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2019年超34个早教品牌遭遇倒闭、关店、跑路...

原标题:惨!2019年超34个早教品牌遭遇倒闭、关店、跑路...

“跑路年年有,今年格外多”,从1月开始,上海、北京多个城市的培训机构频现倒闭关门潮,涉及机构包括韦博教育、帕皮科技、凯瑞宝贝、爱乐乐享等多家教育培训机构,培训范围从英语、早教到艺术培训等多个不同教育品类。教育培训企业似乎真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时刻。

盘点2019年

倒闭、关店教育培训机构

据幼教观察不完全统计,2019年出现跑路、倒闭等情况的教育机构共用34家,其中,涉及早教托育品牌机构达24家。而这些早教机构关门跑路原因是什么?梳理发现原因多为资金断裂,盲目扩张,亦或店面转让过程中出现股权纠纷,突然闭店后家长维权艰难。

遍地开花的教育加盟存在运营风险

玛尔比恩早教中心隶属于北京上和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自2014年成立后,除在北京亦庄有1家直营店外,已在全国设有700余家加盟店面。2015年和2016年,成都、北京两地的玛尔比恩门店曾因股权转让后突然关门。同时成都悦宝园也是因为股权纠纷,原股东收费后退出,新股东运营困难,不得不关门歇业。

一直以来,早教机构运营模式依靠“直营+加盟”,但多数早教机构选择加盟模式进行品牌扩张,依托品牌机构,加盟的好处在于以较低的成本实现快速规模化,相较直营的重投入,在投入相当的情况下,加盟模式的扩张效率往往能够高于直营数倍。但在快速跑马圈地的同时,加盟管理和品控问题也在逐渐暴露。

如果说把教育加盟形式划分为买卖关系与上下级关系。买卖关系即加盟商以加盟费的形式购买品牌使用权,品牌方不对加盟店的运营管理做过多约束,且不参与分成;上下级关系即除提供品牌使用权和解决方案外,品牌方还会对加盟店进行持股或对营收分红。对于加盟店的生源,玛尔比恩会派专人去加盟店招生,并抽取协助期间产生流水的15%,而店内的真实情况,却鲜有人知晓。对于遍地开花的教育加盟,业内人士表示,原因在于松散的“联盟”式合作对于品牌方和加盟方的规限都不强。

一二线早教市场竞争激烈

运营成本高

即使没有股权纠纷,陷入跑路、闭店风波培训机构也依然存在。据幼教观察统计发现这些突然闭店的机构多分布在一二线城市,以北京、上海居多,同时也从侧面表明一二线城市早教市场竞争激烈,运营成本高。

韦博英语自1998年成立,运营多达21年,在全国60多家城市已有150多个门店,百万名学员。近些年在线教育兴起,韦博线下业务受到冲击,业绩持续下滑,成本攀升,运营困难。而创办于2003年的培正逗点早教中心,为吸引用户疯狂烧钱降费,试图打造“百店大计”,结果导致多店关门。爱乐重庆盟商中心倒闭使品牌受损,乐成商场装修,大峡谷商场租赁纠纷以及外部经济形势恶化等原因使爱乐的运营举步维艰,每个月都要亏上百万资金。欧拉早教创始人误入白穆春资本局,资金链出问题、运营失控。但对于2000多名会员,平均每个月营业额近百万元,最高单月盈利达到286万元。

在融资方面,在此之前,韦博未曾获得融资记录。而随着韦博英语板块业绩的持续恶化,原定融资计划也在被推迟。

随着人口红利,早幼教赛道备受资本关注。据母婴行业观察统计发现,2018年,早幼教行业共发生了121起融资事件,其中早幼教服务占76.03%,而早教品牌凯瑞宝贝、爱乐乐享、迪贝芬兰之前曾获得过资本青睐,凯瑞宝贝曾于2018年7月获得港粤资本天使轮投资;爱乐乐享曾于2018年12月获得老鹰资本的A轮投资;2018年4月迪贝芬兰曾获得华鼎投资的天使轮融资;然而凯瑞宝贝、爱乐乐享、迪贝芬兰2018年刚获得融资,2019年即陷入闭店、跑路风波。

可见,无论是盲目扩张还是战略失败,都和运营有着莫大的关系。教育产品的盈利周期较长,可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盈利,但也可能是不盈利。从早教机构的单店模型来说,动辄三、四百万的单店投入,回本却在3~4年,早教中心服务对象幼儿上课通常只能持续8-12个月,最长也只能到18个月,用户生命周期短,回报周期长也是问题频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于线下机构来讲,首要的则是场地成本,人力成本在支出。一二线的培训机构多开在商场人流中心,如北京国贸处一韦博英语培训中心面积为346平方米,一二层平均租金为每日15元/平方米,一年的房租近200万元。而通州万达1000平的商铺租金为12元/m/天;

如果以北京一个800平的商铺来看,早教机构的房租成本按10~15元/m/天,单月的房租就需要24~36万左右,外加15万元/月员工成本,这意味每月至少需要近40~50万元的营收来平衡开支。但对于早教机构来讲,以平均一节课100~200元的客单价,用户每周销课两次来算的话,这就需要每月至少上千人的活跃用户来机构销课才能维持机构的正常运营,而对于千人的获客成本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从地区政策执行上看,《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托育机构建筑面积不应低于360㎡,且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8㎡;户外场地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6㎡。而对于托育机构而言,房租和人力成本两项支出已占运营总成本的70%-80%以上,产出投入比和利润率较低。对于家长选择早教托育机构3~5公里需求,一条街上可能同时存在3~5家早教机构,生源竞争异常激烈。除此之外,线下早教机构还需要和线上早教机构竞争,比如在家早教的出现。

校外培训作为素质教育的重要渠道,是教育体系不过或缺的构成,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不过,频现倒闭关门潮,包括一些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关门跑路,让家长们“报啥班都提心吊胆”,这种现象极不正常也需要进行有效规范。2018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规定“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对于目前早教中心流行的年费制显然是不符合规定的,而年费制存在违约跑路风险。

新时代下,教育培训行业正在经历巨大变化。消费者更依赖互联网进行消费和决策,机构和消费者必须建立新的连接方式。2019年被业内称为早教机构的“洗牌年”,在早教行业洗牌期下,考验的不仅是早教品牌的经营能力和现金抗压能力,同时考验在新时代下机构的自我革新能力,比如随着托育政策的日趋完善,部分早教机构在重点布局托育领域,向下延伸产业生命线。或者开发在线早教产品,比如运动宝贝、金宝贝开发在线早教产品,在保持扩张速度的同时,寻找更多的业务线和营收突破点,强化竞争核心竞争力,实现整个行业的提档升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