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运环保16名董监高被罚 46亿债务压身

原标题:盛运环保16名董监高被罚 46亿债务压身

中国网财经11月8日讯(记者 李冰岩)11月8日,盛运环保(300090.SZ)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安徽证监局的《处罚决定书》,因公司存在年报虚假记载以及未按照规定披露担保事项、控股股东关联方占用资金以及债务逾期情况等违法行为,盛运环保被安徽证监局顶格处罚60万元,公司实控人开晓胜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主营固废垃圾焚烧处理及垃圾发电的盛运环保,在上市之初业绩谈不上靓丽但也算稳定,2015年公司迎来高光时刻,营收和净利润达到上市以来的最高峰。

但自2018年4月公司第一大股东兼董事长开晓胜宣布辞去董事长开始,盛运环保的问题便接踵而至的暴露在投资者面前。一方面,上市公司不断发布涉及欠款诉讼、担保诉讼、银行账户被冻结、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另一方面,上市公司持续巨亏且大量债务逾期,目前,盛运环保的市值仅剩其逾期债务的40%,公司面临退市及破产清算的风险。

违法事实查明 盛运环保遭顶格处罚

根据11月8日的公告,盛运环保收到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公司及时任董监高共16人皆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至60万元不等的罚款,其中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开晓胜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按照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盛运环保存在四个方面的违法事实。

一是盛运环保2016年度报告少计资产、负债9.78亿元,存在虚假记载。

截止2016年12月31日,盛运环保及其13个子公司名下23个银行账户未纳入财务核算,借方发生额累计74956.9万元,贷方发生额累计74915.85万元。

二是盛运环保未按照规定披露2014年至2018年发生的对外担保事项,导致2014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

经查,盛运环保于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期间发生52笔对外担保事项,对外担保金额合计39.07亿元,主要是为盛运环保子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子公司参股企业提供担保,但未及时对外披露。

三是盛运环保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而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金额达20.49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8.6%。

四是盛运环保作为债券发行人,在公司债券私募债15盛运01、16盛运01、一般公司债17盛运01存续期间,发生了12笔其他对外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情形,未按有关规定履行逾期债务信息披露义务。

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

盛运环保于1995年创立,主营业务是固废垃圾的焚烧处理及垃圾发电,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2015年之前,盛运环保的业绩谈不上靓丽,但也算稳

2015年,是盛运环保的转折年,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4亿元,净利润高达7.4亿元,这一数据远超公司前几年的净利润之和。但盛极必衰,盲目扩张之后,盛运环保迅速走下神坛,并陷入濒临破产的窘境。

根据盛运环保历年的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公司净利润由最高点的7.4亿元断崖式跌至1.19亿元,2017年公司由盈转亏,且亏损数额高达13.18亿元,2018年亏损继续扩大至31.12亿元,截止2019年三季度,公司亏损2.76亿元。

公司业绩出现急转直下,还要从公司的转型开始说起。

上市之初,盛运环保主营输送机械产品和环保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为带式输送机和干法脱硫除尘一体化尾气净化处理设备。2012-2014年,盛运环保分三次收购了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科通用)100%股权,开始转型垃圾发电领域。

2014年年底,公司将持有的盛运重工70%的股权、新疆煤机60%的股权和部分输送机械相关资产作价3.42亿元出售给刚成立不久的关联方还是润达机械。2017年3月,公司将盛运重工剩余25.78%的股权以1.0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润达机械,彻底剥离了输送机械业务,开始专注垃圾焚烧领域。

然而,国内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基本上是采用BOT模式建设,工程的建设需要多项审核和批准,项目开工的前期时间长,且投资规模巨大,回收周期长。在完成中科通用的收购之后,盛运环保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发展垃圾发电项目,据悉,盛运环保在2016、2017年年间,公司平均1个月能签下约2个项目。盲目借债扩张,占用了上市公司大量的资金。

围绕垃圾发电项目,盛运环保在2016年初定向增发募集了18.32亿元,用于偿还借款和补充流动资本;此外,公司短期借款从2015年年初的7.67亿元增加至2018年年底的12.55亿元,长期借款从7亿元增加至2018年年末的10亿元。

截止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103.89%。

债务逾期、资金冻结 盛运环保濒临破产

高速扩张之后,公司的危机开始蔓延式爆发,高管纷纷离职、拖欠员工工资、到期债务未获清偿、银行账户冻结,于此同时公司开始自救,拟以156亿元卖身川能集团,然而事与愿违,最终的结局是“终止并购工作”。

2019年以来,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由于陷入较大债务危机,流动性严重不足,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经营十分困难。

11月7日,盛运环保公开了其银行账户被冻结进展和债务未清偿的数额。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账户117户,累计申请冻结金额31.66亿元,累计冻结账户账面余额4427.98万元,公司被冻结银行账户尚无新的解冻情况。同时,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46.73亿元。

截至2018年度报告期末,公司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盛运环保资金16.56亿元,经营性占用资金4.85亿元,合计21.41亿元;其他非关联方共计占用公司资金15.46亿元。但截至2019年10月底,以上款项均未清偿,实控人开晓胜也未代为清偿。

盛运环保还有违规担保金额为21.23亿元,直至目前尚未解除。

泥足深陷的盛运环保因为2017和2018年公司已经亏损两年,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依然有2.76亿元的亏损,扭亏的难度十分大,公司很可能因为连续三年亏损而面临退市风险。此外,盛运环保的净资产也由正转负,截止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其净资产为-3.99亿元,相比2018年末下降329.08%。公司也可能因为净资产为负面临退市风险。

2019年盛运环保已经发布了13个关于暂停上市的风险公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