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三年,原来他在这

原标题:消失三年,原来他在这

贺岁档前,2019年最后一波票房高潮要来了。

Sir有太多部“想看”,从年头等到年尾,终于在这个月集体出货。

一时间,眼花缭乱。

但百花丛中,有部特好认,一眼就能相中。

看人——

杜琪峰+韦家辉

于Sir,这两个名字相加=必看。

再多看一眼。

咦?

这片我们熟啊——

《我的拳王男友》

如果不看导演栏,估计不会想到这是杜Sir新片。

男主演。

“新人”向佐。

确切说,是“银河宇宙”的新人,第一次参演杜琪峰电影。

女主?

生脸王可如。

使劲想,才想起她是《芳华》里的某个小女生。

而英文名《Chasing Dream》。

逐梦演艺圈?

有点。

梦分两头追——

讲述追债的拳王鲁虎(向佐 饰)和欠债的追梦歌手杜小鹃(王可如 饰),因为拳击比赛相遇。

“从你追我要钱,到我们一起追梦”的故事。

看到这Sir恍然大悟了。

拳击手(柔道)和追梦歌女的设定,不就是《柔道龙虎榜》+《瘦身男女》嘛。

《柔道龙虎榜》,杜琪峰果然忘不了这个念想。

他不止一次提起过,这是私心最满意的一部片。

2005年8月,杜琪峰导演曾于墨尔本国际电影节公开问道:「我最喜爱的电影,为什么没有什么人谈论?」里面所指的,正是《柔道龙虎榜》这部电影。

《杜琪峰与香港动作电影》

当然。

熟悉杜琪峰的都知道,自谦如他,断不是认为《柔道》艺术价值最高,“满意”,只因为他倾注了最赤诚的心血。

所以《我的拳王男友》的本质更接近《瘦身男女》。

它不是那种宿命缠绕的向死而战。

是励志与爱情交织的都市童话——

我可以不要成功

但我要为爱全力以赴。

一次也好。

北上!北上!

拳击+音乐。

Sir没想到《拳王男友》会是这样的组合。

这是杜琪峰第一次尝试MMA(综合格斗)。

为了这第一次,电影不惜大动干戈。

请来现实中的职业MMA拳手作为对手。

从造型、动作,再到技术细节,层层把关。

音乐,则找来了曾斩获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电影音乐银熊奖,知名华人作曲家金培达操刀。

甚至,为塑造男女主角似梦似真的生存环境。

剧组打通了在江苏的两个大型片厂,以将近4000平方米的空间,从街道到店铺再到车站等细节,一点一滴地构筑名为“花街”的布景。

如此下重本,为什么?

还是今天所有香港导演逃不过的宿命——

北上!北上!

不同于《孤男寡女》《瘦身男女》,乃至后期《单身男女》等,主配角大都有一两个才貌双全的都市精英。

《拳王男友》全然是杜琪峰对内地年轻人脉搏的把握。

作为漂泊一代的他们,哪有香槟,豪车,大房子。

他们只有卖不完的力。

这一代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单打独斗、孤独且离乡背井的

于是我就酝酿了一个与追梦有关的一对男女的故事

但。

这情况只属于内地年轻人吗?

今天的杜琪峰、韦家辉,不也是二次创业的“北漂一族”。

过去的杜韦,在香港电影低谷时期成立银河映像,不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就像《柔道龙虎榜》。

这部“最正能量”的银河映画,在拳手和歌手共同向前冲的故事中,包含着导演的另一层关怀。

你只要有生存的机会,就要往前看

△ 来源《新京报》

在Sir看。

《拳王男友》中的梦。

绝不仅是年轻人,更不限于演艺圈。

重点是,那种不会停歇的

就两个细节。

男主鲁虎,在地狱式训练中,反复念叨着两个字——

不疼、不疼、不疼、不疼

在他身后,是师傅的否定,高利贷团伙的胁迫,和你死我活的残酷比赛。

他不能趴下。

是因为他输不起。

女主杜小鹃,在整部电影里,出现最多的场景是——

跑。

跑。

跑。

这样不停歇的奔跑背后,是无法面对的债款,是作品被剽窃的不忿,是爱情破碎后才惊醒原来拥有的不是爱情。

看到吗。

他们一直跑,不是在追逐前面的什么,而是不敢回头去看后面有什么。

不是为了怎么样,而是为了“不被怎么样”;

在追到梦之前。

他们更需要找到的,其实是免于被追赶的自由。

当生存的压力取代热血的梦想,成为时代的关键词。

这才是《拳王男友》借题发挥的困境。

既在说观众,也反哺给创作者。

一句话——

只有奔跑者一直年轻。

这是什么?

这其实也是银河映像的精神之一。

所谓,“痛苦的浪漫”

痛苦的浪漫

何谓“痛苦的浪漫”。

很遗憾。

杜琪峰本人并未对这词过多解释。

——不得不说导演是一个吝啬表达的人。

他只在一次采访中提到——

因为你永远都会回顾最困难的时候。快乐的浪漫不会比痛苦的浪漫重要。这种浪漫其实是银河映像的一贯作风,也是我自己的想法。

《外滩画报》

Sir是这么理解的——

这段话的关键词是什么?

快乐?痛苦?浪漫?

不不不。

在Sir看,这段话的关键词是:重要

什么是重要?

那些在你生命中必不可缺的。

众所周知,银河的作品一直以黑帮片见长,但银河的爱情片,也往往具备一般爱情片难得的味道。

简单举例。

《孤男寡女》营业经理刘德华与文员郑秀文的办公室恋情,《瘦身男女》郑秀文和刘德华在减肥中互生情愫,《单身男女》里,高圆圆与古天乐和吴彦祖之间纠结的三角恋,《高海拔之恋2》郑秀文的等待和古天乐的守候,《龙凤斗》的欢喜冤家……

他和她成长出爱情的催化剂是什么?

不是钱,不是名,更不是什么肉欲。

是困境。

爱情,在杜琪峰和韦家辉看来,必须在一众具体的困境中去讲述才成立。

爱并不简单。

它的本质,其实是强外力下粘连的——

我需要你

在《孤男寡女》,是刘德华帮助郑秀文摆脱被欺负的困境,而郑秀文又在工作中成为刘德华好帮手的过程中,从互相需要演变成互不可分。

在《瘦身男女》,胖到认不出脸的郑秀文,因为刘德华走出旧爱的阴影减肥成功,而刘德华甘愿为了郑秀文在街头被拳打脚踢。

曾经的互看不起,在一次又一次的陪伴下,变成了依赖。

在这些电影,男女主角总是在困境中相遇,彼此互相取暖,并最终难离难分。

Sir当然知道这种爱情观很老套。

但“老套”并非小看爱情。

是比起天雷勾地火的刹那,他们更相信日复一日的永恒。

体现在《我的拳王男友》。

鲁虎和杜小鹃同样相识于困境,鲁虎困在了必须继续打拳的压迫,杜小鹃困在了欠债的狼狈。

但在鲁虎知道杜小鹃被渣男伤害后选择陪她一路海选,而杜小鹃知道鲁虎和师傅的矛盾仍然和他一起看望师傅。

直到他们最终都发现——

少了对方的参与。

自己的梦想,已经不再完整。

必须承认,今天,这种相濡以沫的感情,与满屏尽是花招百出的霸道总裁和伤痕青春的炽烈爱情相比,实在有点土。

但相比刹那燃起的激情火花,铁汉如Sir还是有那么一点被打动的原因就在于——

这种对纯粹浪漫的始终如一,其实和追梦的本质一样。

土不土,重要吗?

不重要。

重要的是——

想,就去相信,就去追。

在这一点上,两个主演的表现很一致。

王可如饰演的歌手。

面对讨债时的屈辱,面对渣男前男友的愤懑,面对歌手梦的执着,都表现出被压迫后的爆发。

向佐更有说服力,接受过长达6年的训练。

家庭是他无法略过的标签,但在鲁虎这个角色上,他老实如银河映像工作室的普通演员,每天锻炼6—8个小时武打,外加3小时的表演,一周练6天。

拍摄中MMA职业选手后摆腿的失误,他被击倒在地10秒没有了意识。醒过来以后,到休息室补了个妆休息了5分钟,他像没事一样开始拍摄。

镜头不会说谎。

无论你的身份是什么,你付出了多少,观众就看到多少。

——经过磨练后拳拳到肉的武打戏不会骗人。

并不是说向佐的表现完美。

对于他的表现,Sir认同杜琪峰的评价。

在演艺道路上只是起步,还是有很大提升,但只是单论动作演员的角度的话,我觉得他已经可以做一个起步的动作演员。

还是那句话,杜琪峰不是一个会说大话的人。

他的价值观一直都是——

你拼的不是必胜,是拼命本身。

所以杜琪峰最看不起姿态。

拍摄《柔道龙虎榜》时,受伤的“偶像”郭富城曾被吐槽,“用不用扮成这样受伤啊。”

这种犀利,原封不动地还原到《拳王男友》。

他依然借片中骨折的选秀歌手,说出这样一句台词:

“为了音乐,都是值得的。”

但这个歌手是怎么受伤的?

呵呵。

恰恰因为在舞台过分搔首弄姿。

杜琪峰去哪?我们去哪?

杜琪峰在变。

他想适应。

杜琪峰也在守。

他想坚持。

这变和守之间,就有了《拳王男友》。

无法回避这过程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

这部电影看起来太“现实”了。

女主被渣男导师骗,揭开了选秀节目中剽窃、卖惨、卖肉等现象。

女导师赵英(吴乙彤 饰),从名字到形象都让人联想起《好声音》的那一位。

而鲁虎出身的格斗学校,举步维艰。

没有出头天的孩子,早早地接受粗粝现实,希望用捶打肉体的方式改变命运……

也很容易让人跳转到现实新闻。

如此贴近现实,为何还不满意?

因为它对现实只有呈现,没有理解。

举一个例子你就懂了。

还是《柔道龙虎榜》的例子。

杜琪峰说他为了SARS中绝望的香港而拍,但你看到了片中SARS的影子吗?

没有。

因为杜琪峰明白话外之音。

他明白在具体的故事之外,如何通过自信运用各种元素,大到人物,小到动作,都不离题。

那种灵动,简直妙趣横生。

就比如同样表现女歌手的落魄潦倒。

这。

是直白的网贷APP欠款页面。

这是《柔道龙虎榜》的绝妙时刻。

没钱付房租,被房东扫地出门,晚餐只有一碗泡面。

她惨吗?

惨爆了。

但她哭吗?

不会的。

一个成年人在真正的绝境面前,难过,其实是一种解脱的快乐。

这时候,她想哭,反而笑得越大声。

这时候,她的笑,反而成为一种藐视一切困境的无畏。

这其实也是银河的“痛苦的浪漫”。

将《拳王男友》和杜琪峰最爱的《柔道龙虎榜》对比当然不公平。

但于Sir,看到的,是“弦外之音”。

一个极容易被忽视的角色——

鲁虎的师傅马青(邵兵 饰)。

电影里,马青是顽固派。

徒弟鲁虎掘弃了只能用拳头,不能用脚踢,不能摔的传统拳击,选择了规则更为开放和更依赖本能性的综合格斗。

马青始终坚守。

两人的对立,某种程度上,是守和变的矛盾。

这种矛盾里,不也暗喻了杜琪峰的影子。

他想守,想做一个导演该做的事。

但实情是 ,你必须“变”。

不是自己想变。

是为了不辜负那些信任你的人。

某种程度,这种废柴的失败哲学,其实贯穿银河作品。

之于兄弟或爱情。

就是你必死时还有愿意为你肝脑涂地的人。

之于自己。

就是你必死时还有愿意肝脑涂地的人。

结果?

不要问结果啦。

杜琪峰的哲学之一。

如果每件事你自己都已经尽力去做,就算没有成功也好,你也会感受到整个过程的正能量。这个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令大家在拍摄这部戏时享受其间,可能未必是来自结果的得失,那些不是你现在所能得到的成绩,但你继续去追求的话,这就是一种浪漫。”

2019年11月8号。

《我的拳王男友》是银河映像的第60部电影。

如同15年前,历经师傅战死,自己也即将失明的司徒宝(古天乐 饰),终于对一直想挑战自己的Tony(郭富城 饰)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

“我想跟你打一场。”

对于求新求变的追逐,对于电影的追逐,对于自我的追逐,不管结果如何,银河映像都一直站在擂台上。

如今的你,还会选择欣然赴约吗?

“我会。”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