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是一种什么状态?

原标题:“晕”是一种什么状态?

作者:黎荔

我是一个经常晕晕乎乎的人。知道“晕”是一种什么状态吗?

坐在书房里,长时间专注地阅读写作。终于,在案牍劳形中抬起头来,头晕眼花的,顿觉时光暂停,身边各种物像,像突然被抽去纤维质似的,光影晕糊一片。这是过度劳累、脑部供血不足的晕。

也许是生活速度太快,也许是手机刷得太多,也许是休息不够,也许是呼吸不畅,反正时常有眩晕之感。疲惫了一天回到家,放一浴缸温水,滴一些精油,把自己泡在温热的水里,再把玫瑰花一朵一朵地撕碎,让花瓣漂浮在身体四周……可只能泡一小会儿,因为不多久,就会呼吸加快,两颊绯红,好像是“晕汤”,有飞翔的感觉,但又有沉入海底的迷茫。

不敢看鲜血,不敢看伤口,不敢看针尖刺入皮肤,打针时我总把脸别到左边或者右边。我东张西望的样子,就是与那针尖拉开距离。我晕针、晕血、晕伤口……

一到春天就很晕,我把自己这种易感体质的症状,叫做“春晕”。当春光染上熟黄的晕,醇得像酒。漫山遍野的春花,开得如火如荼,一发不可收拾,正是醒着做梦、未饮先醉的好时光。春城无处不飞花,满眼满耳都是春光无限、草长莺飞。春风中的蝴蝶,彩虹一样在天空中飞舞,这些会飞的花朵,仿佛从空气中生长出来一样,让追逐的眼睛目眩神迷。那种美是不可能被捕获的,只属于自由的风,只属于那些蠢蠢欲动的春天,那种令人晕眩的气息。

半冷半暖秋天,静静看着流光飞舞,那风中一片片落叶,惹心中一片绵绵……单衣四顾,临风茫然,也偶尔眩晕。常常突然停下,想起些什么,像沙漠里的石头想月亮,孤独不可言说的人想家。苍黄的秋日,就如同一杯绛色葡萄酒那样浓郁:秋雾,白露,都溶成了唇齿之间的醉意。让人在半醉半醒之间,带出一波一浪的缠绵。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突然之间,某个刹那,也会晕晕然的。不是晕车,而是“世界确实无限展开”的那种眩晕感。有一种离开自己的感觉。心里疑惑着:视线所不能及的,无尽的远方,这个天高地迥的世界啊,我因何在此?念天地之悠悠,于是,看自己也如旁观,好像于另一番命运中,在等另外的花开,怀着一种美丽到随时准备弃置的内心,目送正在游历今生今世的某个自己,在无尽延伸的长路上,正在颠沛流离。

会在读一首诗的时候莫名眩晕。灵魂在字里行间冒险,与其他的精神个体对话、融汇的刹那,被一种强悍的、具有召唤意义的精神引力,被眩晕这样特殊的经验所容纳、觉醒、击中,意识在飞速疾驰的道路上失重。

“树是那种人,老说要走/但永远没有出发”(罗伯特·弗洛斯特《树声》)

“我拥有的日子/我失去的日子/像女儿那样,从我这庇护的双臂里/远走高飞日子”(《德里克·沃尔克特诗选》)

“我要扶住你,大地/我醉了,我是醉了/我称山为兄弟,水为姐妹,树林为情人。”(海子《醉卧故乡》)

“向鱼问水,向马问路/ 向神佛打听我一生的出处/ 而我呀/ 我是疼在谁心头的一抔尘土”(张子选组诗《藏地诗篇》)

“被斧子追赶着/森林越逃越远/如今,它们那粗枝大叶的低语/已难以被我听见”(柳沄《眺望森林》)

读诗,读一首惊心动魄的诗。如同坐在海边,享受着海风亲昵的抚摸,享受着这包裹住我的庞大的湛蓝。读一首孕育着强烈、巨大能量的诗,好像跋涉过一万年的黑暗在找寻一扇门。几乎无法承受感觉的尖锐和速度,有一种眩晕、失控的感觉。

人劈面遇见了什么,有些回不过神来,却又疑似执迷,这种感觉就叫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