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攻陷武汉,一路追踪杀死道士,开棺鞭尸抗日将军

原标题:日军攻陷武汉,一路追踪杀死道士,开棺鞭尸抗日将军

作者:麒麟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1938年,日军为彻底击垮抗日军民,做到“灭亡中国之计划”,集结重兵向当时的军事指挥中心武汉扑去。这帮狂妄自大的侵略者万万没想到的是,驻防武汉外围的中国军队,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不堪一击。

武汉会战打响后,外围的金牛镇成为战事最激烈的地方。驻防该地的是陆军第85师546旅。日军借助重炮、航空兵以及装甲车的掩护,对中国守军阵地发起多次冲锋。然而,日军的攻势不但未能奏效,反而被中国守军反扑。由于武器装备的巨大劣势,第546旅付出了重大损失,后被日军团团包围。在11月3日的突围战中,该旅旅长遭日军伏击,身中数弹,与士兵一道殉国。

让日军惊讶的是,这位旅长竟然是在担架上指挥部队作战,将日军一次又一次地击溃!面对眼前此景,这帮东大、陆士毕业的日军“高材生”目瞪口呆。在他们眼中,这简直就是个神话。

朱炎晖将军(1901-1938),躺在担架上指挥部队与日军血战

朱炎晖是浙江瑞安人。早年因家境贫寒,仅仅读了几年小学便辍学务农。17岁时,为了生计不得不离家。在这段艰苦的岁月里,他仍不忘在背包中揣上几本书籍。1924年,他来到了广州,在第4军11师30团当兵。

1926年7月,朱炎晖随军北伐。在作战中,他敢为人先,善于带兵,屡获战功。加之待人和善,为人真诚,接连被提拔为排、连长。1929年时,朱炎晖又被调至第19路军61师8旅担任连长,在粤桂战争、中原大战中屡立军功,被提拔为营长。

1932年“一二八”事件前,第19路军受抗日救亡的影响,全军上下坚定“为中华民族图存,为中国军人争人格”之决心,面对日军的进犯,时任第19路军军长的蔡廷锴召开营一级军官会议。会上,蔡廷锴一番慷慨陈词,引得众人热血沸腾。蔡廷锴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成败何足计,生死何足论。我辈唯有尽军人守土御侮之天职,与来犯倭寇决一死战!”听闻此话,朱炎晖深受鼓舞,决意与来犯日军一决高下。

“一二八”事件爆发后,日军第9师团长植田下达作战令,对庙行、江湾一带发起全线进攻。在近一个月的拉锯战后,中国守军凭借顽强的意志,不但守住了己方阵地,还对入侵大场、庙行之敌发起了反冲击,重新夺回了失去的阵地。而日军随即发起的总共也以失败告终。血战中,朱炎晖三天三夜未曾合眼,他组织全营官兵坚守阵营的同时,不断发起小规模“反冲击”,消耗、迟滞日军攻势。他身先士卒,被日军机枪命中后身负重伤,仍不下火线,执意继续指挥作战。

战后,朱炎晖受到蔡廷锴、戴戟等人的接见,后者还赠予其一只刻有其名的墨盒,以表嘉奖。

“一二八”事件,死守己方阵地的第19路军官兵

日军海军陆战队员手持挂膏药旗的38式步枪,向中国守军发起攻击

在“一二八”事件中奋起抗日的爱国将领蔡廷锴

1934年,朱炎晖进入陆军军官学校,学习新式战术。毕业后,在武昌陆军整理处担任上校参谋、陆军军官学校武汉分校的上校战术教官。

因为曾经参加过反抗蒋式的起义,朱将军在这个留守后方的冷板凳上一坐便是3年。

卢沟桥事变后,朱炎晖当即上书,请求开赴前线杀敌抗日。经过一再请求,他终于如愿以偿地,于1938年以第85师546旅旅长身份参战,便有了本文开篇一幕。

武汉会战示意图

武汉会战,中国军队与来犯日军死战

突围后的300名第546旅官兵,重新夺回了旅长的遗体,并将其寄存在了湖北石首县籍池口的山下,由一位道士看管。武汉沦陷后,日军竟一路追踪,来到此地,用刺刀捅死道士,并将朱炎晖的棺椁撬开鞭尸,随后乱葬了事。至今,这位抗日英烈的遗体身在何处,仍是未解之谜。而瑞安的朱炎晖之墓,仅为其衣冠冢。

朱炎晖牺牲后,被追授为中将,后被追认为烈士。

朱炎晖之子朱国基展示父亲遗照与革命烈士证明书

杭州武林广场,朱将军矗立于“抗战英烈”系列雕像中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欢迎文创作者加入,私信必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