监坎迪斯(Candice Ciresi)留言表示看不懂什么情况,质疑哪条法律要求“把这两个国家摘出来”?她对公司针对中俄的行为不解,认为仅仅是因为政治环境使然的话,这与公司原则相悖。

随后,埃里克和坎迪斯在评论区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针对坎迪斯的评论,埃里克回复道,这是因为“考虑到敏感资料的安全性”,并在评论中将中国和俄罗斯定义为“高风险国家”。同时强调,此项决定仅针对员工,而不是用户,GitLab将继续接受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开源贡献。

但坎迪斯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直接点名美国也同属于埃里克所说的“高风险国家”,甚至根据美国媒体ABC数据,美国荣登全球最频繁进行网络攻击的国家排行榜第二名!

一位俄罗斯网友在推特上表示,得知这个消息后,“感觉膝盖中了一剑”,自嘲躺枪:

中国网友则再一次看到了美国玩得一手好双标的基本技法:

有外媒直接指出,GitLab可能是担心中国和俄罗斯未来的GitLab支持人员可能会窃取它们的客户数据,或者受到外国情报机构的胁迫,泄露商业机密。

尽管在当地时间11月5日,GitLab联合创始人兼CEO西德·西布兰迪(Sid Sijbrandij)发布一份声明,重申该“区域封锁”议题仍处于讨论阶段。

但网友们的怒火丝毫未被平息。

因为不论是同在旧金山的华裔硅谷工程师,还是在美国高校的华裔学者和科学家,他们所遭受的,都远不止美国的双标对待那么简单...

9月19日,38岁的Facebook华裔工程师Qin Chen在上司办公室与之发生了激烈争吵。

有人听到总监大声说“滚出去”,而Qin Chen说“这不公平”。

不久以后,Chen从大楼顶楼跳下。

据媒体报道,Qin Chen在南加大攻读CS硕士学位,毕业后更换过两次工作,直到去年入职Facebook,他十分珍惜这次机会。

到他选择自杀的那一天,他已经在Facebook工作了一年零八个月。

但奇怪的是,在Facebook总部的通告中,Qin Chen的死因被曲解为单纯的“去世”(a passing),至于关于他为什么会产生自杀的想法,Facebook只字未提。

9月26日,在Qin Chen去世的第七天,Facebook总部前聚集了超过200名华人,抗议Facebook对于Qin Chen跳楼一事的冷淡态度。

有匿名Facebook员工表示,Qin Chen生前工作拼命,最近半年日夜忙项目,不过换组时却被领导拒绝,换不成组,他就会被列入PIP(待努力)名额中,这意味着他可能被开除,失去工作签证。

在举牌抗议的200多名华人中,有人也是FB员工。

摄影:梁雨辰

同为华人同胞也同为FB员工的尹伊,因为在Facebook门前悼念自杀华人工程师的活动中举工牌谴责Facebook,先是收到了公司的警告信,随即又被直接开除,理由是 Lack of judgement(缺乏判断力)。

当事人后来在社交平台表示,在参加抗议、以个人名义接受采访并要求公司公布真相后,他先是收到一封最终警告信,接着被直接开除,“恢复自由身。”

当Facebook不要face的时候,美国人的双标就愈加明显了...

能够进到Facebook当工程师的华人,势必都是各方面能力非常优秀的。

有人说美国遍地梦想,硅谷也没有996,但当看到浙大高材生Qin Chen和清华学霸YiYin遭受如此待遇后,不禁有人发问:

硅谷真的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吗?

答案在很多方面都是可以看见的。

想进Facebook首先要绝对聪明,拿应聘软件工程师为例,Facebook面试的时候,每道算法题目大概只有15分钟的时间,在高压下如果还能保持清晰严谨的逻辑,才能说明你的逻辑思维经得起考验。

所以,在Facebook企业文化看来,他并不在乎你的工作经历,并不看重你的出身,并不在意你的技能,而是在意你是否足够聪明,足够能承受压力。

在拿到offer之后,大部分员工并没有直接进入到指定岗位,而是先进行培训工作,“Bootcamp”(新兵训练营)的program。

在那里,你有8-10周的时间学习你感兴趣的技能,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选择你感兴趣的组加入。

Facebook会让大家节省每分每秒用在工作上,所以特地在大楼内部建立了员工餐厅。

除此之外,Facebook对外宣传号称自己“完全开放透明的文化”,所有的会议室都是透明的玻璃门,公司一切产品和代码都是公开的,员工几乎可以对任何业务进行数据分析。

每个高层规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公开的Q&A大会。扎克伯格是每周一次,员工都可以参加,在Q&A会上,高层人员会向大家汇报工作进展。

员工也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

但是,这些传宣形式真的被切实执行吗?从这次中国员工自杀来看,Facebook企业文化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而这却不是特例,而是普遍现象。

2017年4月特朗普签署了总统行政令《购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其中“雇佣美国人”部分实际针对的就是号称“抢占了美国人工作的”H-1B。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是:

从2017年开始的漫天飞舞的RFE、不断飚高的拒签率;

美国移民局时不时在官网突然发布一份政策备忘录,对H-1B申请的细则说改就改;

通过暂停PP加急服务这样的小手段,给H-1B们穿小鞋、制造障碍...

(图源:路透社)

对那些美国本土的雇员来说这些当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华人来说,这些可能就是他们丧失工作的“转折点”。

很多媒体在报道99级浙大学霸自杀事件的角度,都放在了个人身上,什么“人到中年,人生半坡”。

从而忽略了更大的问题——“制度性压迫”。

举个简单的例子,像是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无论是年薪几万到年薪几十万的工程师,都是可以随时获得的资源。

如果有急切的项目要做,又由于专业性稀缺没有办法从其他的项目抽调人员,他们就会选择从社会招聘。

但是,一旦项目结束,招聘进来的人又成了多余的人,于是资本家想到了“末位淘汰”制度,美其名曰,优化公司资源。

排名最后的人,就成了“背锅侠”,惨遭解雇,湾区的精神压力可想而知。

在知乎上,有这样一个回答——

“硅谷码工在文化认同上相当一致——攀比、推娃、金钱至上、头衔至上等等国内的恶习一个都不少。”

今年3月17日,埃默里大学的9名华人学者针对当下美国华裔学者处于不利环境的情况,给该校校长 Claire Sterk写了一封联名信,希望她能重申支持国际合作和在校华裔学者的权益。

9名华人学者给大学校长写联名信

两天后,校长首席代表对联名信给出回复,表示埃默里大学的相关声明正在制定中,将在不久后公布。

与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凯斯西储大学、莱斯大学、特拉华大学等做法不同的是,即使在众多华人教授的集体敦促下,埃默里大学答复后却迟迟不发表公开声明。

但是,虽然嘴上不说,行动上却对华裔学者展开了排挤行动。

后来,联名信中的9位学者中已有3位离开或打算离开,一名学者被迫让出自己的实验室。

在该校供职11年的麻醉学终身教授于山平(Shan Ping Yu)被其所工作的医学院(School of Medicine )要求在规定时间内搬出办公室。

埃默里大学麻醉学教授于山平 (埃默里大学网站截图)

至于搬出理由,则是要给一位新来的助理教授腾地方,但医学院并没有为于山平安排校内的任何其它办公室。

7月5日,中国病毒学家邱香果博士因涉嫌“违反政策”被护送出位于加拿大温尼伯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

一起“被离开”的,还有邱博士的丈夫以及数量不详的学生,他们是被加拿大情报部门带离了实验室。

另据加拿大CBC电视台14日报道称,加拿大皇家骑警于7月5日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博士(Dr. Xiangguo Qiu)和她的丈夫Keding Cheng以及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原因据称是他们“违反相关政策条款(policy breach)”。

报道称,邱香果博士、她的丈夫程克丁以及她的一些中国学生于7月5日被加拿大唯一的四级实验室除名。

邱香果博士于2018年在丽都厅领总督创新奖

四级病毒学实验室是一个实验室,专门研究最严重、最致命的人类和动物疾病。

这也使得这个位于阿灵顿街实验室成为北美仅有的几个能够处理需要最高水平控制的病原体的实验室之一,比如埃博拉病毒。

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是北美仅有的几个能够处理埃博拉等危险病原体的实验室之一,图源:CBC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在该实验室工作的消息人士称,这对夫妇和中国学生在实验室的访问权限已被取消。

另外有消息称,早在几个月前,加拿大警方的IT专家下班后进入邱的办公室,更换了她的电脑。

不仅如此,她的定期中国访问行程也从那时起开始遭到拒绝。

后来,哥大、MIT、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等高校纷纷声援华裔学者,谴责他们在学术上所遭受的严苛对待。

不论是在工作机会还是学术上,区别对待任何族裔和国籍都是不公平的歧视行为。

但美国对华人的“双标”对待,从未停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