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为何被称情种?香菱从不敢提起的男子,暗伏他曾抵死护黛玉

原标题:贾宝玉为何被称情种?香菱从不敢提起的男子,暗伏他曾抵死护黛玉

80回后文章的缺失,贾家败落后,很多人的结局都成了谜团。读者普遍认为,十二金钗及副册、又副册中的女子结局悲惨已成共识,但她们的护花使者贾宝玉相对来说结局不错,虽做了和尚,生活困顿,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也算得以善终。

但在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中,宝玉却有一段下大狱的情节,下狱的罪由是“在一首诗里学了皇上”。

87版红楼梦的文学顾问是周汝昌等红学泰斗,那么贾家抄家后,宝玉真的惨到下监狱这么惨烈吗?“源易缘”认为,贾家被抄后,宝玉的处境可能比影视版的剧情更加惨烈。

《红楼梦》虽是断臂维纳斯,但好在曹翁在各种伏线里给读者留下了人物结局的线索。除了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在其他人物的经历里,埋下了宝玉、黛玉的命运走向。

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后来改名叫香菱,她的命运和黛玉很像,两人从小被赖头和尚点化,5、6岁与母亲诀别,小小年纪,孤身一人漂泊在外,不过黛玉稍好点,被自己的外婆收养,但孤独和漂泊感一直伴随她一生。

香菱的命运相比更加悲惨。香菱在进入荣国府之前,有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

如果说衡量爱情最好的度量尺是什么?应该便是生命,香菱和冯渊这对苦命鸳鸯便是过命的情谊。在红楼青年男女的爱恋中,冯渊是难得的一个情种。

香菱一向被认为是黛玉的一个分身,正如脂砚斋在甲戊本中的批注:“余不及一人者,盖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红楼中的全部人物,都是为黛玉、宝玉二人服务的。如果说香菱是黛玉的命运分身,冯渊则是宝玉的一个影子。

在香菱的人生中,和冯渊相处时间很短,但却是这个苦命女孩刻骨铭心的意中人。

香菱有痴病,而冯渊也配得上香菱的钟爱:

一是为了香菱,冯渊一改秉性,从爱好男风,转而钟情香菱。

“可巧遇见这拐子卖丫头,他便一眼看上这丫头,立意买来作妾,立誓再不交接男子,也再不娶第二个了。”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本性是最难改变的,因一面之缘,冯渊能够易情转性,这便符合情种的第一个条件:痴,冯渊娶香菱,是把她当成知己对待,当性命对待。

二是为了得到香菱,冯渊和势力财力远高于自己的薛蟠拼死相争。

冯渊这个人和宝玉一样,都有些左性,在红楼满是禄蠹的世界里,这冯渊把爱情当成生存法则。

世人都有识时务之心,这冯渊却和堂堂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家抗衡,从世俗说法叫不自量力。但情种难得就难得在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冯渊被薛蟠手下一打,打了个稀烂,抬回家去,三日死了。

冯渊被打死,香菱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曹翁用不多的笔墨描写了香菱的抗争:“遂打了个落花流水,生托死拽,把个英莲拉去。如今也不知死活。”

冯渊和香菱的爱情短暂,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们的相遇如电光火石般激烈,分离如抽刀剔骨般惨烈。

冯渊以命殉情的故事暗伏了宝玉和黛玉最后诀别时的惨烈。

可以预见,黛玉在80回后也面临了一女两卖的命运,而宝玉为了救助黛玉,一向给人软弱无力感的宝玉,像冯渊一样抵死反抗。

曹翁一向擅于用名字映射人物的命运或性格,而冯渊这个名字,很明显通“逢冤”。在80回后,一定有一段宝玉逢冤的情结,而为何被冤,应该如冯渊一样是为知己爱人抗争。

结合宝玉把北静王的鹡鸰香念珠转赠黛玉的情节,可以试着推测,在贾家势败以后,北静王见到养在深闺中的黛玉,有意和宝玉争抢黛玉,宝玉奋起挽救黛玉,以致被冤入狱,有没有可能呢?

“源易缘”认为,宝玉入狱,命悬一线,肯定和黛玉有关,但作为国公府的公子,争夺黛玉的这个人不会像薛蟠一样直接出手打死,而是捏造罪名,把宝玉打入死地。

这就和87版红楼的情节对榫,87版一名狱吏提醒宝玉,“贾雨村说你(宝玉)学皇上的诗,你可要小心提防”。

以周汝昌为顾问的87版红楼说宝玉入狱是贾雨村害宝玉,但“源易缘”认为,贾雨村和宝玉结仇一定和宝黛爱情不能善终有关。

80回前,鲜少看见宝玉真正为黛玉争取过什么,但书中几处暗示宝玉是情种,80回后,宝玉以生命为代价,为林妹妹保驾护航,但以当时贾家抄家后的虚弱,宝玉之举无异螳臂当车,无济于事。最终,林妹妹死后,宝玉削发为僧,在黛玉的家乡姑苏城外,为她守墓到舌钝齿落。

每次看到贾雨村在姑苏城外智通寺遇到的老僧,再与昔日大观园的怡红公子对比,不禁让人潸然泪下,与冯渊相比,宝玉对黛玉的保护比冯渊的拼死一搏更让人肃然起敬。贾宝玉不愧为红楼情种,红楼梦难怪也叫情僧录。

就此话题,您有什么高见,欢迎留言。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前80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