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的政法委书记,涉酒鬼酒亿元失踪案,曾被公开举报违法办案

原标题:落马的政法委书记,涉酒鬼酒亿元失踪案,曾被公开举报违法办案

近日,一则湖南省发改委原党组成员欧阳旭被“双开”的消息,让6年前的“酒鬼酒亿元资金失踪案”再次回归到人们的视野。

这曾是一起震惊全国的国企案件,地处湖南湘西自治州的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远赴此前没有任何业务往来的农行杭州华丰路网点开户,三天内分79笔存入1亿元,随后钱款被离奇转走。酒鬼酒报案。18天后,酒鬼酒又发公告称“资金被盗”。最终7人因“诈骗罪”获刑5年至无期徒刑不等。

曾任湘西州政法委书记的欧阳旭是此案的专案组组长。案件审理中,欧阳旭被涉案人员家属公开举报。今年4月份,欧阳旭被查;10月,被双开。

“这六年的苦苦煎熬和不断的举报申诉终于看到希望了”,“酒鬼酒亿元资金失踪案”获刑人员之一陈沛铭的家属李双(化名)称。

欧阳旭。

被调查有迹可循

欧阳旭,土家族,1963年10月出生,湖南永顺人,大学文化。曾任共青团湘西自治州委书记、党组书记,龙山县委副书记、县长等职。2006年4月,任湘西自治州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5年后,欧阳旭任湘西自治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这期间,他又兼任了两年的湘西自治州公安局党组书记、局长。

欧阳旭被查此前已有迹可循。在湘西州政法委书记的位子上,欧阳旭干了7年半,2019年4月,突然被调任湖南省发改委党组成员。同样是在这个月,他被免职,随后被纪委拿下。

更早之前,今年2月28日,时任湘西自治州政协副主席、湘西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向顺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向顺荣与欧阳旭都是土生土长的湘西人,向顺荣是龙山县人,欧阳旭比向顺荣小一岁,出生在龙山县的隔壁县永顺。在履历上,二人也有多年交集。向顺荣1995年到2004年一直在龙山县任职,历任龙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龙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龙山县委副书记。

欧阳旭早年则在永顺县工作,2001年到2006年,任龙山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代县长、县长。

离开龙山县后,向顺荣任过湘西吉凤工业园管委会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湘西吉凤经济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任湘西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等职。而欧阳旭则任过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州发改委主任、党组书记,州西开办主任,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职。两人深耕湘西官场数十年。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向顺荣被查后,就有官场人士预言,欧阳旭离被查也不远了。

不过在向顺荣被查后,欧阳旭仍多次出席公开活动。今年3月21日,湘西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调度会议在吉首召开,欧阳旭出席会议并讲话。3月29日,他又带队到湘西经开区督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欧阳旭表示,要坚持问题导向,找准薄弱环节,清醒地认识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中存在的短板和不足,对标对表,抓好落实整改。要精心组织谋划,切实加大工作力度,加大案件侦办力度,加大线索核查清零力度。

这位经常出席扫黑除恶相关活动、高喊口号的厅级干部最后被查出:纵容包庇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此外,还存在多方面的问题: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旅游活动,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违反组织纪律,在政法系统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司法案件处理、申报国家贷款贴息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不正确履行职责,违规为他人办理暂予监外执行,造成严重后果,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办理国企亿元资金失踪案

在欧阳旭的通报中,“在司法案件处理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这一条让李双格外敏感。6年前,其丈夫陈沛铭卷入“酒鬼酒亿元资金失踪案”,最终获刑14年。昔日身家过亿的企业家成为阶下囚。

“酒鬼酒亿元资金失踪案”就发生在欧阳旭任湘西州政法委书记时,彼时他是专案组组长。

2013年10月,南京金亚尊酒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罗光与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署了“存款卖酒”的协议。

据《经济观察报》此前报道,“存款卖酒”是当时部分酒企中比较流行的一种卖酒方式,主要有三种方式:其一,酒企将大额资金存入某家银行,然后银行将自身用酒指定为该酒企;其二,酒企存款于银行,银行向自己的其他客户,比如信贷客户,推销该酒企的酒;其三,酒企存款于银行,资金随后被“转移”至有需要的其他企业使用,用资企业购买该酒企的酒,并再“补贴”给酒企远高于基准利率的利息。

该案中,罗光找到了“贴息方”——浙江皎然实业有限公司的寿满江,寿满江则找到了因在牡丹江投资危楼改造项目急需钱款的浙江民企老板陈沛铭。

该案二审的裁判文书显示,2013年12月,酒鬼酒供销公司将1亿元分成多笔存入农行杭州华丰路网点,这笔钱后被分三笔转出至寿满江的皎然公司账户。

拿到钱后,寿满江将3900万元(含500万还款)转给陈沛铭,剩余钱款用于支付酒鬼酒供销公司利息差和酒款、偿还所欠银行贷款、偿还个人债务、支付中间人好处费和借给他人等。

按照此前约定,这1亿元要到2014年12月到期。但时间并没有这么久。钱款存入不到一个月,2014年1月3日,酒鬼酒供销公司要求银行寄送对账单。收到的对账单显示,酒鬼酒供销公司的账户上只剩下1176.03元。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称,发现1亿元存款被转走以后,酒鬼酒公司并没有第一时间报案。据被告供述,酒鬼酒公司先与寿满江、罗光等人联系,之后派专人到杭州协商还款事宜。但到1月10日,账户上只汇入100万元。在协商无果后,才于2014年1月10日向公安机关报案。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酒鬼酒公司突然要求回款,是为了应付审计。但因资金使用方已支付部分钱款给酒鬼酒供销公司,其余资金又用于投资项目等,协商不成,最终案发。

专案组被爆赴杭州办案时由企业买单

酒鬼酒报案后,带队前往浙江杭州抓人的是时任湘西州公安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的陈思念。寿满江、陈沛铭等6人被抓后,专案组组长欧阳旭向媒体公布了这一消息。

李双称其所掌握的酒店消费记录显示,2014年1月19日,陈思念一行31人入住杭州一酒店,共花费76377元,所有钱款由酒鬼酒供销公司财务部负责人常某菊支付。

2016年10月19日,李双曾就此在凯迪社区发帖,并贴出当晚陈思念等人的酒店入住单。人民网转发了知名法制评论人陈东升的文章《湘西公安有义务回答,究竟有没有让“酒鬼酒”随行办案买单》。文章称:有没有让“酒鬼酒”随行办案买单,不仅关系到从严治党及公安机关的作风建设问题,也关系到“酒鬼酒亿元资金失踪案”的正义与否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5年9月份,在该案一审还未宣判时,陈思念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官方未曾披露陈思念具体涉及哪些问题。

李双透露,巧合的是,在看守所,陈思念与陈沛铭被关在了一间房,陈思念曾用绝食表达对自己一人“背黑锅”的不满。

庭审后,欧阳旭被公开举报

2015年8月18日,该案一审在湘西州中院进行,控辩双方争议巨大,辩论激烈。庭审后,李双公开举报欧阳旭,称其干预立案、侦查、审理、判决,违法办案。

2016年1月25日,湘西中院一审宣判,寿满江、陈沛铭、罗光等人均犯金融凭证诈骗罪,分别处以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4年、13年。寿满江、陈沛铭、罗光等人均不服,上诉。

2016年5月5日,此案二审开庭,宣判则是在一年多后。2018年3月12日,二审判决:罪名由“金融凭证诈骗罪”变成“诈骗罪”,但刑期无一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庭审环节,酒鬼酒供销公司无一人出庭。事发后,涉案的多位高管陆续离职。

六年来,李双等涉案人员家属不断申诉。“这六年,为了给陈沛铭申冤,我已经倾家荡产”,李双称,“但我不会放弃,只要活着就申诉到底”。

编辑:刘兰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