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口井,一座城:探秘天山脚下的“聚宝盆”

原标题:一个人,一口井,一座城:探秘天山脚下的“聚宝盆”

塔里木油田沙漠石油工人中流传着一句格言:“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 2019年10月25日,新疆塔里木盆地,西气东输工程主力气源地——塔里木油田克拉2气田。

塔里木盆地位于新疆南部,天山与昆仑山、阿尔金山之间,是我国最大的内陆盆地。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世界第二大的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被称为“生命禁区、死亡之海”。

△ 2019年10月27日,新疆塔里木盆地,通过绵长的盘山公路才能抵达克深101-1井 。

在这片“死亡之海”的地下,却埋藏着巨大的能量——目前已探明资源总量178亿吨。因此,塔里木盆地又被誉为天山脚下的“聚宝盆”,是国内潜力最大的盆地。然而,想要在这聚宝盆里淘出宝藏却并不容易。

△ 2019年10月29日,塔克拉玛干沙漠,油罐车从沙漠腹地里的试采井取油后将石油运往处理站。

△ 2019年10月26日,新疆塔里木盆地,由于地形复杂,只有通过全地形车才能将物理勘探工人和设备送入目标区域。

近日,新京报记者前往西气东输源头塔里木油田,用一周的时间记录了采气人找气、钻探、开采、集输的过程,为大家带来详细报道。

- 物探 -

“寻找油气的先头部队、给地质做CT的先头部队”

△ 2019年10月26日,新疆塔里木盆地,天山南麓,队员们在山腰进行博孜北三维物探项目,深红色工装在山间显得格外显眼。

“物探全称物理勘探,就是在地表打井,每40米打一口井,每口井周边布置35万个检波器,井底放置炸药,利用炸药人为制造地震,地震波传到地下再反射上来,被检波器收集,就可以绘制出地下地质构造,分析岩层成油条件,就像给地质做CT一样。”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塔里木物探处2100队队长王中杰说。

△ 2019年10月26日,新疆塔里木盆地,天山南麓,物探工人要通过绳索才能爬到山腰作业。

干了22年物探工作的王中杰最害怕遇到刀片山,之所以叫做刀片山,因为山石看上去像刀片一样薄,而且刀片山表面都是被风化的沙土,人踩上去一不小心就会从上面滑下来。

△ 2019年10月26日,塔里木盆地天山南麓,由于地势险要,无法使用大型设备运送测量设备,物探工人们将测量设备搬运到山腰。

物探的作业条件十分艰苦,无论是任何地形任何条件,布置的点位必须完成。根据物探形成的地质资料,分析人员分析地层的成油条件,一旦条件具备,将由钻探队打预探井。

△ 2019年10月26日,博孜北三维物探项目现场,物探工人在地表打井。

△ 2019年10月26日,博孜北三维物探项目现场,物探工人在地表打井。

△ 2019年10月26日,博孜北三维物探项目现场的工人。

- 钻探 -

“哪里有井哪里就是我的家”

“如果说物探是给地质做CT,钻探就是给地质做外科手术,通过打井分析地下是否含油气。”塔里木油田勘探事业部库车勘探项目部主任周健说。

△ 2019年10月27日,新疆塔里木油田,克深17井,钻井工人正在下钻杆。

△ 2019年10月27日,新疆塔里木油田,克深17井,工作人员操作设备将钻杆送入地底。

△ 2019年10月27日,新疆塔里木油田,克深17井一高层平台上,钻井工人在下钻杆。

△ 2019年10月25日,新疆塔里木油田,正在钻井中的中秋101井。

和物探一样,打预探井也是为了寻找资源。如果预探井显示底下含有油气藏,还要打评价井,评价油气田的规模、产能及经济价值,进一步探明油气储量。如果具备开发价值,再打开发井,并进行放喷求产。

△ 2019年10月27日,新疆塔里木油田,克拉2-J3井放喷。

△ 2019年10月26日,新疆塔里木油田,克拉2-J3井放喷。

△ 2019年10月27日,新疆塔里木油田,克拉2-J3井油气勘探、开发中,为进行油、气测试工作而人为打开井口,让井内油气有控制地喷出井外。

一旦开发井具备投产价值,所产天然气将被输送进处理站进行净化处理。

- 塔中采气 -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高温浮尘、风沙肆虐,六层楼高的沙暴说来就来,一望无际的沙漠,连挪栽的榆树都死了,这里是号称“死亡之海”“生命禁区”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塔中。

△ 2019年10月28日,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旁,立有塔里木油田沙漠石油工人格言“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的标语牌。

第一次踏进塔中,大多数人都会用荒凉寂寞来形容,但塔中油气开发部第一采油气作业区副经理陈新伟并没觉得,“你是来干事情的,每天忙个不停,哪有时间觉得荒凉。”

△ 2019年10月29日,塔中,值守TZ26-2H集气站的石油工人只有爬上集气站旁的沙丘才能搜寻到手机信号。

这里流传的一个段子是,有一年塔中来了20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第二天走了19个,剩下的唯一一个是睡过头了。陈新伟一待就是22年,是在沙漠腹地时间最久的石油人。

△ 2019年10月29日,塔中,沙漠公路通车后停用的沙漠运输车辆。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是塔里木油田沙漠石油工人的格言。

陈新伟对这句格言的解释是,“选择石油、选择天然气,就是选择了荒凉,你为了干事创业,荒凉就一闪而过,你如果混日子,在城市也觉得荒凉。我站立的这个地方,几天后上海市民就会用上我输送的天然气,这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 2019年10月29日,塔中,夜幕下正在运转的抽油机。

- 集输 -

“一个人,一口井,一座城”

1998年9月,克拉2气田被勘探发现,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2800多亿立方米,成为我国最大的整装天然气田,直接促成了西气东输工程的实施。

△ 2019年10月26日,新疆塔里木油田,克拉2气田克拉2-7井全景。

克拉油气开发部克拉处理站党支部书记卢庆庆介绍,克拉2气田目前有19口生产井,负责巡检和维护的工作人员16人,单井日产天然气110万立方米。

以每户家庭日用天然气一立方米算,平均一个人、一口井的采气量可供一座300万城市人口的生活用气,“少人高效,实现一个人、一口井、一座城。”

△ 2019年10月26日,新疆塔里木盆地,西气东输集输管线铺设施工现场。

克拉处理站把周围气井的天然气收集净化处理之后,通过西气东输管道,把天然气输送到全国各地千家万户。

△ 2019年10月26日,新疆塔里木盆地,正在铺设中的天然气集输管线。

看完文章之后是不是对神秘的“生命禁区”和壮观的“魔鬼城”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惊喜福利:我们将邀请1名拍者加入11月24日至30日的新京报“中石油体验之旅”!

整!个!行!程!

完!全!免!费!

在这七天,我们将带你体验中石油塔里木油田天山南路物探、库车山前钻井、克拉处理站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油气作业区……

只要你是年满18周岁的中国公民,只要你热爱摄影并具备一定实力,就有机会获得这个机会!

参与方式:关注拍者(ipaizhe)微信公众号,找到这篇推文,在文章下方留言,截至11月11日中午11点,我们将会联系留言区点赞数前5名提交自己的摄影作品或作品链接,选择实力最强的拍者,享受这次新疆之旅。

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文字: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编辑:陈婉婷

校对:李世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