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遗恨,如果没有十二道金牌召岳飞回师,南宋北伐能到哪一步?

原标题:千古遗恨,如果没有十二道金牌召岳飞回师,南宋北伐能到哪一步?

编者按:如果宋高宗不杀岳飞并且让岳飞坚持北伐,北伐能够取得怎样的成果,这是一个争议很大的问题。就笔者看来,收复中原、河北虽然需要一定时日,但是并没有什么悬念,能否收复燕云乃至直捣黄龙,则不是很好说。

岳飞军事才能自然极高,但完颜宗弼也是当世名将,金军无论骑兵、重步兵的实力都可圈可点。郾城之战、颍昌之战,岳家军歼敌都在数千规模,虽然是足以令人壮气的胜利,但对于金国说不上什么毁灭性的打击。

▲完颜宗弼塑像

然而金国本民族人口有限,岳飞与金国主力作战获胜,对其骨干力量的打击是毋庸置疑的。郾城、颍昌两战之后,兀术哀叹:“自海上起兵,皆以此胜,今已矣!”“自我起北方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衄!”可见其精锐部队“铁浮屠”“拐子马”受创不轻。

就绍兴十年的岳飞第四次北伐而言,岳飞作为一个优秀的战略家甚至派分队进入山西,牵结河北义军,形成“河北忠义四十余万”响应岳飞的形势,有效牵制了大量金军,减轻了岳家军的战场压力。

▲名将岳飞

但不得不说,即便没有十二道金牌召岳飞回师,绍兴十年(1140年)北伐也不可能一举而竟全功。淮西方向的张俊渡过淮河后便畏敌不进,淮东的韩世忠虽然攻取了海州,但围攻淮阳(位于江苏徐州邳县附近,不是当代的淮阳)不克,并没能进入山东。当然,韩世忠在淮北屡战屡胜,将金国在山东的兵力引诱过来,导致金方山东空虚,以至于这期间发生了号称十万的义军打着岳飞旗号,围攻山东重镇东平的事件。①但并不能认为如果北伐继续进行下去,韩世忠就一定能攻取山东。而在山东未曾收复,侧翼缺乏保障的情况下,岳飞也无法轻易挺进河北。

▲现代观点认为朱仙镇之战实际上规模较小,但无论如何此后完颜宗弼放弃了汴梁撤到黄河以北

朱仙镇之战后,完颜宗弼就撤出汴京。但绍兴十年北伐发生在盛夏时节,利于宋军作战和利用水路补给(冬天河道水量会减少甚至结冰,而缺乏畜力的南宋极为依赖河道)。加上南人畏寒,宋军如果拖到冬天金军反攻时,未必能守住严重残破的河南。然而如果在河南的拉锯持续下去,就进入拼国力的环节。初期金国因为缺乏管理汉地经验,治理极为粗疏,内部严重不稳,只需拉锯数年,必然退还河北,而南宋则可以对河南地区进行建设,恢复其人口和防御体系,令其在冬季也完全不惧金军的攻击。

▲岳家军绍兴十年北伐第二阶段形势图,图上方显示了黄河以北义军攻击和骚扰金国城池的局势

那么,如若金军撤到黄河以北,能够凭借黄河的天险防御吗?答案是基本不可能,利用敌后武装是岳飞的拿手好戏,如果宋金能够依托黄河形成稳定的对峙,河北义军必然越发风起云涌,金国后方被扰乱,后勤线被义军骚扰,不可能稳固地维持黄河防线。里应外合之下,南宋自然可以多路出击,收复河北、山西、山东,而蜀中的吴家军也可以随之收复关陇。完颜宗弼应当比岳飞年长20岁左右,正史上去世于1148年。如果宋金不议和,完颜宗弼很可能更早去世,此后将无人能有效统率整个金国,这对宋方也是一个极大的有利之处。

当然,要进取河北,面临几个难题。一是宋王朝的后勤补给系统一直效率低下,宋军大部分也难以长期进行军事活动,二是岳飞为了避免功高盖主,必然要给友军以立功机会,但友军的战斗力比起岳家军又有很大差距(尤其张俊部和杨存中部),三是来自南方的兵源是否适应北方环境。但在国力上,宋方不会有问题。这尚不是南宋后期土地兼并严重、政治腐败以至于举国可战之兵不过十万上下,财政严重不良的时代。和宋蒙战争非常不同,如果一直打下去国力先撑不起的一定是内部不稳的金国。很多人都知道,宋金议和后,由于宋高宗、秦桧、张俊等人为了享乐大肆搜刮百姓,并纵容腐败和土地兼并,老百姓的负担竟然比议和前还重②,这也印证了宋王朝有长期作战下去的实力。

▲岳家军号称有十万零九百人,但战斗人员应在五万左右。赵宋王朝不可能容许岳飞拥有十万战兵

如果我们考虑到恢复生产的因素,可以估计,假设没有绍兴和议与岳飞之死,南宋王朝能够在十余年的时间内恢复北宋的疆域,与金国形成原来宋辽对峙的局势。不过就燕云十六州乃至东北地区而言,这些地区的人民经过异族统治已久,很难被岳飞煽动形成义军,必须强行攻取,而缺乏骑兵的宋军仰攻燕云地区又颇为困难。因此,笔者认为,假设岳飞和友军协同能收复除燕云之外的河北山西地区,那么能否收复燕云乃至直捣黄龙,取决于金人此后能否协调好与契丹、渤海等民族之间的关系。金初的扩张不仅依靠女真人善战,也是由于拉拢契丹、渤海等民族形成利益共同体所致(女真人与契丹人之间的矛盾在海陵王完颜亮时代才爆发出来),假设宋朝能在大胜之后,设法瓦解这个利益共同体,那么继续北进就有很大希望。

无论如何,岳飞的冤死,实乃千古之憾。岳王爷英勇善战,战术战略皆可圈可点,人格也洁白无瑕,这样一个本能重整河山的人物沉冤九泉,才导致人们为之叹惋千年。

①《金史·完颜昂传》:天眷元年,授镇国上将军,除东平尹。明年夏,宋将岳飞以兵十万,号称百万,来攻东平。东平有兵五千,仓卒出御之。时桑柘方茂,昂使多张旗帜于林间,以为疑兵,自以精兵阵于前。飞不敢动,相持数日而退。昂勒兵袭之,至清口,飞众泛舟逆水而去。时霖雨昼夜不止,昂乃附水屯营。夜将半,忽促众北行。诸将谏曰:“军士远涉泥淖,饥惫未食,恐难遽行。”昂怒不应,鸣鼓督之,下令曰:“鼓声绝而敢后者斩。”遂弃营去,几二十里而止。是夜,宋人来劫营,无所得而去。诸将入贺,且问其故。昂曰:“沿流而下者,走也;溯流而上者,诱我必追也。今大雨泥淖,彼舟行安,我陆行劳。士卒饥乏,弓矢败弱,我军居其下流,势不便利,其袭我必矣。”众皆称善。岳飞以兵十万围邳州甚急,城中兵才千余,守将惧,遣人求救。昂曰:“为我语守将,我尝至下邳,城中西南隅有堑深丈余,可速实之。”守将如其教,填之。岳飞果自此穴地以入,知有备,遂止。昂举兵以为声援,飞乃退。②《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自桧再相,密谕诸路暗增民税七八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冷研作者团队,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