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逐舰英杰列传·日本篇》No.2:孤舰斗群雄

原标题:《驱逐舰英杰列传·日本篇》No.2:孤舰斗群雄

(温馨提示:本文约4800字,配图16幅,原创不易,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对于日本海军水雷战队而言,1942年至1943年的所罗门群岛是最刻骨铭心的战场,在那里日军驱逐舰收获了最耀眼的荣光,也经历了最艰辛的苦难。在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海上战斗中,日军驱逐舰部队在与美国海军的生死较量中充分发挥出战前苦训的成果,表现出机敏凶悍的战斗作风,创造了诸多耐人寻味的战例。尽管最终无法避免失败的命运,日本驱逐舰在所罗门海的激斗已经成为海战史上最激动人心的篇章。吹雪级驱逐舰“绫波”号在1942年11月14日第三次所罗门海战第二次夜战中,单舰面对美军4艘驱逐舰和2艘战列舰,大胆突进,炮雷齐射,给对手造成极大损害,堪称日军驱逐舰夜间近战的典范。

特型驱逐舰

在1922年《华盛顿条约》签订后,日本海军为了弥补主力舰吨位仅为英美海军六成的劣势,开始倾力强化辅助舰艇的实力,于1924年提出新型舰队驱逐舰的技术指标,其标准远超之前的任何驱逐舰,要求设计航速达到39节,雷击和炮击能力比睦月级提高50%,同时舰体尽量小型化,以适应夜战需要。为了达成上述可谓“变态”的性能要求,日本海军启用素有“鬼才”之称的藤本喜久雄担纲设计,此人激进求新,敢于采用未经充分验证的新技术,比如电焊技术。在藤本的主持下最终在1700吨的舰体吨位内设计完成了一款跨时代的新型驱逐舰,其性能之高令西方海军惊诧不已。日本海军自傲地将其命名为特型驱逐舰,以示其特殊地位。从1928年到1933年间,日本海军陆续建造了24艘特型驱逐舰,分为三个批次,包括吹雪级(特I型)10艘、绫波级(特II型)10艘、晓级(特III型)4艘。本文的主角“绫波”号为特II型首舰,也是特型驱逐舰的第11号舰。

■ 特II型驱逐舰“绫波”号的侧视及俯视线图。

“绫波”号于1928年1月20日在大阪藤永田造船所开工,暂称为“第四十五号驱逐舰”,次年10月5日下水,1930年4月30日竣工,编入第2舰队第19驱逐队,其舰名“绫波”意为相互交叠、滚滚而来的波浪。“绫波”号为日本海军第二代使用此舰名的军舰,初代舰为神风级。“绫波”号的基准排水量为1680吨,舰长118米、舰宽10.4米、平均吃水3.2米,主机功率50000马力,航速38节,续航力5000海里/14节;主要武备包括3座双联装127毫米舰炮、3座三联装610毫米鱼雷发射管。作为特II型首舰,“绫波”号相比吹雪级的主要改进是127毫米主炮仰角达到75度,具备防空能力,采用自动扬弹机,提高了射速。

■ 1930年4月竣工服役时的“绫波”号驱逐舰。

“绫波”号的征战生涯始于侵华战场,在1932年的一·二八事变和1937年的淞沪会战中,该舰两度前往中国上海,支援日军登陆并炮击中国守军阵地,在1941年2、3月间又在华南沿海执行封锁任务。太平洋战争爆发时,“绫波”号隶属于第1舰队第3水雷战队第19驱逐队,参加了马来登陆作战,为运输船队护航,并在1941年12月19日在哥打巴鲁近海协同友舰击沉荷兰海军潜艇O-20号。1942年2月17日,“绫波”号在阿南巴斯群岛触礁受损,因而缺席了后续的荷属东印度作战。1942年6月,“绫波”号作为主力部队的护航舰参加了中途岛海战,未有建树。1942年8月瓜岛战役打响后,“绫波”号被派往所罗门前线,主要担负为岛上日军运输给养的任务,也就是著名的“鼠输送”,直到同年11月,“绫波”号才迎来了与美军战舰交手的机会,这是该舰最精彩的一战,也是最后一战。

瓜岛夜袭队

1942年11月,为了继续支援陆军夺回瓜岛,日本海军再度派出战列舰编队夜袭铁底湾,炮击亨德森机场。11月12日至13日夜间,由阿部弘毅中将率领的炮击舰队遭遇美军截击,在混战中“比睿”号战列舰重创沉没,炮击计划失败。不肯放弃的山本五十六大将立即指示第2舰队司令长官近藤信竹中将在最短时间内重新组织一支炮击舰队,再赴瓜岛。经过一番调遣,近藤集结起一支颇具实力的舰队,包括刚刚经历激战的“雾岛”号战列舰、“爱宕”、“高雄”号重巡洋舰、“川内”、“长良”号轻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共计14艘战舰,于14日晨在瓜岛以北250海里处集合,向南开进,于入夜后接近瓜岛海域。

■ 1942年11月14日向瓜岛开进的日军舰队这幅照片是从“爱宕”号重巡洋舰上拍摄的,跟随其后的是“高雄”号重巡洋舰,背景远处是“雾岛”号战列舰。

近藤汲取了前日阿部舰队的教训,将麾下兵力分为三个战术群:“雾岛”、“爱宕”、“高雄”号组成射击队,由近藤亲率,执行炮击任务;“长良”号与“雷”、“五月雨”、“白雪”、“初雪”、“朝云”、“照月”号驱逐舰组成直卫队,由木村进少将指挥,负责护卫射击队;“川内”号与“绫波”、“浦波”、“敷波”号驱逐舰组成前路扫讨队,由桥本信太郎少将指挥,负责前方警戒。近藤的基本意图是以两支轻型舰艇编队在前方开路,如遇美军舰队拦截可将其击溃,确保炮击行动顺利实施。近藤判断至多只会遭遇美军巡洋舰、驱逐舰的阻击,自信实力足以压倒对手,但他万万没有料到,美军竟然敢于派出战列舰迎战。

■ 美国海军“华盛顿”号战列舰,TF64编队的旗舰,属于北卡罗来纳级。

在11月12日至13日的夜战中,美军虽然成功阻止了日军,但代价高昂,两位将军战死沙场,参战舰艇非沉即伤。在侦悉日军又将来袭后,美军南太平洋舰队司令哈尔西中将只能祭出最后的王牌,将2艘新型战列舰“南达科他”、“华盛顿”号派往铁底湾阻击日军,并临时抽调4艘驱逐舰为其护航,共同组成第64特混舰队(TF64),由威利斯·李少将指挥。应该说将机动性不佳的战列舰派往狭窄水域展开水面战斗并不符合传统的海战教条,要知道在夜暗条件下战列舰在面对日军驱逐舰的集群攻击时相当被动,凶多吉少,而且各舰仓促编组,相互之间配合生疏,因此哈尔西此举十分冒险,但战况紧急,别无选择。不过,美军也享有优势,一是2艘战列舰都配置了雷达,可在夜间更有效地发现目标,而舰队司令李少将是一位出色的炮术专家;二是战列舰出战绝对出乎日军意料,达成了战术突然性。

■ 第三次所罗门海战第二次夜战的日美双方指挥官:近藤信竹(左)和威利斯·李(右)。

在接到命令后,TF64于14日中午抵达瓜岛以南100海里处待机,并在入夜后进入瓜岛以西海域,呈单纵队环绕萨沃岛以顺时针巡航警戒,采取单纵队主要考虑便于指挥协同有欠默契的各舰,编队序列是“沃尔克”、“本哈姆”、“普雷斯顿”、“格温”、“华盛顿”、“南达科他”,前卫驱逐舰与战列舰之间相隔约4500米。另一方面,近藤部队在南下途中也努力摸清敌情,“爱宕”号曾派出水上飞机侦察铁底湾,未发现美舰。14日中午,一架日军侦察机发现了TF64,但飞行员将战列舰误判为巡洋舰,近藤并未在意。随着14日夜幕降临,又一场激战即将揭幕。

■ 1942年11月停靠与2艘驱逐舰一道停靠在修理舰旁接受维修的“南达科他”号战列舰。

狭路逞悍勇

11月14日夜,月朗星稀,云量中等,微风细浪,能见度约10公里。日军舰队在接近瓜岛后,近藤命令各部分头行动。射击队在“朝云”、“照月”护卫下取西南航向从萨沃岛以西9公里处通过,择机转向突入铁底湾;木村率直卫队其余舰只从萨沃岛以西3公里处南下,转入铁底湾;桥本指挥的扫讨队也分为两路行动,“浦波”、“敷波”从萨沃岛以东5公里处南下进入铁底湾,“川内”、“绫波”则从萨沃岛西岸绕行至岛屿南侧,如遇敌则与“浦波”、“敷波”夹击,如未遇敌情,则两队在萨沃岛东南重新会合。然而,先行开进的“浦波”、“敷波”在20时至20时25分之间连续报告发现可疑舰影,于是“川内”与“绫波”分离,加速赶往支援“浦波”等舰,只留“绫波”单独绕行萨沃岛,也正是这一分离注定了“绫波”号的辉煌和结局。

■ 日本海军“浦波”号驱逐舰,与“绫波”号为同级舰,同属第19驱逐队。

被“浦波”等舰发现的舰影正是美军TF64编队。20时52分,美军舰队按预定航线完成转向,以17节航速向西航行。两分钟后,旗舰“华盛顿”号的SG雷达在340度方位捕捉到回波信号,距离16460米,随即开始持续跟踪,而这个目标正是桥本率领的“川内”、“浦波”、“敷波”号,而全凭肉眼观测的日舰仍在夜色中苦苦寻找美舰的踪影。21时7分,“川内”号的瞭望哨终于发出遇敌警报,而美舰已经开始解算射击诸元。21时13分,双方建立目视接触,美舰完成射前准备。21时17分,美舰首先以127毫米炮发射照明弹,“华盛顿”号随即瞄准最大的“川内”号开火。在雷达的辅助下,美舰射击准度颇佳,迅速对“川内”号形成了跨射。眼见周围腾起的高大水柱,桥本少将心知不妙,急忙下令各舰释放烟幕,向北退避,从美军雷达上消失了,认为目标已被击沉的美舰也暂停了炮击。

■ “华盛顿”号战列舰的主炮在夜间向日军舰只开火的场面,这是此次海战最著名的影像。

然而,就在美军舰队将注意力全放在桥本本队的时候,从萨沃岛西侧绕行而来的“绫波”号悄然进入战场。21时16分,“绫波”号在舰首右舷侧8000米距离上发现美舰,并立即报告“发现驱逐舰4、重巡1”,显然该舰瞭望哨将战列舰误认为重巡洋舰。舰长作间英弥中佐丝毫不在意自己周围没有任何友舰的境况,果断下令“右炮战、右鱼雷战”,“绫波”号加速至30节,向美军前卫驱逐舰发起单舰突击。21时20分,“绫波”号在5000米距离上以前主炮抢先开火,后部的二、三号主炮也随即投入射击。令人惊异的是,“绫波”号的射击极为精准,在未经试射的情况下首轮射击即取得命中,美军队列的先导舰“沃尔克”和三号舰“普雷斯顿”号被连续击中,舱面燃起大火。2分钟后,美舰开始向冲到近前的“绫波”号展开反击,“沃尔克”号一面灭火,一面以全部主炮向“绫波”号展开齐射,紧随其后的“本哈姆”号也以日舰炮口闪光为瞄准点开火还击。21时26分,位于前卫队列末尾的“格温”号也加入集火行列。

■ “绫波”号在1931年9月时的留影,可见舰体后部呈背负式布置的127毫米主炮。

面对4艘美舰的猛烈反击,“绫波”号自然难以身免,连连中弹,前部烟囱被毁,飞散的碎片击伤了一号鱼雷发射管,导致鱼雷无法射出,同时发射管定向装置失灵,自行旋转至舰体轴线位置,失去了射界,同时舰载艇也被击中起火,随时可能波及舰上的鱼雷,作间舰长见状下令仍能使用的二号、三号鱼雷发射管立即发射。21时30分,“绫波”号将6枚鱼雷全部射出,呈扇面直扑美军驱逐舰群。由于双方相向高速航行,“绫波”号与美军驱逐舰交错而过,拉开距离,此时恰逢木村率“长良”和4艘驱逐舰赶到,美军驱逐舰随后将炮火转向木村编队,但“华盛顿”号的127毫米副炮接替驱逐舰主炮继续对“绫波”号实施压制。根据日军记录,“绫波”号在美军驱逐舰转移火力后,曾与“南达科他”号交火,并命中后者数弹,甚至有说法认为,正是该舰的攻击导致“南达科他”号断电瘫痪。遭到美军战列舰副炮群攒射的“绫波”号伤上加伤,二号主炮被毁,动力舱和舵机舱中弹,丧失航行能力和操舵能力,开始随波漂流。

■ “绫波”号驱逐舰模型的舰体中部细节,注意其前烟囱和一号鱼雷发射管的位置,在交战中前烟囱中弹导致一号鱼雷发射管失去战斗力。

现在,“绫波”号在这场海战中的表演接近尾声了,但它的谢幕伴随着一连串鱼雷的轰然炸响。之前射出的6枚鱼雷在航行了约3分钟后与目标成功相撞。“哈沃克”号舰首中雷,前部二号弹药库被诱爆,当即被炸成两截,于21时43分沉没;“本哈姆”号的命运也很悲惨,舰首被鱼雷爆炸切断,航速锐减至5节,被迫退出战斗,后来在前往圣埃斯皮里图修理途中进水沉没。此前已被“绫波”击伤的“普雷斯顿”号沦为木村编队的集火目标,被迅速击沉,只有“格温”号相对幸运些,在遭受中度损伤后退出战斗,成为前卫驱逐舰群中唯一的幸存者。战至21时46分,美军前卫驱逐舰或沉或伤,全体溃散,目睹此景的“绫波”号舰员们在甲板上振臂高呼“万岁”!

■ 在海战中被“绫波”号击沉的两艘美军驱逐舰“本哈姆”和“沃尔克”号。

生之谢幕

在遭到美舰炮火的连番洗礼后,“绫波”号也走到了生命尽头。虽然水线下舰体未受严重损伤,也没有发生大面积进水,但上层建筑严重损毁,大火在甲板上肆虐,任凭舰员如何努力扑救,火势依然难以控制。面临备用鱼雷随时可能诱爆的危险,作间舰长决定优先拯救舰员的生命,下达了弃舰令。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在告别战舰之际,“绫波”号舰员依旧士气高昂,而且十分冷静。为了避免战舰沉没时的次生伤害,舰员们在离舰前将深弹的保险锁死,并将甲板上的零散物品丢弃到海中。除少数舰员登上救生艇外,大部分人直接跳入海中,他们在漂流期间齐声高唱军歌,相互鼓励,幸存者被随后赶到的“浦波”号救起。“绫波”号于23时46分及15日0时6分两次发生大爆炸后沉没,成为铁底湾水下坟墓的新成员。“绫波”号此战共有42人战死,包括舰长在内的多数舰员生还,这如此激烈的海战中,这样的伤亡数字是相当低的。

■ 第三次所罗门海战第二次夜间的交战形势图,标红的航线即“绫波”号的战斗航迹。

“绫波”号的退场并不意味着海战的结束,在美军前卫崩盘,“南达科他”瘫痪后,日军舰队的形势一片大好,然而短暂的优势终因“华盛顿”号的雷霆爆发而瞬间逆转,“雾岛”号被打瘫弃舰,其余各舰也丧失斗志,撤兵而去。达成作战目标的美军舰队见好就收,主动撤退。第三次所罗门海战就此落幕。纵观整场战斗,日军参战舰只中表现最抢眼的非“绫波”莫属,此战日军总共击沉击伤美舰5艘,而“绫波”号包办大半,击沉2艘驱逐舰,击伤驱逐舰、战列舰各1艘,正是凭借此骄人战绩,“绫波”号在日本海军水雷战队的战史上留下了“鬼神”之名。

■ 日本田宫出品的“绫波”号驱逐舰模型封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