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世界系列:步履蹒跚的正统“至高无上”的国王

原标题:话说世界系列:步履蹒跚的正统“至高无上”的国王

中世纪欧洲的封建等级制常被看作金字塔结构,这种理想的模型会因地区和时期的不同而出现偏差。

接下来的几篇,我们将从不同角度对这一模型进行修正,以使其更接近中世纪欧洲的实际情况——当然,某种程度的概括与综合仍是不可避免的。

法兰西:卡佩王朝初期的孱弱

在这个金字塔结构中国王居于顶端,他的直接封臣(亦称首席封臣),即诸侯们位列其下。

然而,即便在封建制度的摇篮法兰西也并非历来如此。

987年卡佩家族取代了加洛林王朝,也继承了前朝土崩瓦解的遗产,佛兰德、诺曼底、布列塔尼、阿基坦、勃艮第等邦国强邻环伺,对卡佩王朝仅保留着象征性臣服,实际上却无视国王的权威,俨然以独立国家自居。

从法兰西岛内部而言,国王的处境就更显尴尬。

卡佩王朝是由罗贝尔家族发展而来的,该家族曾获得“法兰西公爵”的封号,所以早期卡佩诸王在法兰西岛就具有双重身份。

他不仅是理论上的国王,也是法兰西岛的领主,而在11世纪,与国王身份相比,他的领主身份似乎更实在一些。

虽说如此,国王要以领主身份与法兰西岛的下级封臣们打交道也并非易事,其直属领地只有巴黎和奥尔良这两座大城,以及普瓦西、埃当普、 桑利斯和蒙 特勒伊等零碎地块。

对于国王的宏图伟业而言,上述领地的税赋真可谓杯水车薪。

正统性也构成了对早期卡佩诸王的严峻挑战,虽然他们的祖先曾不止一次地拯救了王国,但在时过境迁的11世纪,卡佩家族与前朝的血缘关系却成了争论焦点。

据说于格·卡佩之父是查理大帝私生子的后裔,而其母则是萨克森公爵之女,双方均无法与加洛林王室直接联系起来,这种状况成为卡佩立国之初最严重的合法性隐患。

1030 年的法兰西王国版图,图中蓝色部分是卡佩王朝的直属领地,相比之下,南部的阿基坦、西部的布列塔尼和西北部的诺曼底等诸侯则势力强大得多。

法兰西卡佩王朝的家族纹章,

其主要元素是在蓝色底纹上分布着金百合花,

如果该图案用于盾牌之上,

则保留三朵金百合花。

后来相继统治法国的瓦卢瓦王朝、

波旁王朝和奥尔良王朝纹章中也都保留蓝底金百合花,

表明它们都出自卡佩王朝。

德意志:皇冠重压之下的王权

在德意志,我们看到的是与法兰西截然不同的景象,甚至可以说,与法兰西王权后来逐渐增强的趋势相反,德意志王权在经历最初两个世纪的强势后,逐步走向衰弱。

作为德意志国王,奥托大帝及其后继者的权威有两大源泉:首先是神圣帝国,其次是神圣教会,两者构成中世纪帝国统治的神学体系。

奥托一世的部族萨克森,虽然是从前查理大帝征服的主要对象,但在加洛林帝国崩溃后,萨克森王朝却继承了法兰克人传统,将基督教传播与政治扩张相结合,使东法兰克 – 日耳曼王国迅速崛起为中欧的霸主。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罗马的皇冠在给德意志带来无上荣光的同时,也为王权的衰弱埋下了伏笔。

转折首先在于11、12世纪的授职权之争,严重损害了皇帝对教会人事的任免权,原先受益于皇帝擢升从而参与政府管理的教士们,此时却转向罗马教皇输诚。

其次,或许也是更重要的,皇帝权力的受损也导致离心倾向的蔓延。在法兰西封建主义的浪潮和罗马教廷的双重裹挟下,部族公爵们日益僭取中央政府权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德意志的封建化正是步法兰西之后尘。

诚如约瑟夫·斯特雷耶所说,即便是法兰西最原始的封建统治模式,相比于原始的德意志部落,也称得上是一个更复杂的政治单元。

画中的这位中世纪国王,向主教授予节杖作为其权力象征。奥托一世通过任用主教和修道院长管理政府,加强了对全国的控制,也使得神职人员成为国王的封臣。

本文已经获得话说世界公号授权发布

本内容即将在2019年9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话说世界》20卷丛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