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顶级国产片,夏雨、李冰冰主演,目前网上几乎无差评

原标题:15年前顶级国产片,夏雨、李冰冰主演,目前网上几乎无差评

伍仕贤被媒体誉为最具创意的导演之一。

究其原因,他的电影从台词、镜头、配乐到剪辑总是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给人惊喜不断,观众也常常因“荒唐”的剧情捧腹大笑,又骤然被电影的某个细节刺中,带来绵密的疼痛。

而他带给人们的震撼亦不都是因为剧情表达的精彩绝伦,更多的是打动人心的现实色彩。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他作品中的每一个角色几乎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对应,或许是你的朋友,甚至是你自己。

今天皮哥想为大家推荐的,就是伍仕贤电影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关于北京后青年爱情和梦想的——

《独自等待》丨2004

献给从你身边溜走的那个人

导演/ 编剧:伍仕贤

主演:夏雨 / 李冰冰 / 龚蓓苾 / 高旗 / 吴超 / 高亚麟 / 涂松岩 / 伍仕贤 / 李丽虹 / 袁泉 / 周润发 / 陈羽凡 / 葛存壮 / 英达 / 吴大维

北京红砖绿瓦的小街道里坐落着一个破旧的小古董店,这是陈文(夏雨饰)在这个城市唯一的资产,还是跟好哥们儿李亮共有的。

镇店之宝是一条颜色亮丽的旧内裤,据说是发哥曾经穿过的,李亮拿来那天就被陈文恶趣味地挂在墙上。名人用过的,喜庆!

大二的时候,陈文为了梦想辍学开了这么一个小破店,那时他一无所有。

这么些年过去了,跟旁人比起来,令他窘迫的不再只有梦想了,还有一直毫无进展的爱情。

陈文的梦想是当作家,但他写的恐怖小说只有李亮的妹妹李静(龚蓓宓饰)一个粉丝。李静是个假小子一样的姑娘,直率爽朗,她很赞赏陈文的作品,也始终相信他有这个才华。

而关于爱情,陈文没谈过几次恋爱,直到和刘荣(李冰冰饰)的意外邂逅,才终于让他觉得找到了自己“完美的梦中情人”。

陈文哥们儿不少,靠谱的却不多。介绍刘荣给他的三儿不算靠谱,但好在是个典型的自来熟,只和刘荣见过几次就自动把她划到朋友的范围。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自顾自地把陈文介绍给她,接着语出惊人,“你们俩就算认识了,一起回家吧!”

陈文没忍住,喷了面前的刘荣一脸。

幸运的是,刘荣和其他北京姑娘都不一样。她不扭捏拿乔,也没扇一耳刮子过去,轻踹一脚小三儿的屁股,大大方方地就把这事儿揭过去了。

之后,就像陈文自白里说的,他彻底跌进去了。

最经典的片段就是,陈文痴痴等着刘荣的电话,麻木地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

“我最烦这样,一进屋就忘了要干嘛,估计宠物就是这样过一辈子的。”

这句话真的经典,还有导演在一些小细节上的冷幽默也总是让人拍案叫绝。

比如那个突兀的叫“谢亭风”的哥们儿,再比如后来陈文在酒吧胡思乱想,要是蹦迪时把音乐跟灯光关了,一帮人大汗淋漓地在那儿晃来晃去,怎么想怎么滑稽。

终于,陈文等到了刘荣的电话,两个人开始约会,天天黏在一起。

刘荣是个不出名的小演员,没太忙的时候基本都会跟他在一起,但陈文总是找不到机会捅破那层窗户纸,直到受到大款大明的刺激。

“这是我朋友大明。”

“这是陈文,他可是做国际古董生意的。”

两句话看似差不多,但各位自己琢磨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介绍陈文的话还是多了几分刻意的恭维,亲疏立现。

被大明半途截胡带走刘荣后,陈文急的抓耳挠腮。但是他始终觉得刘荣不是那种女孩儿,这句话,他重复了很多遍。所以即便刘荣待他没有那么热络了,他还是决定表白。

李静问陈文为什么那么喜欢她,陈文说他十七岁的时候列了个梦中情人清单,刘荣简直就像是从里面走出来似的,特别是她的幽默。

李静嘲笑一句,随即沉默了下来,眼神莫名。

表白的招儿是之前教陈文泡妞的哥们儿提供的,他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站在刘荣宿舍楼下,递给急急忙忙冲下来的她的,是早就准备好的糖戒指。

刘荣却并不高兴。

陈文没有上帝视角看不清楚,大概有几分楼上室友嘲讽的因素,也可能是因为真的不喜欢。总之,刘荣生着气,冷着脸,拒绝了他的示爱。

“我要是妞,早就爱上我了。”

原本以为刘荣对他必定有情的陈文,终于开始面对现实。

电影剧情一直紧锣密鼓,即便是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一句废话,也有着自己的作用。于是陈文在兄弟们闲扯的男子助力团方案轰炸里又挑了个损招——

让李静假扮女友,以此让刘荣吃醋。

不得不说,效果奇好。

李静表面上是个疯疯癫癫的野丫头形象,但打扮起来又性感又漂亮,刘文几乎看直了眼。他习惯性地摸摸她的头以示夸赞,她笑眯了眼,乖巧又可爱。

这个插曲让陈文刘荣因表白事件几乎降到冰点的关系重新回了暖,他们又回到了从前的“朋友”关系。只是每次当陈文忍不住想要表白时,都会被刘荣恰到好处地打断。

突然有一晚,刘荣一反常态,主动闯到陈文家里。他们倚靠在一起,她的脸上挂着安稳喜悦的笑容,刘荣说,我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好不好,然后抬头吻住了他。

她亲上来的那一刻,陈文直接被当头而来的惊喜砸蒙了。他什么都听不清,只知道抱住她用力回吻过去。

第二天,陈文傻笑着飞驰过街道,闪进商场,买好礼物,脑袋里彩排着即将要给刘荣上演的惊喜。

如果不是地心引力束着,怕是要整个人轻飘飘地飞起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人生大起大落向来猝不及防。

陈文无意间回头,对面女孩儿正笑靥如花地靠在另一个男人怀里。

是刘荣和大明。

大概人悲痛欲绝的时候面上总是悲喜难明,也确实没有任何表情能够形容那一刻的天崩地裂。于是陈文只是安静地、沉默着走过去,将前一刻至宝般揣着的礼物递到她手里,然后转身离开。

“我决定过自己的日子,那么爱情,暂时被我判了缓刑。”

玩世不恭的小青年终于泄了气,他把自己缩在屋子里,与颓唐浑然一体。楼下大妈们还在跳着叮叮咣咣的广场舞,那声音,陈文蒙在被子里,都觉得大妈们似乎跳到床上来了!

李静拎着早餐来看他。她说,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死。

这个姑娘总是无数次地将他看破。只是他一直望着别人,从未试图去看一眼她的真心。

所以他只能在她爱了很久很久之后,在旁观者终于看不下去的提醒下,在那铁盒中沉甸甸的心意里,才明白她的爱情。

陈文突然有些茫然。

这个姑娘是赤诚的。陈文为了迎合刘荣说自己喜欢百威,李静嘲笑他明明最爱喜力。

他丢尽了脸的那次生日会,也是李静知他爱慕刘荣,才想法子求着在刘荣家为他筹备。

甚至刘荣来找他时,这傻丫头怕他受伤一直赖着不愿离去,最后才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说去外面看蚂蚁。

她从前问他:“你到底喜欢她哪儿啊?”

陈文:“她符合我所有梦中情人的特质,特别是她的幽默。

陈文:“你喝什么茶?

李静:“除了警察什么茶都行。

她以朋友的身份在他身边那么久,他却才明白那是爱情。

李静离开北京的那天,陈文刚炒了一直让他改改改的杂志社老板。他痛快淋漓地将稿子扔进垃圾桶里,飞奔去了火车站。

李静说,你是有才华的,你应该去写一些发自你内心的东西。

陈文微笑着抱住她说好,他问她,“你看我们两个十几年怎么就没有好过呢?”李静噙着泪水笑了。

陈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话,他木木地站着,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远。

他对李静说火车开走还会再开回来的。

只是,火车回来了,却未必会把人也带回来。

正如陈文自己说的,如果生活是跟童话一样的话,那他应该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局,可是这是现实。

电影最后,陈文执着钢笔书写。白色的纸张上,墨水浸染的几个大字无比清晰。

有人曾指责刘荣这个角色颇有些绿茶婊的潜质。

三线小明星的她总是若有若无地和陈文保持暧昧不清的距离,又在他即将吐露心迹时恰当打断。皮哥却突然想起她倚在陈文肩上安稳又喜悦的样子,她说,我们就这样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好不好?那模样,太过小心翼翼了。

其实仔细想想,刘荣似乎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的工作不如意,演着飞一个镜头就死了的小角色,接着千篇一律的广告内容。她的舍友在陈文表白时语气嘲讽,那个有钱的大明看她的眼神也只有轻浮。她说,我只想过的快乐一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皮哥觉得她唯一的错,应该就是明知道自己选择的路上没有陈文,却还对他的温柔贪恋不已

既然选择了名和利,再想奢求真心,就是伤人伤己。

而直到看到结尾,皮哥也不知道陈文有没有爱过李静。或许是爱的,只是命运捉弄。或许不爱,只是习惯她在身边。

但是,和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样,在他终于意识到她对自己的深爱之时,那个一颦一笑都只为他牵动的姑娘,终究还是从他身边溜走了。

在独自等待下的日益苍老中追悔那个从身边溜走的人,或许是大多数人的宿命。但好在,生活终会让我们学会珍惜。

祝愿每个人都能珍惜那个还未离开的人,也祝愿每个人,都能被珍惜。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是吃鱼呀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