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的复仇之路:丈夫和两个孩子死后,我成为了女王……

原标题:单亲妈妈的复仇之路:丈夫和两个孩子死后,我成为了女王……

搜狐文化|传奇故事(一)

晨光熹微,水草寂然。我头也不回的走进草丛,身后残废的孩子嗷嗷哀鸣。低空中雄鹰展翼,不远处牛群虎视。

我的故事有些残酷,时而凶险,时而温馨,时而绝望,但从未恶毒,一直真实。

非洲的夜空曾经布满星辰,如今,人类用自己的灯光代替了夜色原有的黑暗,而这种光明还在稳步扩散中。

60年前,我的45万只同胞曾住在这里。

如今,已经不到两万只。

非洲博茨瓦纳不到两万平方千米的黑暗区域,渐渐地成为我最后的也是唯一的避难所。

Δ 我的丈夫

这是我的配偶,我的伙伴和保护者,我孩子的亲生父亲。

我们的存在,给非洲这片土地中为数不多的狮群,带来了新的希望。

我最近经常听到外来的狮吼声,并感觉这声音离我越来越近,这让我紧张不已。

今晚的家园有些躁动不安,入侵者,出现了。

三只雄狮,六只雌狮从北方而来,他们被人类无情驱逐,选择来到这里,只为了活下去,而他们将会为赢得新的家园不惜一切代价。

Δ入侵家园的三只雄狮

而我的丈夫,只能挺身一战,别无他选。这一战或许将永远改变这里的狮群血统。

但丈夫以一敌三,胜算又有多大呢?

我的肩膀受到了重伤,我只能丢下丈夫,选择独自躲避,因为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等着我。

最终,我从藏身处走出,准备找回我的生活。

第一步,要寻找我的丈夫。

这里的每一个细微的声音都让我驻足,但每一阵微风都没有带来他的气息。

我虽是草原之王,但不能脱离家族而单独生存,否则就会变成同类中的弱者。

所以,在找到他之前,我就是在自己家园的入侵者。

我用力嘶吼,但没有听到他的任何回应。

我的孩子失去了父亲。

如果我自己生存,我可以屈服现在的统治者。

但我决定离开,立即离开,因为我有一个还未被入侵者发现的秘密——三个孩子。

这是丈夫留给我的唯一财富。

空气中盘旋的气流扩散我的气味,追捕开始了。

身后有追捕者的猎杀,想回去,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了。

Δ 入侵家园的母狮首领,一只眼睛永远失明

我猜入侵母狮首领会清楚的记着我们上次相遇时那个血腥的夜晚:在那个让人毕生难忘的晚上,我被入侵母狮们咬伤,血流如注,但我也让母狮首领付出代价——她的一只眼睛永远失明。

这个创伤,是入侵狮群女首领,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

事实确实如此,入侵的六只母狮,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和孩子们被困住了。

Δ 我和三个孩子

现在我有两个选择:逃向危险重重的人类村庄,或者奔向鳄鱼遍布的河流。

我很不喜欢深而宽阔的水面,更何况里面还有凶残的杀手——鳄鱼。

但身后的情况更危险。

如果我留下作战,入侵者必然会杀了我的孩子,从地球上彻底抹去我丈夫的基因,这是狮子的本能行为。

我必须赶快做决定。

Δ 我的儿子

这是我的大儿子,他个头最小,因为身体最虚弱,他必须习惯经常被两个妹妹欺负。

这对他要么是一种磨练,要么是一种摧残。

但最弱小的大儿子这次没有犹豫,他知道要跟紧我。

二女儿下水时很慎重,但也跟上了我的步伐。

而小女儿子却犹豫不决。

等小女儿终于鼓起勇气开始下水,却俨然已经成为岸上入侵狮群和水中鳄鱼的攻击目标。

在入侵者的步步紧逼下,小女儿刚潜入水,我就听见水花飞溅声,然后,河面立马恢复了寂静。

Δ 恢复寂静的河面

这该死的寂静就像对我的深深谴责。

作为母亲,我失败了。

没错,我的生活就是这么残酷,追捕,逃命,进攻,防守,繁衍,死亡。

除了东升西落的太阳,一切生命都在更迭。

入侵者满意地离去,我永远被驱逐了。

Δ 我转身告别

我转身和过去告别,带着两个幸存的孩子向前走进不确定的未来。

经过几日奔波,我们逃到了一个几乎荒芜的广阔岛屿——杜巴岛。

这座小岛位于非洲西南部奥科万戈三角洲中部。

毫无疑问我们是岛上唯一的狮子。

这个岛屿经常遭遇季节性洪水,多条河流穿插在沼泽中。

这既是我和孩子们的避难所,也是雨水的避难所,更是水流的聚集地。

几周过去了,虽然这儿食物稀少,但没有其他狮子的迹象,我终于有一丝安全的感觉。

在此之前,我疲于逃命。

而现在,作为单亲母亲,我需要发挥全部的精力和智慧,我必须让我的孩子安全长到一岁,直到他们有自卫自理能力。

Δ我和余下的两个孩子

北方大火和人类活动面积的扩张,把其他的动物难民驱逐到了这座极其不适合生物生存的岛上。

杜巴岛来了新“客人”,非洲最凶猛的动物——野水牛。

他们的尖角和近一吨重的身躯都是强有力的武器,其数量的庞大给了他们极大的自信心。

Δ庞大的水牛群

他们的到来,带来了猎物,也带来了恐惧。

对孩子们来说,担惊受怕的生活又要开始了。

这里有很多头野水牛想置他们于死地。

他们是我的新敌人,他们厌恶一切肉食者。

水牛会在肉食者还未长大,对他们构不成威胁时,毫不犹豫地肉食者发起进攻。

身为未来的草原之王,孩子们的一生竟然是这样的开始。

随着越来越多的动物侵入到我的岛上,我必然会再次为孩子们的生存而拼死反抗。

在这片空旷而又拥挤的家园,几乎每天都有不可避免的冲突发生。

Δ 我穿过河水, 外出捕猎

如果不想被敌人猎杀,我就必须要了解对方找到他们的弱点,我迟早会成为这方面的专家。

夜晚是我的有利因素,我变得无影无踪,这是独行的猎手必备的技能。

捕猎的躁动和喧闹引起了入侵狮群的注意,他们赶来了。

Δ 正在渡河的入侵母狮

有个问题困扰着天下所有的单亲母亲,到底应该外出捕猎果腹,还是留在家保护孩子?

我留在孩子们身边守了三天,但孩子们也饿了三天。

此刻,我不得不外出捕猎。

为了防止入侵狮群再次攻击我的孩子,我让他们躲在牛群的旁边,这样一来,牛群将会成为一道安全屏障,阻挡狮群的视线。

我前往这片昔日让我无比恐惧,如今熟悉又依赖的深水区大展身手。

牛群中新出生的小牛激发了我捕猎的本能,我成功了。

Δ 捕捉 小水牛

我的成功,引来了一大批草原上著名的偷盗者——鬣狗,胜利果实被窃走了。

Δ 一群鬣狗

但至少我已经吃饱了,很快就有奶水。

黎明要到了,我有成千上万个想和孩子们分享喜悦相处的瞬间,尤其成功捕猎归来,即将见到他们的时刻。

可是,我的孩子们去哪了?

我四处寻找我大声呼唤,却全无回应。

终于,远处传来二女儿低声的呜咽,她发出痛苦的呻吟,她被水牛硬生生地挑断了脊背。

Δ 脊背断裂的女儿朝我爬来

我本以为把孩子放在牛群旁可以躲避入侵者的追杀,但忽略水牛也会攻击孩子,我害了我的女儿。

我无法治疗断背,不管怎么舔舐、怎么照顾保护,都无济于事。

风肆虐地吹,闪电一次又一次划过天际,暴风雨就要来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孩子,女儿的眼中隐约闪烁着绝望的泪,我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低空中雄鹰展翼,不远处牛群虎视,他们早已做好准备……

而我却只能对苍茫的草原哀嚎,不是在呼唤任何人,只是想把我的声音留在这动荡的一天。

我转身离去,抛弃了丈夫留给我最后的礼物。

作为母亲,我失去了一切。

这是一片胜不妄言,败不惶馁的地方,它驱使着所有的生灵去学习并接受命运,然后迈入下一个挑战。

Δ 公牛首领的牛角,沾满了鲜血

我要为死去的两个孩子复仇。

我朝着牛群奔去,又让自己转变成了独行的猎手。

在我们的世界里,单独的母狮冲进牛群是前所未闻的,而攻击牛群首领,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我还是坚定地去了,因为我看到了公牛首领的角上的鲜血。

牛群的巨大骚动再次引来了入侵者,可恶的狮群又出现了。

但这一次,我不会再畏惧,更不可能退缩。

昔日这位食物链顶端的王者——独眼母狮首领屈服于我的利爪之下,随从的五只母狮现在也对我俯首称臣,

△ 共同猎杀公牛首领

地位的改变带来了形式上的转机。

此刻,一个以我为首的新狮群诞生了。

狮群跟随我再次对公牛首领进攻,我们彼此信任,靠拢又散开,结成同盟,大获全胜。

在牛群远处,一只雄性幼狮突然出现。

最终,我重返家园,带着我最后的孩子。

然而,他能平安长大,为狮子种群的未来带来新的希望吗

文 / 刘珊珊 审 / 俎燚楠

资料来源:

纪录片《最后的狮子(The Last Lions)》,2011-2-18,美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