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全有上将,老山轮战给越军上了一课,战后由军长破格升为司令员

原标题:傅全有上将,老山轮战给越军上了一课,战后由军长破格升为司令员

傅全有,1930年11月生于山西省崞县(今原平县)一个农民家族。16岁参军,一步一个脚印,从战士、副班长、班长、排长、连长、营参谋长、副营长、营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师副参谋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军副参谋长、军参谋长。

1983年5月任陆军第1军军长。他身经百战,解放战争中先后参加了沙家店、延清、宜川、荔北、陕中、扶眉、兰州等重要战役和新疆剿匪战斗,立下不少功勋。1953年初,他随第1军奔赴半岛,参加了1953年春季反登陆战役准备和夏季进攻战役,经受住了现代战争的战火考验,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2次。

老山轮战

正在前线视察的傅全有(右三)

1984年4月至5月,昆明军区部队先后收复了云南中越边境被越军侵占的老山、者阴山地区。越军总部和第二军区不甘心失败,制定了代号为“MB-84”的战役计划,先后发动了团级和加强师级规模的猛烈反扑。

鉴于越军在老山地区的反扑企图明显,持续与中国军队纠缠,军委决定从外区抽调部队入滇轮战,长期牵制越军,既配合柬埔寨和泰国的抗越斗争形势,又达到锻炼军队的目的。南京军区第1军光荣地成为了第一批入滇轮战的部队。

接到命令后,傅全有军长立即与政委史玉孝等军领导研究,并迅速展开收拢部队、完善组织、调整兵员、补充装备、储备物资等临战准备工作。7月19日,第1军参战部队及配属部队向云南开进,至7月31日13时前,所有参战部队全部到达云南文山、砚山两县指定地域集结。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

第1军由于长期驻防于江南沟湖河汊(浙江湖州)地区,对于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区作战比较陌生。因此,进入集结地域后,傅全有、史玉孝等军领导即按照“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和急用先训、先主后次等原则,组织部队迅速转入了全面的临战训练。

并根据亚热带山岳丛林地的地形、敌情,狠抓适应性训练,加强针对性训练。经过3个多月战区驻训后,在昆明军区的统一组织下,于1984年11月16日进入一线阵地,至12月9日全面接管了昆明军区第11军前指所属部队在老山、八里河东山地区的防御作战任务。

敌我态势

第1军在老山、八里河东山地区的防御阵地总面积约800平方公里,共防守大小121个阵地。越军总部和二军区吸取了7.12反扑失败的惨痛教训,于1984年8月召开了第三次北光会议,制定了“第三战役计划”,再次集结重兵,企图伺机与我决战,收复老山失地。

越军在“第三战役计划”中与以往不同的显著特点,就是针对我军的炮火优势,采取了“堑壕延伸式”的新战术来予以反制。

越军“堑壕延伸式”战术

从1984年8月初开始,越军开展施工掘进,挖壕打洞。到第1军接手阵地的时候,越军的战壕已经挖到了我军阵地的前沿,形成了纵横交错的9条堑壕和交通壕,总长度达到了15公里以上,沿战壕建了800多个掩体。两军前沿阵地相隔只有十几米或者几十米,越军经常顺手就甩个手榴弹过来,导致我军时有伤亡发生。

越军还在我军前沿阵地后方布设地雷,并用炮火轮番轰击覆盖我军阵地及后方运输线。我军前沿阵地多与越军直接接触,特别是从634到116高地,148到142高地,143到541高地,被称为“三道生死线”。我一线守备部队长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且难于及时得到补给,态势非常被动。

初始非常被动

第1军刚接防阵地时,正值越军“第三战役计划”的猛烈炮击阶段。仅12月9日、10日,越军就向老山主峰、那拉等方向发射了几千发炮弹。第1军前沿阵地的工事、堑壕损毁高达60%-85%,有的阵地工事几乎被炸光,有的阵地只有少量防炮洞,前沿守备分队的官兵只能躲在树底下防炮,甚至有的人被迫只好在哨位上挨炮弹。

越军还频繁进行特工袭扰,埋雷断路,阻断我军前沿阵地与后方的联系。通信联络问题也很大,有线通信常被越军炮火炸断,无线通信受干扰大,保密差,速度慢,与前沿阵地经常中断联系。造成了第1军上阵地后打无坚固依托,藏无可靠工事,走无隐蔽通道,生活无安定处所,前送后运困难的严重被动局面。

“宁可挖工事累死,也不让炮弹炸死”

傅全有等军领导仔细研究了目前的困难形势,有针对性地制定了四期阵地建设计划,并提出了“宁可挖工事累死,也不让炮弹炸死”的战斗号召,组织部队利用作战间隙和不良天气,抓紧时间构筑阵地和交通线。

经过既有工事改造维修、土石山工事构筑、修建断续掩盖交通壕和加固完善抢修增构屯兵洞、指挥所、观察所、炮阵地,全军共计开挖堑壕、交通壕47717米,构筑各种掩体工事10571个、短洞172个、坑道3条(长911米),施工总土石方达12万立方米。基本实现了能藏、打、战斗、机动、生活的阵地要求,极大地改善了部队的坚守条件。

彻底粉碎越军“堑壕延伸式”战术

鉴于恶劣的战场防御态势,傅全有、史玉孝等指挥全军部队针锋相对,施展各种手段对越军予以反制。首先动用了各种侦察手段,建立完整立体的观察配系,及时查明了越军的堑壕延伸情况和屯兵方位。

接下来,第1军各部队采用灵活多变的战法,对越军的堑壕、交通壕、屯兵点进行了针对性打击和破坏。如:以炮破壕、障碍破坏、以壕制壕、适时从翼侧反击,逐渐将越军的堑壕、交通壕和屯兵点摧毁、截断或挤回去,歼灭已渗入前沿阵地间隙的越军,解放了越军设置在松毛岭、那拉阵地前沿的“三道生死线”,并控制了越军可能延伸堑壕的间隙,终于粉碎了越军的“堑壕延伸式”战术,夺回了战场主动权。经过巨大而艰苦的努力,第1军终于稳住了阵脚,改善了防御态势,为其后的夺取战场主动权打下了基础。

主动出击,战果巨大

以傅全有为首的第1军前指领导班子运筹帷幄,以硬对硬,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战斗中指挥所属部队给了越军以狠狠打击。在进行较大规模出击和抗敌反扑作战的同时,傅全有、史玉孝等军前指领导还广泛组织部队开展小规模歼敌行动。

最著名的就是“三防三反”活动,即防炮击,反炮击,以炮对炮;防偷袭,反偷袭,以偷袭对偷袭;防渗透,反渗透,以渗透对渗透,积极主动寻歼越军。傅全有还借鉴朝鲜战场的经验,灵活运用大炮压制、小炮游击、冷枪冷炮等战法,不断拔除对第1军阵地威胁较大的越军前沿目标和以炮火突袭敌纵深目标,杀伤其有生力量。

在此次老山作战中,第1军部队共抗住了越军22.4万多发炮弹袭击,打退了越军9次营、团规模和102次连以下规模的反扑和袭扰,完成了昆明军区赋予的3次出击作战任务,拔除了越军28个阵地。总计歼敌5007人,其中毙敌2840人,伤敌2164人,俘敌3人(后因伤重死亡),毁伤敌火炮128门、军车65辆,缴获各种枪炮112支(门)及大批弹药器材。

第1军总计牺牲404人,负伤1278人。战后,第1军受到了军委和昆明军区的通报表扬及通令嘉奖。

圆满完成作战任务,撤出战场

1985年5月10日,根据中央军委的轮战指示,由济南军区第67军接替第1军在老山战区的防务。随后,第1军参战部队全部撤至云南文山、砚山、平远街地区,进行休整、总结和战评。

第1军部队自1984年12月初进入老山阵地至1985年6月初撤离阵地,半年作战时间内没有丢失一个阵地,没有一人被俘虏,没有一人违犯军纪,以硬对硬,坚决打掉了越军自7.12大战后的猖狂反扑气焰,打出了国威军威。全军官兵还喊出了“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响亮口号,胜利完成了轮战任务。

后记

老山轮战,傅全有一战成名。刚撤出战场,还未返营,命令即传来,1985年6月,傅全有被破格由军长提升为成都军区司令员。1988年9月,我军实行新军衔制,傅全有被授予中将军衔。

1990年5月,傅全有又调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其后,又陆续升任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1993年6月晋升上将军衔,达到军旅生涯的顶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