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粉丝集资应援,却能跪着签名,胡歌是什么时候成为演员的?

原标题:拒绝粉丝集资应援,却能跪着签名,胡歌是什么时候成为演员的?

头号电影院懂小姐(topcinema原创,严禁转载)

胡歌,是什么时候成为演员的?

这其实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一个是他第一次开始表演的时候。

另一个,或许是他抛开明星身份带来的喧嚣,减少一些无谓的曝光率,将更多的注意力专注于表演本身的时候。

眼下,胡歌又做了一件原本低调,却偏偏上了热搜的事情:他婉拒了粉丝对自己新片的集资应援,并表达了他的真心和态度:赢要光彩,输不丢人。

作为他转战大银幕的重要作品,胡歌的电影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今年入围了戛纳主竞赛单元,这部电影也即将在年底上映。

胡歌的粉丝们“胡椒”成立了胡歌观影团,并发起了观影的集资应援活动,仅仅7小时就达到了应援总目标。

但不久后,胡歌观影团再度发布了一条长文表示会将应援的款项退回。很多粉丝表示并不赞同这项决定,甚至还出主意将这些款项花到别的项目上去,想为胡歌的新片做一个宣传。

然而,胡歌本人出现了,他在退款事宜下发表评论,称自己对粉丝应援的态度“不认同、不支持”。胡歌对粉丝说:“胡椒对我的感性和心意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胡歌在表达感谢的同时也表示,“作为演员,我有对这份职业的敬畏,更有对电影艺术的尊重,我不希望通过任何方式来制造盛世假象。”

他还说:“演技好不好,作品行不行,我自己负责,自己承担。

别人都生怕没有流量,胡歌却在努力和流量划清界限。这个反其道而行之的男人,现在,想彻彻底底做一个演员。

在很小的时候,胡歌还是一个特别胆小的孩子,生长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里。爸妈担心他太过于胆小,就在幼儿园的时候带他参加电视台的少儿模特队和小荧星艺术团的招生考试。

两次考试他都是从头哭到尾,谁知老师们看他的样子好玩,就把他留下了。于是,胡歌艰难的“从艺路”就这么开始了……

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每个礼拜天的胡歌都要去上课,他觉得这段经历相当痛苦,可最终选择走上艺术道路的人,还是他自己。

到了高三,胡歌不顾家人的反对,踏上了艺考的征程,成功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胡歌在考取上戏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的他已经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上戏负责面试的表演系张生权老师就劝他说,你看姜文和黄磊都是演员出身,现在都当导演了,你进导演系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独立执导的机会,但如果你当演员呢,可能大学期间就有机会拍戏了。

胡歌想了想,就去上了上戏表演系。

后来,胡歌在《仙剑》饰演的李逍遥横空出世,至今无人超越,也是这部剧让胡歌体验到了“红”是什么样的感觉。

再后来,《新聊斋志异》《天外飞仙》等古装剧,让他被誉为“内地古装第一小生”,灵气、俊朗、敬业就是别人对他一贯的评价。

命运却突然出现了一次重大考验,2006年8月29日,胡歌和自己的女助手搭乘汽车行驶在夜色中,却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那一年,是胡歌的本命年。

女助手因车祸丧生,他自己重伤,他的人生轨迹也因此发生了改变。就像眼角留下的那道疤痕一样,这场车祸,也在他的人生里留了一道“疤”。

在恢复治疗期间,他做了无数次噩梦,回忆起那个痛苦的晚上:“我无助地坐在漆黑的夜里,身体所有的感官都丧失了功能,仿佛回到了娘胎,在等待一个崭新又未知的世界到来。”

在车祸过后的很多年里,他极其不愿意谈论有关车祸的任何事,但那场车祸让他重新思考表演,让他更加用力的沉溺在表演中,也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尊重。

胡歌像是接受了一次涅槃一般,获得了另一种重生。

他原谅了当时因疲劳驾驶而导致车祸的司机,因为“全世界都可以怪他,我不能。如果我也不能原谅他,那他以后的路就很难走了”。

他念念不忘离去的助理张冕,以她的名字捐建了希望小学,来纪念她。

胡歌的人生在伤痛上重建,表演也是:他开始饰演各种类型的角色,康巴汉子、富家子弟、商战人才、革命烈士,还为动画人物配音……

他开始站上话剧舞台,2013年起,在《如梦之梦》的连续表演,让人注意到胡歌对表演的追求和内心的力量,他因此获得了北京丹尼国际舞台表演艺术奖“最佳男演员奖”。

当时的获奖理由这样写道:(胡歌)沉实内敛的表演赋予了角色新的生命,注入了新的符号,独特的个人气质展现了全新的舞台魅力。

同年5月,胡歌又出演白先勇上海话方言话剧《永远的尹雪艳》,他凭此剧获得上海文化广场“年度最受欢迎男主角奖”。

和戏剧结缘的胡歌,多次出现在乌镇戏剧节,今年更以艺术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加入乌镇戏剧节,成为发起人黄磊口中的“老朋友”——“胡歌第一届就参加了,开幕戏就是他演的《如梦之梦》。”

2015年8月,电视剧《伪装者》中呈现了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胡歌,为他加分。

1个月后,另一部电视剧《琅琊榜》里,他饰演的“麒麟才子”梅长苏,温润如玉,谋略过人,让他再度大放异彩。

胡歌直言,他本人经历与梅长苏有很大的相似,都有涅槃重生的经历,而该剧的豆瓣评分高达9.3分。

不过,在娱乐圈沉浮多年的胡歌对“爆红”看得比较淡,他甚至在2017年名气鼎盛的时候,选择前往美国深造。

那时,他一度对表演产生了新的迷茫和困惑,“我不确定现在的所谓成绩是否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除了鲜花和掌声,财富和名气,演员这个职业还能为我带来什么,我通过演员这个职业还能创造什么,实现什么。”

2018年,沉寂一年的他被发现和电影圈的关系越来越多,出演了日本导演岩井俊二原著、编剧并执导的文艺电影《你好,之华》,同时,他被发现参演陈可辛执导的体育传记电影《李娜》,出演姜山。

胡歌开始越发爱惜自己的羽毛,渐渐与流量“隔绝”,尽管有关于他的热搜频频上榜,但他却鲜少在大众面前露面。

他说:“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内敛’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儿。”

胡歌并非消失,而是变得更加有选择。

他也上综艺节目,最近,他与刘涛合作参与了央视《我的故事中国》的录制,两人共同再现了经典的《永不消逝的电波》。

这也是《琅琊榜》后两人再度合作,胡歌饰演为了传递讯息而牺牲的革命烈士李侠。

胡歌和刘涛的表演,情真意切,用自己的情绪调动着观众们的情绪,他们红了眼眶,也让大家红了眼眶。

表演成功,胡歌的演技再次在大家心中立住。

今年上半年,胡歌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了戛纳主竞赛单元,片中胡歌颠覆自我,饰演一个遭到警方通缉的亡命之徒。

在戛纳走红毯之前,胡歌紧张、不安、压力极大,甚至偷喝了一点酒用来壮胆。

他像一个新人般忐忑,不知这份电影答卷对观众而言是否满意,尽管如此,他仍然选择“不仅要有温度,更要有风骨”,因此婉拒了粉丝的集资应援。

胡歌跳出舒适圈,要认真地走自己的演员路。

也许,这个念头从那场车祸后便有了,“当时我躺在病床上,没有奢望做到一线演员、达到事业顶峰,而是希望自己真正成熟起来,成为一个有文化底蕴、有内涵的人。我离我心中的我还有距离,还是需要成长。”

又回到文章开头的那个问题——胡歌,是什么时候成为演员的?

两年前,胡歌曾经半跪半趴在地上为一位粉丝签字,他写道:

人生是一场难得的修行,不要轻易交白卷。

答案,其实早就有了。

第一时间推荐解读好电影、好剧、好演员,人生就像一场电影,欢迎点击关注“头号电影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