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广美国探亲突发心衰无法用“美国心”,转运回广州等来心脏续命

原标题:老广美国探亲突发心衰无法用“美国心”,转运回广州等来心脏续命

本欲前往美国帮助旅美的女儿带孩子,不想却在留美期间出现急性心衰,心脏移植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于是在美国住院30多天,ICU待了一个多月后,乘坐医疗专机颠沛了1.3万公里后,从美国东部的纽约转至中国南部的广州……

2019年的秋天,对60多岁的张叔来说,美国探亲、突发心衰、辗转回国、接受心脏移植,其过程无不惊心动魄,终生难忘。

国外探亲突发恶疾 异国他乡发生重度心衰

张叔是广州人,退休不久,女儿、女婿已经移民美国,今年女儿刚刚生了二宝,老两口打算去美国看望女儿和外孙。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美国呆了一个多星期,张叔的心脏开始频频示警,开始出现心慌、气促,乏力等严重的心衰迹象。

其实,张叔本来一直就有心脏病,十几年前,他曾经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省心血管病研究所接受过二尖瓣成形手术,2015年又在省医心研所接受了微创下二尖瓣置换手术,这次让他病倒下的,是瓣膜型心肌病造成的严重心力衰竭。

老张住进了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与康奈尔大学医院,这所给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做过心脏搭桥的医院,心外科在全球领先。可再先进的心外科技术,也有难于突破的治疗瓶颈。在一个月的住院时间里,医院用了很多治疗方法都不能改变他心衰越来越严重的状态,心脏移植是最终解决挽救他生命的方式。

但是,摆在老张面前的,却是非常棘手的问题。为了避免因出现跨境、旅游似的器官移植,让有限的器官优先满足本国病患,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主要国家都将移植对象圈定为本国公民。美国的心脏移植对象只能是本国公民,作为探亲的访客,显然张叔是不能接受“美国心”的。

不能接受移植心脏,那安装人工心脏是否可行,毕竟美国的人工心脏已获准上市运行了很长时间,技术已臻成熟。但这种人工心费用异常高昂不说,由于在国内没有上市,后期的维护,运行、保养都无法在国内操作。只在美国短暂停留的他肯定也不适宜接受人工心脏。

病情越来越严重,是否能回国接受心脏移植呢?老张曾经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做过两次手术,他向当地医院表达了对省医心研所的肯定和信任,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与康奈尔大学医院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到省医心研所心外科,得到了积极回应。当得知心外科每年完成心脏移植50余例,对这种再次开胸进行心脏移植有着丰富经验时,美国当地医生与张叔家人商量后,决定转运病人,回国接受移植治疗。

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省心研所心外科医生吴敏成了和美国跨洋对接的联系人,交流病情的EMAIL都收发了十来封。为了便于和家属取得直接联系,吴敏还特意添加了张叔家人的微信,及时沟通。

经停五次辗转1.3万公里 回穗接受移植手术

美国纽约到中国广州,直线距离一万三千公里,飞机几乎横穿整个美国境内,飞越崇山峻岭、茫茫大洋。张叔孱弱的心脏再难接受长途飞行的折腾,必须携带者庞大的球囊反博设备才能维持心脏基本的运转。如此危重的病情,如此庞大的医学支持设备,普通民用航班根本不能转运这样的危重病人,只能通过医疗专机的形式将张叔转运回国。

“赴美旅游时有购买类似的医疗保险,其间有医疗包机的保障,可是由于他之前发生过多次心脏疾患,商业保险承保的转运难以实现。”张太太告诉南都记者,考虑到丈夫危重的病情,她在等候了一周的专机排期后,拍板决定自费乘医疗专机回国。“我们是普通的家庭,但为了救命,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也要先把他送回国治疗。”

专机是一架非常小型的商务机,有2名飞行员,4名陪同的美国医生、护士再加上携带着球囊反博机器的老张一行7人,匆匆踏上了回穗之旅。在飞机上,张叔病情危重,一直靠持续静脉药物和动脉球囊反博机器维持心脏功能。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0日,小型转运专机从美国纽约出发,由于需要中途加油,在美国国内就经停了3次,然后又经停海参崴、大阪,5次降落后于10月22日凌晨到达广州白云机场。

在整个飞行的过程中,每一次中途降落,转运医生都用电子邮件联系省医心研所心外科的移植团队,双方沟通病情。移植团队也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做好了各项准备。

“中途患者的病情出现了变化,我通过邮件两次修订了医嘱。比如减少补液,来减少心脏负荷。”吴敏全程跟踪着这家跨越两大洲、一大洋,慢慢向广州飞来的救命航班。

成为分配系统最优先等待移植者 两天后等来救命心脏

10月22日凌晨3:30,这架承担着生命希望的飞机降落广州白云机场,广东省人民医院移植团队的医护人员在机场早已等候多时。省医的救护车上为转运这位病人备用了动脉球囊反博设备,ECMO设备也随时待命,医院监护室里专门为张叔准备的病床也早已收拾妥当,通过民航医院救护车再到省医救护车,以最快时间将张叔转运到了省医心研所重症监护室。

平安过了转运关,张叔面临的则是移植手术关了。一到达省医心研所,移植团队就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 上为张叔注册登记,上传了各项资料。本身已经心衰到需要机器辅助支持阶段的张叔,自然成了系统上最为危重的心衰患者,当省医所处区域出现心脏供体时,他能第一时间获得分配并移植。

在等待了不足的48小时内,10月23日,广州周边的中山出现了一位脑外伤后器官捐献的案例,老张非常幸运地遇到了一颗匹配的心脏。

24日,省医心研所移植团队组成的取心小组出发,前往供心医院获取供心,医院内的心脏移植团队则在黄劲松主任的带领下,做着各项移植准备工作,当获取的供心回到手术室,手术便紧张地开展起来。

“张叔这是第三次心脏手术了,再次开胸给移植手术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几乎没有给移植团队留下进手术刀的空间。”黄劲松表示,好在移植团队对再次开胸移植、移植合并主动脉置换等复杂移植手术都已经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术后第二天,张叔就可以气管拔管了。

经过10多天的医治,张叔的表面伤口已经愈合,平躺在病榻上的他也开始慢慢地恢复,声音开始渐渐洪亮,面色开始渐渐红润。

“真的是每一步都踩在了正确的节点上,也真的是特别感谢广东省人民医院移植团队的医生、护士们,”张太太表示。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通讯员 靳婷

编辑:史明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