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与钢铁的搏斗:二战美军单兵反坦战术

原标题:肉体与钢铁的搏斗:二战美军单兵反坦战术

  • 基于反坦克枪榴弹的反坦克战术

1941年年底与1942年,美国陆军投资发展反坦克枪榴弹。与德军一样,美军早期的反坦克枪榴弹(如M9型)也使用榴弹发射器发射,但性能还不如德军的同类装备。后来美军又以M9型为基础研发了M9A1型反坦克枪榴弹。起初,美军使用1903斯普林菲尔德步枪来发射枪榴弹,二战后期改用M1型伽兰德步枪发射。最初美军每个步兵班装备1具步枪挂载的榴弹发射器,后来增加为2具、3具。《炮兵连》(Cannon Company)手册指出,M9A1型反坦克枪榴弹的杀伤效果取决于目标的距离和类型,对于轻型坦克和中型坦克“有效”作用距离不超过94.57米,M9A1型反坦克枪榴弹也可作为“手榴弹来使用,打击对方人员,使用步枪发射时,其发射角度要高,有效射程为238米,在辅助器材的帮助下,也可以杀伤293米的目标”。

1943年版《榴弹,手榴弹、枪榴弹》指出:限制M9A1型反坦克枪榴弹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榴弹的飞行速度太慢,这也是所有枪榴弹的通病。要命中54.57米的目标,射手需要以5度的仰角进行射击,扣动扳机之后,榴弹需要在空中飞行近1秒才能命中或错失目标。要命中238米的目标,射手需要45度仰角射击,在命中目标前,M9A1型枪榴弹需要在空中飞行7.5秒,攻防双方都能听到榴弹在空气中飞行的尖啸声,即使反应再慢的步兵也来得及慢腾腾地走开。用安装M8榴弹发射器的卡宾枪发射时,要命中168.25米外的目标,射手要以最大仰角实施射击,榴弹的飞行时间超过6秒。如果没有在战前改造地形以限制坦克机动的话,那么在实战中敌坦克将不会待在原地任由攻击,而是利用这6秒进行规避机动,如此一来,命中目标就只能是“水中捞月”了。加之各类枪榴弹的破甲厚度一般在75-10毫米之间,对付中型坦克已经力不从心,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步枪榴弹发射器都是作为美军步兵班的最后一道反坦克火力而存在的。

图片摘自1940年版的《反坦克战术》,显示了在一个城镇居民地内伏击坦克的示意图。从图中可以看出,在正在接近的敌军视线范围之外,街道上都设置了路障。防御者在建筑物的高层楼房,使用轻武器打击敌军时,部分人员将一辆卡车悄悄移至敌军战斗队形的尾部,用以充当路障断敌退路。坦克猎杀组使用“莫洛托夫鸡尾酒”和反坦克手榴弹等武器打击进入猎杀陷阱内的敌军坦克等战斗车辆。位于a位置的反坦克枪应隐蔽射击位置,直到敌军坦克越过路障,或者是其轻型车辆被路障所阻碍时,立即发扬火力摧毁敌军车辆;敌军车辆继续前进时,位于b位置的反坦克枪开始发扬火力;敌军车辆经过若干个机枪组,突破几层反坦克枪火力后,就会进入反坦克猎杀陷阱。设置在敌军战斗队形后尾的卡车,应装满石块,即使是被敌军火力所摧毁,石块也能起到路障作用,封锁敌军退路。

  • 基于“巴祖卡”反坦克火箭筒的反坦克战术

“巴祖卡”反坦克火箭筒口径为60毫米,重5.9千克,发射1.54千克重的高爆穿甲火箭弹,最大破甲厚度为80毫米,于1942年底装备部队使用,在北非登陆中首次亮相。该型火箭筒的握把类似于手枪握把,内装电池组,筒口初速为每秒91米,使得命中运动目标成为可能,设计者宣称能够在274的距离上“精准”地命中移动目标,命中645.7米距离上的任何野战目标,其反坦克效率要比反坦克枪榴弹要高出30%。1942年下半年,少量的“巴祖卡”反坦克火箭筒列装了苏联军队和英国军队。1943年中期,“巴祖卡”成为美国陆军的主要反坦克武器之一,每个步兵营编制29具,每个步兵连5具,其余的配发给营部或火力支援单位。

1944年版的美军战斗手册《步兵连》指出:火箭发射器和其使用的高爆弹药,首要用来打击敌方的装甲车辆,第二层次的打击目标包括敌方重武器操作组、地堡射孔、碉堡、集群步兵等,也可以用来打击砖石建筑和水泥建筑,在实战中,必须节省使用弹药,以便能够有效地实施反坦克战斗。“巴祖卡”由2人小组操作,必须经过专业的操作训练,掌握其使用技巧、维修保养等内容,但步兵连的其他官兵也必须会操作使用该武器。必须进行实弹训练,以确保官兵掌握其机械性能、射击技术、指挥要点,体会其技术性能指标。实弹射击训练包括卧姿射击、立姿射击、跪姿射击、坐姿射击,也包括从散兵坑中、射击掩体、弹坑中射击。

发射反坦克火箭所用的“射击掩体”和“散兵坑”在战争后期的战斗手册中有所论述。1944年版的战斗手册《反坦克连》对“射击掩体”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射击掩体”是一个圆形的散兵坑,直径为914毫米,1066.8毫米,这种的空间足够容纳两名战士,副射手装弹后,可以通过旋转,避开火箭筒的尾喷,正射手也可以旋转筒身,使得后喷口避开副射手。“射击掩体”没有防护性的胸墙,这样射手以一定的仰角向各个方向射击时,胸墙不会将尾焰反射回来烧伤射手。在土质比较坚硬的情况下,射手挖掘较大空间射击掩体的难度较大,而较小空间的射击掩体容易遭到敌坦克的碾压,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挖掘两个距离很小的狭长掩壕,分别供正副射手使用。

1944年版的美军野战条令FM7-10《步兵连,步兵团》,以图例的方式对“巴祖卡”反坦克火箭筒使用的射击掩体进行讲解

出现紧急情况时,反坦克小组必须离开由散兵坑构成的基本反射阵地,到更深的坑道中寻求隐蔽。一般来说,构筑一个基本发射阵地需要1个小时,构筑一个隐蔽用的坑道需要4.5小时。假如在坚硬的地表构筑反坦克小组的基本发射阵地,那么可以在散兵坑的基础上,向下挖掘一个圆柱形的小坑,供反坦克小组在紧急情况下隐蔽。蜷曲在狭窄的坑洞中肯定是一件不舒服的事情,但总好过被坦克碾压,且构筑这种带有坑道的基本发射阵地(散兵坑)仅需要3个小时。

丰富的实战经验为反坦克小组的战术运用提供了丰厚土壤,也推动了“巴祖卡”的战术发展。根据任务的不同,只要时间允许,步兵连长就会将“巴祖卡”反坦克火箭筒部署在最有利的位置上,抗击敌军坦克的攻击,如针对敌军坦克可能的“接近路”,步兵连长往往将“巴祖卡”配置在前端战斗队形的尾部。反坦克小组在战斗中一般不与敌军坦克发生直接接触,而是在一定距离外发扬火力摧毁坦克,因而除了反坦克任务之外,步兵连长往往赋予反坦克小组其他的任务,如发现敌军坦克后示警、预先侦察地形以选择发射阵地等等。示警的手段有很多,一般通过简易信记号示警,如吹响号角、摁响3声电喇叭或对空鸣枪3次等等。普通士兵接到警报信号之后,往往“拍打步枪或卡宾枪”来传递敌方坦克接近的信号,也可在观察到敌方坦克后用这种方法示警。发现敌军坦克的攻击行动后,正在行军时的分队要立刻离开道路,所有人员要利用壕沟、坑道、洞穴进行隐蔽,为提升防御的稳定性,必须抓紧构筑堑壕和各类武器的发射阵地。敌军坦克攻击时,反坦克小组主要打击敌军坦克,其余步兵主要对付随伴坦克的步兵和乘车战斗的敌军。

  • 反坦克战术要点

美军1942年3月下发的野战条令FM21-45《单兵与小部队隐蔽措施》围绕“对装甲武器的防护”主题对徒步机动的步兵班进行了详细论述。美军的情况通报开篇常常介绍装甲车辆总体性能、装甲部队的训练情况、如何发现突然出现的装甲车辆等。《单兵与小部队隐蔽措施》开篇就采用图解的方式,详细介绍了德军坦克的特性以及各类轻武器和手榴弹对其杀伤能力,这些资料都来源于英军的情报。通过学习这些资料,美军的步兵可以了解到,一些武器(如M2重机枪)在设计之初就考虑过击穿装甲侦察车等轻型装甲车辆。

在反坦克战术方面,经常出现的关键词就是“出其不意”和“主动进攻”:要站在敌军装甲车组人员的角度来分析当前所面临的地形条件。尽可能接近敌军装甲车辆,为此要做出周密的计划。充分利用各类有利的地形条件,如较大的石块、树桩和树木等。采取各种可能的措施,对射击阵地进行伪装,将射击时暴露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尽可能在湿润的土地上射击,以免射击时扬起的尘土暴露射击位置,如果土地干燥,就想办法将其弄湿,也可使用湿的袋子、席子或者是新鲜的树枝、叶子、草等物品将射击位置伪装起来。要选择预备阵地,以便在基本发射阵地暴露后快速转移射击位置。如果射击位置暴露,敌军就可以通过隐蔽机动,采取正面牵制,翼侧攻击或者是侧后迂回的方式发起攻击。针对这种情况,要分析敌军可能的迂回接近路线,并制定相应的应变计划,挖掘壕沟以阻止敌军装甲车辆的机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成功的反坦克战术依赖于突然性,敌军装甲车辆接近时,在作出有效的射击前尽量保持火力静默,平时就要加强心理训练,以免在步兵班组成员在敌军装甲车辆逼近的压力下提前开火,暴露本班的阵地位置。

1944年12月23日,美军第7装甲师部署在比利时维尔萨姆附近的76.2毫米反坦克炮

在反坦克战术方面,更为有效的方法就是“伏击”,隘路等空间有限的地形能够极大限制装甲车辆的机动,在这种地形上实施伏击行动效果更佳。要沿着隘路的两侧尽可能的分散配置己方人员。设置反坦克地雷时,应当将其捆绑在木板上,这样就能够根据敌军装甲车辆机动路线的改变快速从地下抽出,重新布设在敌军装甲车辆机动的路线上。要在隘路上设置反坦克地雷,敌第一辆坦克被摧毁后,要隐蔽接近后续的坦克,将反坦克地雷扔到其履带下面。要控制好轻武器和手榴弹的使用,针对敌未受伤坦克的行动情况,快速调整轻武器和手榴弹的使用。要发扬轻武器火力,打击敌军坦克上的观察镜,使用手榴弹攻击坦克的履带,这需要精确瞄准。要尽可能地接近坦克,这样才能发挥轻武器和手榴弹的威力。如果敌军坦克的火炮指向你所在的位置,要尽量隐蔽好,如果射击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要充分利用敌军坦克炮转向你当前位置的时间快速转移到预备射击阵地,并呼叫其他方向的火力打击敌军坦克,以吸引敌军注意力。要利用发烟手榴弹和发烟筒的干扰效果掩护己方人员接近敌方坦克,烟幕通过坦克的排气系统进入坦克内部后,其内部乘员可能会打开坦克炮塔的顶盖,企图下车战斗,这时你可以充分发挥你手中步枪、手枪和手榴弹的威力,彻底歼灭敌军。烟幕干扰敌军坦克后,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下,为脱离战场,敌军坦克可能会盲目的机动,从而造成相互碰撞,其坦克车组人员可能在碰撞中失去战斗力,也可能企图离开撞毁的坦克,此时要发扬火力,歼灭这些战斗力较弱的人员。

图为一门美国陆军的76.2毫米口径的牵引式反坦克炮及其阵位布置,隶属第832坦克歼击营,部署在德国战场,正在支援第30师的第117步兵团的战斗

对于防御一方而言,遭到敌军装甲车辆的攻击时,主要的打击目标是敌方的步兵、暴露的乘车人员或距离很近的装甲车辆。步兵手中的轻武器对敌军装甲车辆的杀伤力小,不过战况有利时,使用反坦克弹药重复攻击坦克的主动轮、转向轮、悬挂的履带也可产生较好的效果。敌方坦克周边没有出现随伴的步兵时,可使用轻武器攻击暴露在装甲车辆炮塔外部的乘员和从车辆后门向外射击的乘员。

在反坦克战斗中,防御者使用各类轻武器打击地方随伴步兵,使用反坦克枪榴弹、反坦克火箭来打击敌方装甲车辆,在反坦克武器被敌方摧毁或条件不利时,要进入隐蔽部实施隐蔽。敌军坦克经过后,防御者必须立刻从隐蔽部出来,重新占领发射阵地,发扬火力打击后续的敌军集群步兵、暴露在装甲车辆外部的敌方人员或后续随伴坦克的步兵。

在一些美军战斗手册中还可以看到,他们会在前沿防线上部署一些团属反坦克炮,并向战斗警戒位置派出火力引导员,引导反坦克炮火的运用,同时强调这些反坦克炮的使用必须和团属反坦克预备队结合起来。一般来说,反坦克武器并不单独使用,在敌军可能的坦克接近路,防御者需要埋设地雷、设置反坦克障碍,反坦克武器与这些障碍结合起来使用效果会更好。

本文摘自《二战步兵分队战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