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流传千年的技艺,十几道工序打造铜佛像,千锤百炼的匠人精神

原标题:西藏流传千年的技艺,十几道工序打造铜佛像,千锤百炼的匠人精神

在拉萨达孜区白纳村,我走进了打制佛像手工匠人索郎次仁的作坊,这是一座不到一百平米的藏式小院落,院子里很杂乱,各种打制铜像的器械和铜像半成品随意的堆砌,几名打制佛像的匠人席地而坐,有的敲打铜片,有的正在焊接,都在低头专注的干着手里的活儿。

索朗次仁,昌都人,一个憨厚的藏族汉子。他10岁开始跟随爷爷学习制作佛像,13岁跟从家人从昌都搬迁到拉萨,如今十几人的团队承接了许多寺庙和个人的佛像制作。

打制佛像是藏族的千年手工技艺,西藏昌都以打制佛像著称,那里有庞大的工匠群体。随着竞争的激烈,许多人开始向外搬迁,拉萨因为是首府吸引了许多匠人至此。拉萨白纳村就是匠人们的落脚点之一,这门古老的锻铜技艺就在这里不断的壮大,白纳也由此发展成为世界三大手工藏传佛像打造地之一。

索朗次仁说,具体祖上从什么时候开始打制铜佛像的,他也说不清楚,至少从爷爷的爷爷就已经在做了。因为人们认为铜佛像的保存比泥塑或石刻的更加长久,所以藏传佛像都以铜佛像为主,如今这门技艺已经有上千年。

以前他们的接活方式也很特别,谁接到活谁就是老板,找不到活的就给人当雇工。如今,由于索朗次仁的工艺精湛,因此订单很多,跟着他的工人每个月能有5000~6000元的收入。

在这里一般都是客户提前预定,也有的被邀请到寺庙里去打制。被邀请的都是有实力的团队,而小作坊预定的多一些。索朗次仁算是小作坊吧,不过因为他的团队打制技艺高超,客户非常认可,所以现在活很多,订单量也非常大。

打制铜佛像是一项多人合作的工艺,有许多道工序需要分工合作,其中既有细活,也有粗活。打制铜佛手艺既要看悟性,也要看学习的态度,悟性好的三四年就可出师,有的人学东西慢,十年都学不会的也大有人在。

他们不仅打制各种佛像,其他还打制经幢、宝顶、灵塔、屋顶的祥麟法轮、墙壁上的鎏金铜八宝图案、坛城和各种神兽等等,这些都是寺庙里用来供奉和装饰用的。

打制铜像的原材料主要就是红铜板,根据佛像的大小使用不同厚度的红铜板,藏传佛教佛像各部位的比例尺寸都有严格的规定,不能更改,但每一尊铜像的大小不同,师傅会根据相应的尺寸按比例缩放大小。

使用的工具很多,有钳子、铁锤、铁砧、电钻、錾子、坩锅、电鼓风机、氧焊机等,有的是买的成品,有的工具是根据需要自己设计制作的。

打制前首先将铜板烧制变软,冷却后再捶打,如此反复。然后师傅会在铜板上用尺子画出所需的轮廓线,根据打制的物件,刻画的线条也繁简不同。一些复杂的需要打草稿,再印到铜板上。

锤打时需将铜板烧红并晾晒一会儿,使其自然冷却,这样铜板变软易于捶打,敲打到一定程度变硬后,还需要再烧红。烧红、冷却、锤打,这样反复多次直至完成。这就是“千锤百炼”的真实写照吧。

佛像的造型和图案都是经过捶打出来的,开始在平面的铜板上敲打,打造出简单的轮廓,然后通过反复敲打,凹凸越来越明显,造型也就越来越清晰,平面的铜板就变成了具有浮雕状图案的部件。

佛像最难打的是面部,要求比较高,一般口、眼、鼻子部位都有师傅亲自下手,细微之处全靠感觉和多年的经验,水平高的师傅打制的佛像眉目传神,栩栩如生,似乎有一种内在的精神。另外就是佛像的手势,是难度仅次于面部的地方。

其他工艺还有錾刻、镂空、焊接、鎏金、上红等,比如焊接的地方就需要用砂纸不断的打磨,使其光滑圆润。一尊佛像的完成,也是一个匠人修行的过程,打磨佛像的同时,也在打磨自己的心性。

一尊佛像从选材、烧炼、锻造成型,再到精雕细刻、精细打磨,十几道工序,都是几十年一丝不苟的沉淀和磨练。如佛有知,定会加持所有用心做事的人。

以前铜匠在西藏属于下等人,现在他们是受人尊重的匠人。如今寺庙开放,有钱人也多了,打佛像的人也越来越多,年轻人也愿意学,同时打制铜佛像比打银饰赚钱,许多银匠都改行打制佛像了。希望这样的民族工艺传承有序,兴旺发达。图文原创,关注路灯摄影,每天为你分享旅途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