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华强北“搬砖客”,巅峰时年入百万…

原标题:揭秘华强北“搬砖客”,巅峰时年入百万…

晚上10点,夜渐深。

深南大道西端,科兴的加班楼,开始变得安静,但仍灯火通明。程序员们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他们自嘲“码农”,每天都在“搬砖”,却是偷偷攒下了巨款。

15公里外,深南大道中段,华强北商圈,依旧喧闹。另一群以“搬砖客”自称的年轻人,也在忙碌着。

T恤、牛仔裤、拖鞋、双肩包,若不是他们很多都踩着拖鞋,蹲坐在数码城前楼梯上,平添了几分市井气息,似乎与写字楼里的IT精英们区别不大。

但别看他们好像无所事事在玩手机,事实上很有可能在谈着一笔巨额订单。毕竟,在华强北最辉煌的时代,他们那沉甸甸的背包里,分分钟就是一台宝马。

O1

中午一点,强子从持续将近十二个小时的睡眠中醒来,简单洗漱收拾,背上了他的双肩包出门。

强子是典型的潮汕人。早年他在深圳关外的厂里做流水线工人,后面听老乡说来华强北倒卖手机的都发财了,做个两年就能在深圳买房买车!

在身体内最纯正的潮汕基因作用下,他毅然离开工厂,来到华强北,成为一名搬砖客,至今已近10年。

“现在在深圳有老婆孩子,有房还有一个小店面,毫不夸张地说都是华强北给的。”强子言语间有些自豪。

搬砖客,也叫背包客,再说通俗点,就是华强北的“倒爷”,专门倒卖二手手机,以iPhone为主。

做这行的人,生物钟与普通上班族相比完全颠倒。中午起床,下午拿货,晚上发货,凌晨收工。

楼下一份20块钱的隆江猪脚饭,是属于众多华强北人的续命餐食。

强子吃饭速度极快,外界盛传的华强北人吃饭平均耗时仅5分钟,看来诚不欺我。

他吃完后,用带着潮汕口音的普通话对我说:“夹夹夹(吃吃吃),待会带你去长长见识!”

O2

一街之隔的通天地通讯城,便是他口中“长见识”的地方,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淘金”之地。

通天地与地处华强北核心地带的赛格、明通,远望等数码城相比,偏居华发南路一隅,略显低调,月租却是全华强北最贵的

传闻里边开店的老板都身家过千万,处处透着魔幻。

而比起大门上方的漆金招牌,“飞扬市场”这一名号,被更多的搬砖客们所传颂。

这里共有4层,一二楼主卖手机电脑配件,三楼主卖二手iPad。

唯独四楼,一个被称为“全球最大二手iPhone交易中心”的存在,才是搬砖客的主场。

早上的飞扬市场,门可罗雀。下午3点,是个分水岭。

“因为档主跟搬砖客都很晚,第二天根本起不来。”强子笑着解释到。

我们踩着点来到飞扬4楼,现场已经有不少人,年轻小伙们一个个背着背包,双目紧盯手机。

全场似乎就我一个人手里没有一刻不停地划手机,脚上没穿人字拖,背后没有双肩包。

在这里,翻新机能够直接摆到台面上加工、出售。

二手iPhone统统用橡皮筋扎捆好,美版,日版,港版等不同版本,应有尽有,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不消一会,整个4楼,已人山人海。搬砖客们大多操着熟练的潮汕话与柜台老板交流着。柜台之后,摆放着点钞机和保险柜。

我尝试着凑近围观,发现即便是讲普通话,外人也未必听得懂。这里沟通用的都是暗语行话,充新机、靓机、小花、大花,每一个名字都对应着不同成色,不同价格。报起型号来,更是让人一脸懵逼。

他们一边拿着刚买到的二手iPhone,一边还忙着拆装、测试。手法之娴熟,有如吃饭穿衣一般。

搬砖客们从挑好结账,再把手机拿去楼层边角的修理铺旁用爱思助手(注:一种专门测试iPhone的仪器)检测,装包带走,全程不超过五分钟。

似乎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是奥数高手。

华强北水太深了,你是不是熟客,一眼就能看出来有时候就连做了一两年的人,都会中招。”强子说道。

指纹解锁、iPhone7改成iPhone8已是家常便饭。最新的耳机,手表等,只需换个芯片,便能适配老款机型。

就连最新出的AirPods pro,据说都已有了样机。

“回收过来的二手iPhone,打开之后主板和大部分元件都能用,只需要把其他旧机元件一件件转移到高仿后盖里,再换一个原版的屏幕,就可以完工,然后再当水货新机卖出去,利润不菲啊!”业内人士K先生如是说。

O3

林老板的柜台在楼层的中心地带,强子光顾了五六年。

他算得上是华强北的老江湖,2007年来到华强北做修理手机的生意,见证了华强北的兴衰。

“以前的人来拿货都是一叠叠现钞直接扔你桌上,然后背满一整个背包的手机回去。现在换成扫码,时代不同咯!”

根据他和强子的回忆,这里人满为患的场景,几年前在赛格也是司空见惯的,如今却萎缩到了华发南路的这栋居民楼内。

“当时还是诺基亚称王的年代,一天修理几十台手机,修通宵那都是家常便饭。一个月能赚个万把块,但都是辛苦钱啊。”林老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腰。

由于久坐,腰间盘突出的问题始终困扰着他。

虽然在那个时候,这份收入已经相当不错。但眼看着别人在华强北混得风生水起,自己却只能赚个辛苦钱,林老板当时甚至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在华强北。

但随着iPhone4的发布,林老板也迎来了机遇和人生的转折。

2010年,颠覆性的iPhone4面世,智能手机的浪潮开始掀起,更是出现了一机难求的盛况。

市面上一度被炒到上万元。此时,有搬砖客提议林老板放弃修手机,改走水货,一起合作。

所谓走水货,其实就是从香港把港版手机带回深圳。包装盒已拆封与未拆封的价格,有时能相差好几千元。

在可观利润的加持下,林老板见状,搭上了市场里几个老乡,一起合伙做水货生意,首批手机就赚了近8万元。

“小推车上,满满当当全是iPhone4,这一推车就是一台奔驰啊!还有我们这的一米柜台,那是全华强北最旺的!最高峰租金炒到十几万呢!现在市场将柜台控价,才没有往日的炒作了。”

每当回忆起那巅峰岁月,林老板脸上满是自豪与骄傲。

华强北的手机市场,充斥着波谲云诡,尔虞我诈。入货的过程,不亚于一场豪赌。

未拆封和已拆封的iPhone,一般用一个个黄色的纸箱装着,被称为“统货”。待手机运抵到一个偌大的厂房内之后,进行价格角逐。

价高者得的道理,在这里十分适用。

据林老板透露,当时一箱iPhone大约在200台,竞标的价格大约在20-25万之间。

在工厂内分拣过后,那些成色差的手机,就会被拆解成主板和屏幕等配件,部分通过零件报关的形式,部分通过“人肉”夹带,陆续运回华强北进行翻新作业。

可有一次,林老板贪小便宜,看走了眼,拿到手的好几箱手机都是已拆封,有的甚至混进了美版带锁的。

这让林老板损失惨重。据他透露,当时连本金亏了近40万,后来通过资金转移,才把本钱赚了回来。

经此一役,林老板吃一堑长一智,凡事小心谨慎。便宜莫贪的道理,犹如一道刺青,刺在了他的身上。

柜台档主们,与自己相熟的搬砖客们早已组成了一条亲密的战线。许许多多搬砖客和档主们均采取固定合作,而且许多的流程也是行业内的“机密”。

下家不问上家的拿货渠道,上家也不打听下家的销售渠道,维系他们之间关系的仅仅是“钱”而已,这是建立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上唯一的纽带。

“其他档口有些老板和搬砖客们沆瀣一气,以次充好,偷龙转凤,我和强子两个实在是做不到。”林老板一语道破了市场的潜规则。

“你们有想过还会做多久吗?”

只要华强北还在,就会一直做下去吧。”强子和林老板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但是时代不同了,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林老板最后补充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1.齐鲁晚报,揭秘深圳iPhone翻新现场:30分钟一部

2.创事记,华强北比苹果跑得快:手机产业链的“翻新24小时”

3.郑坚,《给华强北带来繁荣的区位因素》,现代城市研究

点个“在看”,你也能年入百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