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调》中吹捧杨贵妃美貌的李白,如何扛起“不畏权贵”人设?

原标题:《清平调》中吹捧杨贵妃美貌的李白,如何扛起“不畏权贵”人设?

文/蓝梦岛主

原创文章,已开启全网维权,抄袭必究!

著名诗人余光中盛赞李白道:“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诚然,谪仙人李白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声名显赫的天才诗人,他的才华,空前绝后,他的诗句,流传千古,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闲情,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迈,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的乐观,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魄……

最令人称道的,当然还有那句霸气侧漏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一字一句间,李白遗世独立的傲骨风姿仿佛跃然于读者眼前。毫无疑问,在后世心中,李白一直是那个不爱钱财、不畏权贵的“诗仙”。

但是,同样作为李白的代表作,《清平调词三首》却让他的形象大打折扣。因为一般认为,此诗是谄媚杨贵妃的溜须拍马之作。

那么,《清平调词三首》到底是一组什么样的诗作?向来恃才傲物的李白为什么会写下这样备受争议的作品?《清平调》真的是李白的人生污点吗?

或许,这背后有你不知道的隐情,且听笔者慢慢道来。

(《妖猫传》李白剧照,扮演者:辛柏青)

《松窗杂录》对《清平调词三首》的创作背景有详细记载。

正如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所言:“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唐朝人爱牡丹的风气,正是唐玄宗带起来的。唐玄宗天宝二年(公元743年)春天,宫中牡丹花开得正艳,唐玄宗携杨贵妃到沉香亭赏花。

唐玄宗是中国古代非常有名的文艺皇帝。《新唐书·礼乐志》记载:“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也就是说,唐玄宗知音律,爱法曲,是梨园行业的祖师爷。

如此有艺术追求的唐玄宗,面对如此佳人美景,自然要令梨园弟子们歌舞助兴。当时,大音乐家李龟年捧着歌词本子上前,请唐玄宗点歌。就在这种情况下,唐玄宗说出了那句名言:“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辞为?”

唐玄宗的意思很明确,为了不辜负名花与美人,必须要听新歌词。唐玄宗临时起意,手下人可乱了阵脚,时间紧,任务急,谁能如此才思敏捷,当即写出让唐玄宗满意的新歌词呢?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个人——当时在翰林院任职的李白。

于是,唐玄宗紧急下旨召见李白,命他当场填词,主题自然是“名花”与“美人”。李白当时虽然宿醉未全醒,但仍不负“诗仙”美誉,大笔一挥,写下三首《清平调》。

(《妖猫传》杨贵妃剧照,扮演者:张榕容)

其一:

云想衣裳花相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李白出手,必是精品,这三首诗(当时的歌词),犹如妙笔生花,尤其是开篇第一句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更是惊艳千年的名句,人世间最美丽的女子,大概不过如此吧。

首先,笔者与大家一起,从三首诗的具体描写中,感受一下李白高超的艺术手法。

第一首的大意是:看见云彩,就想起了你的衣裳,看见花朵,就想起了你容颜,在春风吹拂下,你像花儿一样盛开。如果不是在王母娘娘的群玉山头见过你,就一定是在瑶池见过你。

这第一首《清平调》,简而言之就是赞美杨贵妃的美貌。到底有多美呢?美得像云、像花,像生活中群玉山头和瑶池的仙女。

此诗的巧妙之处在于,没有主语。谁看到云彩就想起了你的衣裳?谁看到花朵就想起了你的容颜?谁在群玉山头和瑶池见过你?都没有交代。可以是李白,可以是唐玄宗,也可以是天下任何人。

第二首的大意是:贵妃像一朵鲜艳的红牡丹花般吐露风华,和她相比,与楚襄王巫山幽会的仙女也黯然失色。即便是汉朝时的著名美人赵飞燕,也得是盛装之后才能与贵妃比方一二。

这第二首《清平调》,其实还是在说杨贵妃漂亮,是对第一首《清平调》在空间上的延伸。

第三首的大意是:名花和美人两相辉映,赢得君王满面带笑看不够。沉香亭北的牡丹与贵妃,足以消解君王的所有愁闷。

这第三首《清平调》,写花与人之美之余,又重点写了帝王的宠爱。此处的“春风”与第一首中的“春风”都是一语双关,有指代“君王”的意思。

(《王朝的女人》杨贵妃剧照,扮演者:范冰冰)

李白的三首《清平调》构思巧妙,辞藻华丽,把牡丹与妃子之美写到了极致。第一首从空间角度,写杨贵妃之美如花如仙;第二首从时间角度,写花与人之美,艳绝古今;第三首总承一、二首,写花人一体,深得帝王喜爱。

根据《松窗杂录》的记载,唐玄宗与杨贵妃对李白的这三首《清平调》十分满意,当即命伶人演唱,杨贵妃还颇有兴致地亲自担当了领唱者。由此可见,李白的确凭借此组诗作得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宠幸。

《清平调词三首》的写作水平和艺术价值自然毋庸置疑,那么,这真的是李白的谄媚之作吗?主流观点之外,笔者另有想法,与各位读者简单分享如下,如有不足或不当,烦请批评指正。

(《杨贵妃》剧照,扮演者:周洁)

在《清平调词三首》中,李白除了把杨贵妃比作牡丹花,还将她与巫山神女以及赵飞燕相比,而这其中,或许不仅仅有赞美,更多的应该是讽刺。

今人对“巫山云雨”这个典故或许不甚了解,只知道是有关男欢女爱,有关楚襄王与巫山神女,却并不知道其背后的冷门故事。

根据战国·楚·宋玉《高唐赋》的记载,楚襄王和宋玉一起游览云梦之台的时候,宋玉告诉楚襄王,楚怀王曾在此处宠幸过一位神女,这位神女告诉楚怀王,如果想再找自己,就请来巫山。

楚怀王是谁?那可是楚襄王的父亲。也就是说,楚怀王与楚襄王,父子曾共幸一女。

说到此处,各位读者是否联想到什么?没错,杨贵妃原本正是唐玄宗第十八子李瑁的妃子。唐玄宗宠幸杨贵妃,也是父子聚麀的不当之举。那么,李白是否有可能是借巫山神女来讽刺唐玄宗与杨贵妃的不伦恋呢?

此为其一,再看其二。

赵飞燕的确是中国古代的著名美女,但也是著名的红颜祸水,历史名声极差。汉成帝正是因为宠幸赵飞燕与赵合德姐妹,才荒废了朝政,最终落了个国败身死的下场。那么,李白是否有可能是借汉宫飞燕来讽刺唐玄宗沉迷美色、不理朝政呢?

当然,这并非笔者的一家独言,元·萧士赞在《分类补注李太白诗》首先提出“神女刺明皇之聚麀,飞燕讥贵妃之微贱”的观点,清·刘文蔚在《唐诗合选详解》也指出“巫山妖梦、昭阳祸水,微文隐意,风人之旨”。(笔者注:“聚麀”指兽类父子共一牝的行为;“巫山妖梦”指楚襄王与巫山神女之事;“昭阳祸水”指赵氏姐妹祸乱朝纲。)

综上,笔者认为,李白终究是那个恃才傲物、不畏权贵的李白。

对此,各位读者又是如何看待的呢?欢迎留言各抒己见!

参考资料:《全唐诗》、《松窗杂录》等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