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奴隶、人口交易,这是2019年互联网上还在发生的事

原标题:贩卖奴隶、人口交易,这是2019年互联网上还在发生的事

原创: 差评君 差评

今天的故事有点悲伤。

奴隶制度曾经是人类进步的一个标志,而后其他先进的制度慢慢取代了这个野蛮的制度。

然而吊诡的是,在信息科技高度发达的网络时代,奴隶的买卖依旧在现有的文明进程下存在着,在网络的阴暗处经营着。

不久前,BBC 的一对记者在中东的科威特进行了一次卧底调查,揭露了这些奴隶贩卖组织的冰山一角。

这对记者伪装成刚来到科威特定居的小两口,在网上搜寻有关家庭保姆和佣人的雇佣信息。

当地的一款名为 “ 4sale ”( 有点像国内的 58 同城 ) 的 App 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搜索界面输入“Services” 或 “ Housekeeper ”这样的关键词,就会直接跳出相关人员的报价。。

筛选种族、性格,不同的保姆价格也不尽相同。。

根据科威特本地的汇率,1000 科威特第纳尔大概等于 23000 多人民币,雇佣双方不谈谈价,也没说是月薪还是年薪,直接标着的虚高价格让记者起了疑心。

果不其然,在打电话询问了卖家具体情况以后,一个人口贩卖集团的框架渐渐浮出了水面。

刚开始的对话还显得很小心:

记者:她们( 保姆们 )会意识到要去到不同的地方工作吗?

人贩子:我不会告诉她们。

记者:诶?你不说?

人贩子:嗯,这 OK 的,她们不会有问题,她们就是过来工作的。

接下来的话就说的非常直白了:

记者:她需要休假吗?

人贩子:老实说我们科威特人不会让她们休息,我们是罪犯。

记者:那手机呢?

人贩子:不不不,那不关键,她们都是一些没受过教育的人,你懂我意思吧。。

记者:所以她不需要联系她家里吗?

人贩子:你可以给她一个月通一次话。。

记者:那法律怎么规定的呢?

人贩子:法律?我们不 Care 的。。

从上面的对话基本能确定,这人不是什么正经的保姆中介,完全是一个人贩子的口气。。

至于有多不 Care 法律,接下来的画面也让差评君大跌眼镜。

记者们又在 Insgram 上找到一位专职做这方面业务的小哥,表示对他的 “ 货品 ” 很有兴趣,约出来细谈。

见了面发现,这小哥是个正宗二五仔,明面上职务是差佬( 警察 ),实际暗地里借着职务之便做着人口贩卖的勾当。

小哥表示,只要把保姆的护照拿走,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就会乖乖听话,不会出问题。听起来拿走护照就像念紧箍咒一样管用。。

警察都这样明目张胆,具体的情况可能更糟。。

他们决定更进一步,在 4sale 上找了一个刚挂上去的信息,和卖家约好去线下 “ 看一看货 ”。

记者:我打给你想了解下 4Sale 上看到的那个非洲女佣的信息。

卖家:是的,她已经来了和我们在一起一个半月了,性格很好还很爱笑,从不要求任何东西,很有礼貌。

记者:我和我丈夫有可能过来见见她吗?

卖家:当然,欢迎。

在得到了允许之后,他们驱车赶到了约定的住址,接待他们的是一个裹着黑色面纱的穆斯林女人,边上坐着 “ 货品 ” ——一个黑人女孩。。

记住这个卖家 —— 穆斯林蒙面女

卖家:看,这是你的爸爸和妈妈(指两位记者),她的名字是哔——,她有个阿拉伯名字因为她是穆斯林。( 很明显不是这姑娘的本名 )

记者:她来自加纳?还是别的什么地方?

卖家:哦,我记不清楚了,可能是加纳、几内亚,或者类似的地方。。

黑人姑娘:我来自几内亚。( 开口说第一句话 )

记者:你几岁了?

卖家:我应该告诉你真实年龄吗?× 2

卖家:她 16。。

说到这儿两位记者被震惊了,一个16 岁的少女,不在学校里上课,而是被当作女仆卖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对于人贩子来说,这样的年龄,往往是最好卖的。。

黑人女性大多从贫瘠的北非国家而来,寻求温饱,而教育程度较好的穆斯林女性大多是来自战火纷飞的叙利亚。。

难民+贫民,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低人一等,像保姆、女佣这样的工作算比较体面了。

BBC 两位记者在调查最后,跑了一趟那个黑人女孩儿的家乡几内亚。

在那儿,他们见到了另一位从科威特被解救出来的女孩——法图,在科威特九个月的奴隶制工作中,她幸运的拿到了两个月薪水。。

巧合的是,法图见过那个穆斯林蒙面女,这个蒙面女经常对她吼叫,并叫她牲口。法图觉得她不是真的穆斯林,真的女穆斯林不会做那样的行为。

而逃出来的,终究没有几个人。

据调查,在整个海湾区工作的佣人多达几百万人,他们在那里受着 “ kafāla ” 制度的约束,即护照由雇主掌握,没有休息日,法律几乎不会保障佣人的利益。

因为佣人没有护照,又被雇主控制了生活,她们也就变相变成奴隶,雇主可以肆意打骂、买卖,几乎没有人权。

一位埃塞俄比亚佣人在窗外祈求主人拉她一把,然而雇主只是掏出手机录像并上传到网上,最后这名女工支撑不住掉了下去,幸亏一个遮挡板缓冲了一下,她才没有摔死。

去年,因为大量佣人被伤害、杀害,科威特不得已出具法律,要求佣人必须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并不能克扣他们的护照,转天科威特著名的女星 Sondos al-Qattan 便在 Insgram 上发了一段抗议视频。。

瞧瞧,你敢相信这是 21 世纪受过教育的人说出来的话么?

并且之后的日子,佣人的生活本质上没有什么改变,雇主依然大胆的施行 “ kafāla ” ,警察也会依照传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悲的是,在整个海湾区,科威特的情况算是最文明的了。。

在科威特,家政保姆需要在政府登记才能正式上岗,而线上 App 的兴起,能让中介所绕开这一环节,大肆压缩劳务人员的薪资空间和相关权益,谋取暴利,也给了“ kafāla ”存活的空间。

自黑中介看准了这些逃难或偷渡入海湾区的人们,威逼利诱,承诺可以搞到签证,找到工作,实则偷偷把他们挂在网站上,售卖出去。

运气要是差一点,落入 ISIS 手中的,就只能沦为性奴了。

像 ISIS 一直在使用即时通讯软件 Whatsapp 和 Telegram 贴广告来出售妇女和12岁左右的年轻女孩作为性奴。

这些丑事儿被 BBC 爆出来之后,苹果和谷歌商店立即下架了相关的 App ,说审查不力也好,放任不管也罢,锅算是甩给他们背了,而事实远比想象的更糟。

同样是卖奴隶,几百年前人们将一船船拉来的黑奴竞价拍卖,如今的人贩子们在网络工具的加持下,直接在 App 中明码标价。线上交易 “ 货物 ”,和在购物网站上买一个芭比娃娃没有本质区别。。

这些人就像商品一样,在互联网的掩盖下,流动在这隐形的黑市中间,逐渐形成自己的商业闭环。

很难想象,奴隶贩卖这样的事情,在 21 世纪的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演。越来越完善的线上交易不仅给好人提供了便利,也让坏人有了可乘之机。

我们一直都享受着网络技术的发展所带来的红利,却从很难注意到互联网也会有如此面目可憎的一面。

差评君从来没有像此时一样期待 “ 科技向善 ”。

图文参考资料:

BBC,《Slave markets found on Instagram and other apps》

boredpanda,《This Beauty Blogger’s ‘Slavery’ Comments Backfired In The Way That Will Hurt Her The Most》

The Washington Post,《A maid begged for help before falling from a window in Kuwait. Her boss made a video instead.》

“互联网从来都存在非法之地。。。”

原标题:《贩卖奴隶、人口交易,这是2019年互联网上还在发生的事。》

阅读原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