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因享受生活而变得平庸

原标题:中国人因享受生活而变得平庸

在传统文化中,中国人因为无正信,因为没有恒定的追求,人生也就缺少定力。说一句会让很多人反感的话,中国人的思想道德根基,其实很不坚定。中国人得意时信儒家,失意时信道家,有权时信法家,失势时信佛教。中国人感到有力时,会说“人定胜天”,感到无力时,会说“天道难违”,感到灰心时会说“听天由命”。呵呵,这么善变,哪有定力可言?

正如帕斯卡尔所言,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人是脆弱的,就像一根芦苇一样,不堪一击。但是因为人会思想,所以人能够因为思想而强大。正是因为人会思想,所以人不会像蚂蚁一样卑微地活着,每个人会追求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然而,人是会死的。谁也不能万岁,谁都难逃一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一生中取得的一切成功,如财富、地位等,在闭上眼睛长眠于地下后,这一切就会归零。

人生有限,人又想超越有限追求永恒的价值,这种精神渴望,叫做终极关怀。与终极关怀相对应,人追求活着的这一辈子的现实价值,叫做现实关怀。

在西方文化中,古希腊时的思想家,基本上就已建立起了终极关怀的思想体系,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柏拉图的《理想国》。后来,西方宗教的出现,又为终极关怀提供了更为完善的解释,使其能够逻辑自洽。所以,西方文明中的终极关怀不存在任何障碍。

但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主流思想儒家思想,强调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只是重视当世功德圆满的价值追。这种李泽厚先生所说的“实用理性”,用于解释现实关怀,当然没有问题,但没有解决人追求永恒价值的终极关怀问题。

而且,孔子或许是出于没办法自圆其说的考虑,对终极关怀问题始终采取回避的态度。在《论语》中,我们可以看到,学生几次问及这个问题,孔子的回答是“不能事人,焉能事鬼”,“不知生,焉知死”,将学生的思考引导到关注现实生活的轨道上来,而且还画出思考的禁区:不语怪力乱神。

可是,追求永恒价值的终极关怀,毕竟是人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找的解决办法,有两个:一是流芳百世青史留名,二是让自己生命的价值在子女身上得以延续。

我们强调,人的一生,千秋功罪,自有后人评说。所以,在生时就应该注重自己的道德修养,也应该尽量建功立业。对一个人的功业,最高级的处理办法,是记入历史。如果一个人品德好贡献大,写入历史就能流芳百世;如果一个大德有亏作恶多端,也要记入历史,让他遗臭万年。所以,有“春秋成,奸佞惊”之说。那些乱臣贼子,惧怕自己的恶行写入历史,留下千载骂名。

但是,千秋万世名,寂寞身后事。有些人,或许就对历史记载看得很淡。况且,真正能够进入历史记载的人,只是极少数名人,普通百姓是与历史记载无缘的。

对普通百姓来说,把自己的人生价值的延续,投射到子女身上,就看得很重。所以,在传统文化中,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说,到一个人年老的时候,能够“含饴弄孙”,成为人生成功快乐的标志,而没有子女“膝下荒凉”,则让人体会到人生的凄凉。

但是,不管怎样说,中国人这种基于现实的终极关怀,与西方文明基于宗教信仰的终极关怀相比,无论如何都让人感到浅薄,缺乏深度与高度。

这样,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黑格尔会说:孔子只不过是个平庸的世间智者。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对终极关怀采取回避的态度,有意引导人们重视当下的生活。

再加上中国厚重的农耕文化,在中国人心目中,吃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民以食为天”,似乎把吃上升到近乎宗教信仰的高度,这在全世界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吃这个词,也就具有极为丰富的语义。吃惊,吃紧,吃亏,吃官司,什么都是吃。说一个人受欢迎,就说吃香;不受欢迎,就说不吃香或吃不开。表示受得了,就说吃得消;受不了,就是吃不消。而想拒绝,就说不吃这一套。最古怪的是“吃一堑,长一智”,连“堑”也“吃”,胃口不要太好啊!而且还长一智。最有特色的是“秀色可餐”,人家长得漂亮点,怎么就会让人联想到“可餐”?真是不可思议。

因为吃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官员大吃大喝,成为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为了遏止官场吃喝风,需要中央年年发文件。时至今日,中国人还在专注于一张嘴巴,就这点出息,真是令人感慨。

在终极关怀发育不完善的情况下,中国人最为重视的,就是享受当下的世间生活,所以,古人看到月宫里的嫦娥,会写下“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样的诗句,天天呆在广寒宫中,孤独寂寞,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你看织女思凡配牛郎,多么快乐啊。

缺少终极关怀,不追求人生的永恒意义,而注重现实生活,往好的地方说,就是享受人生,往坏的地方看,那就是平庸。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下,平庸的人生是无可逃避的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