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魏忠贤死敌,一封血书揭露阉党罪行,用生命诠释士为知己者死

原标题:他是魏忠贤死敌,一封血书揭露阉党罪行,用生命诠释士为知己者死

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儿》中这样评价道:“千年之下,可有一人,不求家财万贯,不求出将入相,不求青史留名,唯以天下、以国家、以百姓为任,甘受屈辱,甘受折磨,视死如归?我答:曾有一人,不求钱财,不求富贵,不求青史留名,有慨然雄浑之气,万刃加身不改之志。杨涟,千年之下,终究不朽!”

躺在病床上的明光宗朱常洛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这位明朝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因为吃了两粒红丸暴毙而亡,在位时间仅仅一个月。临死之前,顾命大臣们纷纷守在他的病榻前,他对着其中一位东林党成员杨涟说了一番话,正是这番话改变了杨涟一生的命运。

杨涟自幼聪慧好学,读书过目不忘,青年时期东林党兴起,那种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深深震撼了青年杨涟,他每逢东林讲课必去听,东林党的正直与不畏权贵,成了杨涟的为人处世之道,杨涟也加入了东林党,成为东林党的后起之秀。

在宫中众多的大臣中,杨涟只是一个小人物,人微言轻,但是他却在尽自己的努力让国家变得更好。万历皇帝不喜欢长子朱常洛,不愿意立他为太子,朱常洛读书的事情也是一拖再拖,十多岁还没有上过学。杨涟认为太子是一国之本,应该按照继承顺序,皇后没有嫡长子,那就立庶长子,坚定不移地站在朱常洛这一方。杨涟等众多大臣与万历帝争执不下,争国本一直争了十九年,万历帝终于妥协了。

朱常洛熬到了太子,待万历帝去世后,成为了新皇帝。他登基后做了一系列有利于国家的事情,受到朝廷内外的一致好评。然而因为狡猾的郑贵妃进献的八名美女,把身体玩坏了,再加上蒙古大夫给开了几副泻药,拉肚子拉到昏天黑地,整个人虚脱了。

杨涟冒死谏言,上书说皇帝不爱惜身体,日夜操劳,白天勤奋工作,晚上还不消停,竟然轻信蒙古大夫的话,吃了一些不该吃的药。杨涟的上书言辞激烈,无遮无拦,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替他捏一把汗。本以为躺在病床上的朱常洛会把自己大骂一通,甚至也做好了被贬官被处死的下场,但是他等到的却是一番和颜悦色语重心长的谈话。

朱常洛对杨涟说,感谢他对自己病情的关心,对国家大事的担忧,还采纳了杨涟的建议,一一照做了。从那时起,杨涟就在心里暗下决心,要为国尽忠,以死相报。他也是这样做的,几年以后,他用生命诠释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大义凛然。

朱常洛驾崩后,太子朱由校被李选侍和太监把持,李选侍想控制新皇帝,有野心要垂帘听政。杨涟等大臣们拼死从宫中将朱由校抱走,一人抬着一边胳膊,架着朱由校就跑,朱由校衣袖都被扯破了。那时候参与抢夺的太监中,就有后来权倾朝野的魏忠贤,这也是杨涟第一次正面与魏忠贤发生冲突。

明熹宗朱由校即位后,杨涟完成了先帝的嘱托,顺利将小皇帝扶上皇位。史书记载,在短短的十多天内,他就白了头发。

然而,朱由校这位著名的木匠皇帝,并没有按照杨涟的期待,将国家治理得昌明,而是一心一意钻研木工活,任由宦官魏忠贤把持朝政,他们结党营私,排挤忠义之士。杨涟愤愤不平,上书弹劾魏忠贤,列举了二十四条罪状。

可是朱由校忙着做木匠没空上朝,于是这封奏疏没有落到皇帝手里,魏忠贤将其截下,看完后吓得不轻。阴险狡猾的魏忠贤决定先下手为强,他跑到皇帝面前哭诉,边哭边说:“有人弹劾我,陛下请让我告老还乡。”朱由校说:“谁弹劾你?读来听听。”

魏忠贤是一个底层混混出身,他不识字还情有可原,可是这皇帝朱由校也不识字。其实不难理解,他爹朱常洛自己都没好好读过书,身家性命都是问题,天天在皇宫里躲着担心别人谋害他,更别提教育儿子了。

于是魏忠贤派了一个自己人,将奏疏念给皇帝听,罪状缩水到几乎没有,皇帝还纳闷道:“这明明是夸你呢,怎么成了弹劾?朕要忙着做木工活了,都别打扰朕,散了吧。”魏忠贤就这样躲过一劫,与杨涟结下了深仇大恨。同年,魏忠贤给杨涟安插了个罪名,将其革职为民。

可是坏人之所以坏,就在于他们对手无寸铁无法还击的人,还要赶尽杀绝,不斩草除根不罢休。清白廉洁如杨涟,怎么有把柄呢?没有把柄,那就创造把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魏忠贤将杨涟等东林党的六人秘密关进牢里,严刑拷打,逼着他们承认自己贪污受贿。

许显纯,魏忠贤的忠实走狗,阉党的人,他最擅长发明各种令人闻风丧胆的酷刑,什么割喉骨、钩子扎穿琵琶骨,用蘸着盐水的铁刷刮皮肤。杨涟等六人,就这样被许显纯一次次严刑逼供,用尽各种酷刑,但是他们始终不屈服,不承认从来没有做过的罪行。

杨涟被打得下颌和牙齿尽脱,被钢刷刷得“皮肉碎裂如丝”,全身肋骨被铜锤敲碎,杨涟仍然宁死不屈。许显纯升级了他的杀人手法——布袋压身,晚上将盛满土的布袋压在犯人身上,第二天早上一般就断气了。但是杨涟没有死,每天晚上布袋压身,他就当是盖了棉被,第二天一早还是好好的。

许显纯愤怒了,魏忠贤“爸爸”交给自己的任务不能完成不了啊,他丧心病狂地用铁钉从杨涟的耳朵钉进去,这下杨涟的神志开始模糊了。他自知生命已无多时,咬破手指写下一封血书,藏在枕头里。

肋骨尽碎,他没有死;被布袋压身,他没有死;耳朵钉入铁钉,他没有死。许显纯使出了绝招,灭绝人性的一招。他将一根大铁钉,直直地插进了杨涟的头顶。这一次,杨涟没有挺过去,他当场死亡,年仅五十四岁。

那封血书落入了一名狱卒手中,他本来准备拿去给魏公公领赏,但在看完后,冒死将血书偷偷带回了家中。他一边哭一边对妻子说,等将来阉党倒台,冤案被平反的那天,我就将其公布于天下。

正义与真理可能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崇祯年间,六君子惨遭迫害的冤案终于被昭雪,杨涟死前的血书也被公之于众,现摘录全文如下:

涟今死杖下矣!痴心报主,愚直仇人;久拼七尺,不复挂念。不为张俭逃亡,亦不为杨震仰药,欲以性命归之朝廷,不图妻子一环泣耳。

打问之时,枉处赃私,杀人献媚,五日一比,限限严旨。家倾路远,交绝途穷,身非铁石,有命而已。雷霆雨露,莫非天恩,仁义一生,死于诏狱,难言不得死所。何憾于天?何怨于人?

惟我身副宪臣,曾受顾命。孔子云:“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持此一念,终可以见先帝于在天,对二祖十宗与皇天后土、天下万世矣。大笑,大笑,还大笑!刀砍东风,于我何有哉?

涟即身无完骨,尸供蛆蚁,原所甘心。但愿国家强固,圣德刚明,海内长享太平之福。此痴愚念头,至死不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