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男童患重病,家人卖了两套房都不够治疗费,如今全家无家可归

原标题:4岁男童患重病,家人卖了两套房都不够治疗费,如今全家无家可归

10月23日中午,气温只有5度的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街头,58岁的环卫工刘文士忙完手里的活,回到附近临时休息点吃午餐。刘文士一个月只有1500元工资,平时偶尔捡点废品,这是他全家目前最主要的经济来源。4岁孙子刘吉洵在哈尔滨治病,已经1年多了没有回过家,为了给孩子看病,房子卖了依然不够,刘文士急得晚上睡不着觉。刚刚儿子又打电话来问能不能想办法再借点治疗费:“我扫街30年,不吃不喝也凑不出这钱啊。”图为刘文士在吃馒头。

刘文士的儿子刘明旭今年35岁,儿媳柴小兰32岁,2012年经人介绍认识,一年后结婚,2015年孙子刘吉洵出生。孩子没生病前,刘明旭长年打工,柴小兰在家带孩子,靠着刘明旭每月3000左右的工资生活,日子勉强过得去,省一省一年还能节余几千块钱。有了孙子后,刘文士整天乐呵呵的,忙完工作就去帮着照看孩子,然而,没想到平静的生活却在吉洵一次发烧后打破。图为刘明旭一家人和孩子爷爷视频。

2018年7月,刚刚3岁的吉洵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刘明旭和妻子带着孩子去了富锦市医院,医院检查后怀疑是白血病,建议转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刘明旭夫妻带上家里仅有的1万元,连夜坐火车赶到500公里外的哈尔滨医院检查,下午就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高危)。看到诊断结果,小两口惊呆了,正在扫街的刘文士接到儿子的电话后,坐在路边嚎啕大哭。图为病床上的吉洵。

医生说吉洵的病情严重,给出了28个疗程的方案,并让刘明旭准备大概70—80万元的治疗费,这让刘明旭不知所措。这次求医,光检查费就花了所带的1万元,夫妻俩身上的钱全部凑出来也只有几百元。最后,刘明旭找表哥借了一万元交了押金。随即,刘文士和儿子刘明旭分头找亲戚朋友们借钱,勉强借来11万元,刘文士帮儿子刘明旭把存救命钱的卡缝在裤兜里,千叮嘱万叮嘱,一定要给孩子治好病。图为妈妈在照顾吉洵。

为了给孩子治病,刘明旭在哈尔滨租了一间最便宜的小房子,将生活开支降到最低,可凑来的钱2个疗做完就已用光。刘明旭只有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再借些钱。但借钱谈何容易?2018年9月刘明旭委托中介把自已92平米的房子卖了,卖了28万元,债主们知道消息后纷纷上门讨钱,刘明旭将其中一部分用来还债。柴小兰知道房子卖了后搂着丈夫哭了:“我们没有家了。”刘明旭安慰妻子:“房子没有了人还在。”图为出租房里,妈妈在哄吉洵。

转眼,吉洵在哈尔滨治疗有一年多时间,这期间一直没有回过家,他很想念爷爷,时不时闹着要回去看爷爷,他对妈妈说:“我想爷爷,天冷了爷爷在街上工作很冷,我要去帮爷爷扫地。”妈妈只好哄着他:“爷爷要工作才能挣钱给你看病,你不哭的话下次让爷爷来看你。”听到妈妈说,吉洵停止了哭泣。吉洵休疗的时候刘明旭夫妻偶尔会带他上街去透透气,每次看到和爷爷差不多年纪的环卫工,都特别亲切。图为病房里哭泣的吉洵。

刘文士自己的身体也不好,2015年曾因为脑梗住院,出院后左半身不灵活,平时和老伴省吃俭用,将剩下的钱留给孙子治病。然而他这点钱是杯水车薪。一次刘文士问一个熟人借钱,那个人问他:“你借钱拿什么还我们?靠扫地能还吗?”刘文士回答他:“我保证卖我的房子还钱,借这钱是用来救我孙子命的。”借到钱后,走出熟人的家门没几步,刘文士禁不住泪流满面,而这事刘文士没有告诉过儿子。图为刘文士在扫街。

2018年底,刘文士悄悄把自已的35平米的小公寓房卖了租房居住,卖了10.5万元,还了部分债务,余下的都给孙子治病。拿到父亲的钱后,刘明旭还问父亲从哪里又借到钱了,刘文士只说了句:“快要过年了我答应还钱就要守信用,我将房子卖了,给孩子治病要紧。”刘明旭听着父亲淡淡的语气潸然泪下,父母为了孙子这把年纪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图为出租房里开心的吉洵。

刘明旭一家三口在哈尔滨一待就是一年四个月,吉洵抵抗力差容易感染花费特别大,如今外债欠下9万多,后面还有18个疗程,医生预估还得50万左右,如今因为照顾孩子,没有收入的刘明旭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而刘文士仅仅是个环卫工,家都没有了,还如何去筹那么多钱?图为一家三口回出租房。(图/大松 文/周星星)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