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最亮眼,原油陷低谷,2020年大类商品如何配置?

原标题:黄金最亮眼,原油陷低谷,2020年大类商品如何配置?

2019年接近尾声,黄金成为最亮眼的明星品种,能化产品不断走低,原油则陷入低谷。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2020年经济情况又将如何?黄金还会上涨么?大类商品又该如何配置?近日,在2019年东证衍生品研究院年度策略会上,多位专业人士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1

黄金“左右逢源”

今年以来,黄金“左右逢源”,一边成为全球央行的新宠,一边与机构打得火热。2019年,黄金涨幅接近20%,这轮行情到底会走向何方,是否还会继续上涨?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高级分析师徐颖表示,经济面的走弱决定了黄金上涨周期开启。“从美国企业部门来看,近期企业利润同比增速降至0附近,长周期看,企业利润增速与GDP增速同步回落,显示出美国经济在2018年第三季度触顶回落。作为美国经济的最主要动能,美国居民消费韧性不足”。

徐颖认为,一方面,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增加,政府债务问题愈加明显;另一方面,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方向不改,实际利率迈向深度负值,黄金信用对冲属性显现。“在财政方面,特朗普政府2018年税改的刺激作用已经消失殆尽,政府债务问题会在经济下行阶段进一步显现,掣肘后续政策空间。”

上海从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吕俊认为,黄金是最有可能产生单边机会的品种。首先,今年黄金市场波动率明显上升,全球黄金ETF流入强劲,尤其是欧洲地区持仓增加,市场对黄金的关注度不断攀升;其次,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来看,黄金一直都是国内投资者严重低配的资产。从收益率来看,在1970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后,黄金年化7%至8%的收益率作为大类资产配置并不低;此外黄金是货币,具有广泛的支付能力,目前各国央行增持黄金储备势头未止。

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黄金“高光时刻”的背后是美元的负重前行。东证衍生品研究院资深分析师元涛认为,多种迹象表明美国经济衰退愈发临近。伴随着美国经济增速中枢降低,美联储在左右为难之下开启降息周期。

“一方面,尽管美国劳动力市场依旧强劲,但是薪资增速并未明显改善,就业结构性问题难以通过货币政策得到解决。另一方面,美国施行的贸易保护策略并未奏效,贸易逆差依旧处于高位。”元涛称,从目前来看,美国制造业已经受到全球经济下行压力拖累,并传导至非制造业,两者共振走弱的趋势基本可以确定。

2

工业品负重前行

在宏观压力不断显现的情况下,国内逆周期调控政策持续影响商品市场走势。

作为大宗商品之王,原油在2019年表现不尽如人意。不过,在凯峰投资高级研究员刘建看来,2020年全球经济持续唱衰,全球原油需求普遍认为有所降低。一方面供应方面,近年来对市场产生了重大影响的页岩油产量,在效率见顶,融资活动已出现明显收缩的情况下,产能大概率见顶。另一方面,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产能亦难有增长,且全球库存量并不是很高,加之2020年政治环境或将更加复杂。

那么,在逆周期调控政策影响下,有色金属等工业品又如何?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有色高级分析师曹洋认为,本轮地产周期稳中趋降,明年可能看到基建周期向上。总体来说,本轮政策刺激更加灵活,刺激力度不会特别强,部分行业产能阶段再扩张,工业需求边际改善。从本轮排序来看,镍>铜>铝>锌。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宏观策略资深分析师刘鸿认为,中国大类资产的轮动顺序为商品→股票→现金→债券→商品,未来一年表现最好的资产为商品和股票,最差的资产为债券。

记者 李岚君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国际金融报,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BMDYS8ZA】获取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