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与我国有超过两千公里边境,其安全形势报道罕见却很不乐观

原标题:中亚与我国有超过两千公里边境,其安全形势报道罕见却很不乐观

近日,塔吉克斯坦的边防哨所发生袭击事件引发了广泛关注。而中亚,这个冷战后就十分不太平的地区再度进入我们的视野。

塔吉克斯坦发生的袭击

中亚在历史上曾是佛教盛行的区域,汉传佛教事实上也是经过中亚后传入中国内地。除了佛教外,沃教、景教、萨满教、摩尼教也都有分布。公元7世纪中叶至8世纪初,阿拉伯帝国在消灭了萨珊波斯后跨过阿姆河扩张至中亚地区,也将伊斯兰教传入了中亚。经过数百年的伊斯兰化和后来的突厥化后,伊斯兰教彻底占据了主体。蒙古帝国的崛起和入侵虽然主导者是蒙古人,但蒙古人并没有改变中亚地区的社会秩序,他们采取了宗教宽容政策,而到蒙古帝国衰弱控制力下降时,蒙古统治者更需要依赖于伊斯兰教,帖木儿更是皈依了逊尼派。而相对边缘化的伊斯兰教苏菲派也来到了这里,苏菲派神秘主义的倾向颇受中亚社会中上层青睐,其传播也获得了更大的成功。苏菲主义在中亚有很鲜明的特点,其思想也融入了中亚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之中。不过整体上看,中亚地区的伊斯兰教传播呈现由南向北减弱的态势,而其相对于阿拉伯地区或波斯地区是边缘地带,因此在伊斯兰世界所扮演的地位并不显著。而在伊斯兰化的同时,中亚也逐步形成了五大民族集团,包括四个突厥语系的哈萨克、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和土库曼,以及一个伊朗语系的塔吉克。不过在过去,这五大民族集团并没有明确的民族认知,穆斯林是他们最重要的身份。

苏菲主义风格的清真寺穹顶

18世纪中叶开始,沙皇俄国势力也大规模进入中亚。沙俄逼迫中亚地方贵族势力服从于沙俄,同时也大规模修筑兵站要塞以控制贸易通道。从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末,沙俄先后吞并征服了布哈拉、希瓦、浩罕、土库曼等中亚政权,实现了对中亚的控制。沙俄对于中亚以怀柔为主,不干预具体的社会规范和生活方式,但也不予支持,并且通过移民和同化哈萨克上层的方式逐步稳住了中亚。

19世纪中亚已有欧化痕迹

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苏维埃政权在一开始对于中亚伊斯兰教持有较为审慎的立场,并没有完全取代宗教势力,甚至与宗教势力保持着合作关系。随着内战结束和苏维埃政权的发展,苏联对于中亚的民族、宗教控制则进一步加强。1925年,苏联开展了宗教世俗化运动,取消宗教特区、教产收归国有、改革宗教教育、妇女解放与文字改革等,并对反对立场的宗教势力进行镇压。而1929至1936年,苏联通过农业集体化向中亚地区移民了170万斯拉夫人。不过到了1941年卫国战争爆发,苏联需要大量征兵和动员资源,苏联重新放松了对民族、宗教的管制,并且将部分工厂移至中亚,进一步促进了中亚地区的现代化。这一政策延续到赫鲁晓夫时期宣告结束,在冷战的大背景下,苏联强化了对中亚地区的控制,虽然在勃列日涅夫时期稍有放松但整体仍然压制。不过民族、宗教势力仍然存在于社会,只是以更为隐蔽的方式活动着。

苏联时期中亚的宣传画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放弃了过去的严厉控制,转而选择民主化和多元化,中亚则开启了伊斯兰复兴的浪潮,很快大量政治力量粉墨登场。随着苏联的解体,中亚五国宣告独立,而面对新兴的民族国家,来自于苏共的执政集团将宗教视为粘合国家的良药,这进一步推动了伊斯兰复兴运动。而过去在地下活动的宗教势力开始出现,其中一部分奉行了原教旨主义。伊斯兰复兴党就是其中典型,而塔吉克斯坦的伊斯兰复兴党更是从1992年开始与塔吉克斯坦政府爆发了激烈内战,直到1997年方才宣告结束。而后,成立于1988年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则开始活跃,其制造了巴特肯事件,还多次活跃在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处。而从70年代就开始向中亚渗透的“伊扎布特”组织也开始公开活动,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大范围传教和渗透,只是他们较少明确使用暴力但其激进的意识形态传播范围非常广泛。

乌兹别克斯坦陆军

极端民族主义意识也开始出现,哈萨克斯坦出现了阿拉什党(民族独立党)、“阿扎特”运动(自由运动)和热尔托克桑党(十二月党),他们反对其他民主参与哈萨克斯坦社会活动,甚至声称要反对俄罗斯人参政、限制俄语乃至断绝与俄罗斯的关系。乌兹别克斯坦则有“别尔力克”运动(统一运动),将在乌兹别克斯坦广泛杂居的少数民族视为敌人。

偏偏中亚地区在独立以后经济发展缓慢,缺乏有效的社会治理,政治秩序也带有很强的转型色彩,腐败问题严重。中亚地区如果脱离俄罗斯的财政支持可能要比现在还糟糕。这些问题时至今日仍然有出现,很显然即便是“颜色革命”后的吉尔吉斯斯坦也没有真正改变多少。除了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经济表现还不错,人均GDP都可以达到7000-8000美元外,塔吉克斯坦人均GDP仅有860美元左右(2019年预计),吉尔吉斯斯坦年人均GDP为1260美元左右,乌兹别克斯坦人均GDP也仅有1350美元左右。中亚南部大量的贫困人口、很差的经济预期成为了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天然的温床。而且中亚除了东部,整体形势都不好。特别是阿富汗局势以及塔利班、“基地”组织的广泛活动,这些都导致了中亚外部有源源不断的资源和极端思想渗透进来,形成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

中亚经济非常不理想

而近年来,中亚地区的年轻人口也受到了这种意识形态影响,加上中亚地区经济普遍较不景气的影响,表现出越来越多的激进主义行为,特别是参与极端主义组织的规模有显著增长。之前著名的极端主义组织中,有3000名以上的人员是中亚籍,而随着那个著名极端主义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式微,不少来源于中亚的武装分子返回了中亚,仅2015年就有40人以上,其中不少人还有较高的受教育程度。这批回流武装分子中很多具有实战经验和军事训练,可以集体行动也可以发动“独狼”袭击,而且攻击烈度和手段都有提高。近年来中亚多次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与这批回流的恐怖分子有很大的关联。而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由于与阿富汗北部接壤,国内基层社会又十分分散、派系众多,成为恐怖分子回流中亚,或者袭击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或东亚邻国的通道。

如果具体看这次事件,有很明显的特征是袭击人数较少,而且直接以军警为袭击目标。参与袭击的人数有20人也不算特别大的一股,而且被赶来的安全部队快速歼灭。由于当地社会较为分散和破碎,因此也不一定是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前兆,可能是某些武装分支的偶发性袭击,人员则可能来自于阿富汗。但是这不一定是塔利班,对于谋求和平谈判的塔利班来说,这时挑起中亚两国的矛盾或引起中亚两国的不满并不有利于谈判。比较大的概率是受那个著名极端主义组织影响的地方武装分支所为。

不管怎么说,中亚未来的形势还比较严峻,而且其社会土壤仍然肥沃,未来如果不加以控制则贻害无穷。这一问题也不仅仅是中亚各国和俄罗斯的问题,也与我们密切相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