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桌宴串寨酒,打糍粑做蜡染,跳芦笙看巡游,我在苗寨过非遗苗年

原标题:长桌宴串寨酒,打糍粑做蜡染,跳芦笙看巡游,我在苗寨过非遗苗年

苗族的年,类似我们的春节,打糍粑、吃年饭、穿新衣、走亲访友;但苗年特别的是,过年并不在春节,过年的风俗也完全迥异。苗族同胞吃长桌宴、喝串寨酒,跳芦笙、跳铜鼓,斗鸡、斗牛,盛装大巡游,把苗年过成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我在贵州黔东南的雷山苗寨,感受了一次非同一般的年味。

苗年叫“能央”,是苗族庆祝丰收和祭祀祖先神明的时刻,日子来得也与众不同。黔东南州的雷山苗年一般是农历十月上旬的第一个“卯”(兔)日,每年的苗年不是同一天,甚至每个寨子的大年都不在同一天。具体时间是按照苗历历法来计算,由苗族世袭的氏族首领“鼓藏头”与村寨的“活路头”议定,颇有些神秘的色彩。雷山的苗年分为初年、大年和晚年,最长要过十五天。在雷山的几天里,我们吃住在苗寨,这是我见过规模最大、最壮观的苗族节日。

苗族歌舞大巡游

苗年最幸福的事,不是饱口福,而是饱眼福。许多苗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活动,在苗年一次看了个够,特别是雷山苗年非遗巡游。整齐划一的队伍,色彩斑斓的各部落苗服,叮当作响的银饰,踏着芦笙的节奏载歌载舞。“仰阿莎”、“掌坳铜鼓”、“锦鸡舞”和“南猛芦笙舞”等十二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方阵,两千名盛装的苗族姑娘小伙子们且舞且行,银铃声随风飘散,流苏随风飘扬。

长裙苗、短裙苗、红苗、白苗、青苗,花苗,蜡染的布,手绣的花,每个苗寨的服装各有不同,从未见过如此之多的苗族服饰,令人目不暇接。街道两旁挤满了早已在此等候的游客和本地群众,还看到好几个外国游客,据说有上万人观看。每一次拍照,只有突破了众多的围观人群,才能抓拍到巡游精彩的瞬间。两个半小时的环城巡游之后,巡游队伍进入雷山县文化体育中心,进行了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型歌舞展演。

千人长桌宴

在苗寨,过年几乎每天都吃长桌宴,长桌宴不仅是桌子很长,而且人多,最长的一桌拍不到尽头的感觉,被誉为“最长饭局”也入了非遗名录。尽管每餐变换着各种苗族美食,但饭菜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不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无酸辣不成菜。有热气腾腾的疱汤、鼓藏肉、鼓藏鱼、酸汤菜、酸汤鱼、酸菜、鸡稀饭、糟辣、甑脚菜等等,还有糯米饭和自酿的老米酒。酸而生津,辣而开胃,肥而不腻。

高山流水酒

在长桌宴上,少不了被敬酒,苗寨的敬酒十分有趣。伴着芦笙唱着敬酒歌,一队苗族女孩走来,人手一大碗糯米酒,酒碗都有长嘴,从两边高处往中间倒酒,像是山间引来泉水,酒源源不断流到中间的酒碗,敬给客人,客人喝酒不能碰酒碗,这种敬酒叫做“高山流水”。敬一碗酒,喂一口菜,但是调皮的女孩并不会让你一口吃到,将菜在面前摇来晃去,如果你咬不到菜,就还要继续喝酒。拍照逃过几次敬酒,但是我还是喝了两次,其中一次,苗族女孩竟然拿起一块巨大的鼓藏肉,从不吃肥肉的我,还是一口吃了下去。

拦门酒

比“高山流水”更可厉害的敬酒是“拦门酒”,这是苗寨欢迎回娘家的姑妈和串寨客人的最高仪式。嫁出去的苗族女子都叫“姑妈”,她们回娘家或者客人进寨的时候,全寨人站在山坡的台阶夹道欢迎,有十二道敬酒的“关卡”,从牛角装的酒到陶碗盛的酒,一道道喝完才能进入苗寨。在去雷山县郎德上寨的时候,远远就见到苗寨山坡上一大群盛装的村民,吹着芦笙唱着歌,立即明白了我们躲不过这拦门酒。即使端着相机的我也没被放过,干了三碗酒才进了寨子。

在郎德上寨拍照的时候,看见一户人家十分热闹,想看看苗族人家的真实生活,便走了进去,这户人家的亲朋好友在一起吃饭,喝串寨酒。看到陌生人进屋,一样也热情地拉着吃饭,见我道谢说没时间吃饭,他们笑着说吃饭不收钱,再忙着走也要喝碗酒。无法拒绝他们的热情,又干了两碗,甘醇的自酿米酒下肚,都有些飘飘然,主人很开心地说欢迎下次再来。

打糍粑

苗寨过年,跟我们老家一样家家户户都打糍粑。糍粑可以祭祖,也可以招待客人,送礼,甚至建房都会用到糍粑。将糯米浸泡,蒸熟后放进木臼石臼,用木杵石杵反复捶打,变得又软又黏,揪出一团捏成圆圆的一块,再点上红色或者五彩颜色,冷却之后就是硬硬的糍粑。刚打出来的糍粑最好吃,包上馅,或者外面粘一层白糖、芝麻粉、花生粉或者黄豆粉,香甜润口。在噶歌古巷一家卖酒的人家拍酿酒的炉灶,他们刚好在打糍粑,老人家揪下一团热乎乎的糍粑给我吃,让我回忆起了家乡的味道。

鼓藏堂祭祀

贵州雷山过苗年,住在西江千户苗寨,在风雨桥的一家客栈。清晨,漫步到山坡观景台,俯瞰整个苗寨山谷,雾中的苗寨别有韵味。白水河穿寨而过,雷公山下鳞次栉比的吊脚楼,被云雾环绕、密密麻麻的黛瓦有点淡淡的忧郁。鸡鸣声中旭日从山峰升起,苗寨便描上了一抹亮色,虽然没有没有鞭炮声,也能感受到苗寨浓浓的年味。

西江千户苗寨已经成了旅游景区,但不同于国内多数景点,苗族人依然在这里生活,仍还是中国和世界上最大苗族聚居村寨,十多个苗寨组成,苗族内部自理,各寨由寨老管理,苗寨的“寨老”(lulvang)是苗寨里最有威信、上了年纪的人,相当于各山寨的负责人,管理本寨事务,制定榔规民约,参与苗族的祭祀活动,“活路头”则是负责耕种与农业生产的长老,苗寨“鼓藏头”(牯藏头)主要是负责保管祖传的铜鼓,负责苗族祭祀、过年和跳铜鼓跳芦笙等活动,现在有人也将鼓藏头叫做苗王。召集鼓藏头、寨老、活路头会议的是“方老”,方老有纠纷与事务最终评判权。

过苗年,自然少不了祭祀,而鼓藏头家祭祀是寨子里最重要的仪式。大年的下午,西江千户苗寨鼓藏头家祭祀,各寨子的寨老等长老聚集在鼓藏堂,堂前的木案上放着“唧担”的食物,一斗米,一簸箕糯米饭,一碗鼓藏肉和两条鲤鱼,左右各摆了12个陶碗,地上还有一坛米酒。时辰一到,寨老们一起吟唱苗族古歌,鼓藏头的兄长主持了祭祀,敬天敬地敬神明,再去鼓藏堂内祭铜鼓。祭祀之后,寨老们热情地将“唧担”的食物分享给所有来客。我也和寨老们一起吃,喝了一碗米酒,吃了一团糯米饭,据说“唧担”祭祀的食物吃了会带来好运。

打银饰做蜡染

苗族女子不爱金,喜欢银,银饰越多越好,越重越好。在雷山巡游的时候,女孩们身披大量的银饰,银角、银冠、银花、银簪、银梳、插针、耳环、耳柱、耳坠、项圈、银项圈、银压领、银胸牌、银胸吊饰、银围帕、银网链饰、银花梳、银耳环、银衣片、银围腰链、银脚饰等等,走起路来清脆悦耳,看起来也格外耀眼。看巡游的一位苗族妇女,戴着厚重的纯银圆轮耳环,耳洞被拉得老长。跟一位苗族老人聊天,他说这些苗族女孩身上的银饰好几斤重,别说好重,多达几十种的银饰穿戴好都要好久,如果是婚礼的日子,有的新娘子身上银饰重达十公斤。

西江千户苗寨的噶歌古巷,一号风雨桥附近的一条窄巷,空中摇曳着各色油纸伞,这里是苗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本营。在西江老银庄,看非遗传人锻造苗银,虽说用了瓦斯气烧制,但是银条还是需要抡起锤子一点点地敲打成型,是一个智力与体力并用的工作。我问过本地的苗族女孩,她们的银饰为什么总是那么亮,她说平时不用就会密封起来,万一变黄了暗了,会送到银庄给师傅用专门的洗银水清洗。

一套漂亮的苗族传统服装都是全手工制成,以前要自己完成织布、蜡染、刺绣,过去一套奢华的服饰往往需要一到三年才能完成,来之不易的苗服多半也只在各种节日里才穿。在噶歌古巷阿袄蜡染店,我们学做蜡染工艺的第一步绘图,用铅笔将你想要蜡染的图案描出来,然后将蜡刀浸烧热的蜡中,再用腊刀蘸上的蜡油去绘制图案。

我选择一幅最简单的龙的图案,但用腊刀的手就不听使唤了,或粗或细十分不均匀,甚至还会滴一滴蜡在画布上。作为非遗传人的当地苗族老人,根本不需要用预先描图,直接拿着腊刀就绘图。她拿过一位游客描过的凤凰图案,教我们怎么用腊刀去绘图,蜡绘的线条十分均匀细腻。蜡绘的图案画好之后,投入染缸,蜡会慢慢融化,蜡绘的图案是白色,其他的地方都被染成靛蓝。

跳芦笙跳铜鼓

苗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歌舞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一位苗族女孩说,听见芦笙响,脚板就会痒。我只在巡游听了一次巫交芦笙,耳边就经常回想起美妙的旋律。过苗年的时候,村村寨寨都会跳芦笙、跳铜鼓,三人吹起芦笙,便是一个“乐队”,其他人就能闻声起舞。吹芦笙也有讲究,郎德上寨的老人告诉我,高排芦笙最高有三米高,越是德高望重的人,吹的芦笙就越高。在朗德上寨的广场,村民边舞边吹很是古朴,但吹芦笙的老人却有萨克斯手的神态,吹得如痴如醉。

苗族跳芦笙,最精彩的是锦鸡舞。在苗族图腾崇拜里,凤凰很是常见,而《山海经》认为传说的凤凰就是白腹锦鸡。锦鸡舞有上十人甚至数百人参加,有的舞蹈服饰还穿上百鸟衣。在芦笙的引导下,女孩们双手垂在裙边,手掌向下翻起煽动,身体自然摇摆,模仿锦鸡起舞的动作。随着加入舞蹈的人越来越多,圈子越来越小,将吹芦笙和击打铜鼓的人围在中间,高排芦笙上的红绸带像小旗一样在中间摇曳。

如果去苗寨错过了苗年,也可以去看苗族的歌舞演出,感受那种热闹的氛围和壮观的场景。在雷山县大塘的《西江盛典》剧场,有第一部苗族大型山水实景演出《西江盛典》,以整座高山以及山上的苗寨作为演出的背景,电动旋转舞台和观众席,可以随着剧情的变化而旋转不同场景与角度,现场很震撼。而在西江千户苗寨的美丽西江剧场,还能看另一场大型苗族风情晚会《美丽西江》,一样很接地气。如果你喜欢最本色的苗族舞蹈,可以去当地的村寨广场,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蒙蒙细雨下,吊脚楼轻雾缭绕,苗寨飘渺宛如仙境,有种水墨画的意境。在鼓藏头家楼上小亭子拍完千户苗寨下山,走到芦笙场,长亭里一排穿着传统苗族服装的女子聊着天,悠闲得像是凝固了苗年的时光。在苗寨,现代社会的快节奏都被银铃的叮铃声打散,乡愁与生活的烦恼都随着芦笙、歌声消失殆尽,只剩热舞美酒,对生活的热爱,还有一丝温暖。

请点击播放我拍的雷山苗年大巡游短视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