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已到300年来最危险时刻?苏格兰的留欧请求遭拒,或爆发冲突

原标题:英国已到300年来最危险时刻?苏格兰的留欧请求遭拒,或爆发冲突

“脱欧”如果是一根导火索,那么另一头连着的就是2个药包。一个是“帝国”会加速衰微,另一个就是“帝国”将分崩离析。

第一,脱欧对英国来说是一次伤筋动骨的改变。刚刚卸任的英国下议院前议长Bercow在11月7日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示:脱欧是英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所犯下的最大的外交错误,导致国家在经济上和外交上都被削弱。尽管不会导致大规模贫困,但英国在贸易方面还是会受挫。总体上看,英国的全球地位和影响力都因此而萎缩,最好还是留在欧盟内部。

他还强调,尽管很多人认为必须尊重2016年脱欧公投的结果,但那次公投并非最终定案。鉴于现在对脱欧的模式始终没有达成共识,如果人民需要,应该进行二次公投。脱欧从人民开始,也应该由人民来结束。

第二,脱欧已经导致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离心力越来越强,“帝国”正走向解体。据民调机构的数据,50%的英国受访民众相信,“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在10年后可能不复存在。在2014年,只有43%的受访民众这么认为。而坚信“联合王国”还会以目前形式继续存在的受访民众只占29%。

对苏格兰而言,脱欧问题的结果将决定是否留在英国。2014年的苏格兰公投里,支持留在英国的民众有55%,击败了支持独立的45%,而“留英派”最大的考虑就是可以继续呆在欧盟。

可现在唐宁街10号的主人是支持脱欧的保守党。随着新的脱欧期限(2020年1月31日)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苏格兰人要求脱离英国,就像急于摆脱一艘缓缓沉没的轮船一样。与此同时,北爱尔兰人也在呼应苏格兰人,要求举行与爱尔兰统一的公投。

11月2日,苏格兰数千人在最大城市格拉斯哥集会,要求脱离英国。苏格兰首席大臣、民族党党魁Sturgeon在乔治广场向民众讲话,她声称在12月12日举行的英国大选对苏格兰人而言是最重要的一次选举,独立的“奖”已经近在咫尺,是时候让苏格兰成为一个主权国家了。值得注意的是,这是Sturgeon在2014年推动独立运动以来,第一次出席苏格兰独立的造势活动。

在此之前的10月6日,一个名为“团结在同一面旗帜下”的组织在爱丁堡发起游行,据称当天有20万人参加。一些人高举苏格兰的“圣安德烈十字旗”,穿着苏格兰短褶裙,吹奏着风琴,高喊“我们要什么?独立!”的口号。Sturgeon尽管没有参加这次活动,但却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支持:不容置疑,苏格兰的独立即将来临!

Sturgeon甚至已经为独立后的苏格兰设定了发展方向——对全球投资产生磁吸作用的中心、英国与欧盟的桥梁。

而在10月15日民族党举行的会议上,Sturgeon正式抛出了“脱英时间表”。在Sturgeon背后,是苏格兰汹涌的民意。苏格兰学界、艺术界甚至发表了宣言,向Sturgeon施压——继续留在“联合王国”将导致苏格兰人失去决定自身命运的良机。可见,苏格兰的主流意见一直是留在欧盟。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11月7日的回应很强硬:无论苏格兰民族党在12月的选举中是否能够继续获得多数席位,他都不会给苏格兰第2次就独立议题进行公投的机会。约翰逊声称:英国公众已经获得承诺,2014年在苏格兰举行的公投只能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举行一次,没有理由再次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他还警告苏格兰不要在2020搞出2次公投。

面对伦敦发出的讯号,Sturgeon嗤之以鼻,她重申“如果苏格兰民族党赢得多数席位,就会在苏格兰地区发起第2次公投,决定苏格兰是否脱离英国。”预计在2019年底前,苏格兰就会要求伦敦同意在苏格兰举行公投。

针尖对上了麦芒。可以看出,约翰逊似乎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既不能攘外,又无法安内。而来自伦敦的声音也让苏格兰丧失了回旋余地。

双方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苏格兰与欧盟国家的经济联系相当密切,通过独立来避免脱离欧盟的呼声持续高涨。英格兰像杂货店主一样精打细算出“脱欧”的好处,可对苏格兰来说这却危机自身的繁荣。

显而易见,令民众困惑和焦虑的核心问题就是“脱欧”问题迟迟没能顺利解决。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拖得时间越长,对英国的损耗越大。特雷莎-梅曾经试图寻找一个既能让英格兰如愿脱欧,同时又能让苏格兰享受欧盟国家待遇的方案,却遭到挫败。在黯然离任前,特雷莎-梅指出:国家的头等大事已经不是如何脱欧,而是如何维系各个部分的团结。而在脱欧问题上的扭扭捏捏也让苏格兰等地区逐渐丧失了耐心。

有苏格兰带头,北爱尔兰也宣布“伦敦当局已经丧失了代表北爱人民利益的授权”,明确提出要向苏格兰看齐。约翰逊推行的“硬脱欧”更是激化了北爱尔兰与英格兰之间的矛盾,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也随之苏醒。北爱的新芬党已经明确表示:“无协议脱欧”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而根据民调,超过50%的北爱受访者同意与爱尔兰恢复统一,这样就可以留在欧盟。

诚如英国前首相布朗所言:“联合王国”现在所面临的风险比过去300年来的任何时候都要严重。英格兰与苏格兰厮杀近1000年,在安妮女王时代(1707年)才联手成立“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这也是斯图亚特王朝为英国留下的最宝贵财富。如今,分手的时候似乎到了。

约翰逊所属的保守党在民调上一直领先工党,“双十二”大选的结果很可能没有意外。如果约翰逊能够获胜,无疑会进一步凝聚“脱欧派”,从而可以加大马力冲向脱欧的终点。

英国拥有丰富的宗主国经验,擅长在别国内部制造矛盾,经常扮演咸吃萝卜淡操心的角色。眼看苏格兰问题正走向冲突,这种搬起别人家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如何?受了内伤的英国还能否恢复在苏伊士运河以东的军事存在?那艘在远东孤零零巡航、随时都能被击沉的“海神之子”号两栖攻击舰,或许预示了英国未来的命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