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抗拒执法,导致椎体骨折,索赔18万,法院:不赔!

原标题:女子抗拒执法,导致椎体骨折,索赔18万,法院:不赔!

本文为真实案件

为避免节外生枝

作者隐去了真实案发地点

3月3日下午1点37分,市公安局资源分局青山派出所的值班民警肖振接到青山镇棉花村村委会主任杨良的报警电话。

说是村民吴秀珍以村委会没有调解好她和邻居家的房屋纠纷为理由,来到棉花×××路的施工现场,把施工工具给扔出去老远,还拦住人家施工人员阻止施工。

民警肖振接警后,和两名协警一起赶往施工现场,发现吴秀珍的确坐在施工现场阻工。

经过口头教育做工作劝阻无效,吴秀珍仍然滞留现场阻工。民警就向派出所领导请示,增援民警到达施工现场后,吴秀珍继续滞留于施工现场阻工。

对她实施口头传唤,吴秀珍还是不听,民警就强制传唤吴秀珍到青山派出所。

但因为吴秀珍拒不配合,直接坐到地上,又以躺在地上、扭打民警等方式反抗,吴秀珍的丈夫杨启也在现场妨碍民警执法。

在实施强制传唤过程中,民警用手拉、抬、扛的方式,将吴秀珍带上警车驶离现场,整个过程民警都使用执法记录仪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

吴秀珍被带到派出所后,称自己腰部疼痛,就由吴秀珍丈夫杨启和棉花村村委会干部把她送医院检查,诊断是腰2椎体骨折

吴秀珍住院治疗了30天出院。她丈夫杨启就开始向市公安局资源分局投诉。说民警用脚把他老婆踹骨折了。

分局督察大队就对这个投诉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是青山派出所值班民警肖振在接处警过程中处置规范,全程录音录像,吴秀珍拒不配合公安机关工作,腰部的伤情可能是在强制带离现场过程中,吴秀珍自己扭伤的。

那么,吴秀珍伤到啥程度呢?经鉴定吴秀珍的损伤程度构成九级伤残、轻伤二级。吴秀珍要求公安分局赔偿,人家公安局说不赔。她就到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法官判决民警强制传唤她的行政行为违法,赔她钱。

法官被吴秀珍闹得头大,审查了证据分析说,吴秀珍在村委会修建乡村公路的施工现场,以棉花村村委会修路占用她土地没有协商为由阻工,而实际情况是棉花村村委会为修路早与包括她丈夫杨启在内的村民签订了土地征购协议。

青山派出所接报警,民警着制式警服赶到施工现场,对吴秀珍进行规劝教育,但吴秀珍就是不听,继续滞留现场阻工。民警请示所长后,按指示实施口头传唤吴秀珍到派出所,但吴秀珍拒不听从,仍然没有停止阻止施工行为,此时民警采取强制传唤措施是合法的。

在实施强制传唤过程中,因为吴秀珍不配合,以坐地上、躺地上撒泼、扭打民警等方式反抗,吴秀珍丈夫杨启也在现场助阵妨碍民警执法,民警用手拉、抬、扛将吴秀珍带上警车驶离现场,没有使用警械。整个执法过程中有录音录像,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当的。

吴秀珍说,民警暴力执法。我的腰2椎体骨折,是被民警用力踹了一脚所致。啊?法官听她这么说吓了一跳!得亏骨折的是腰2椎体而不是脖子,这要是吴秀珍的脖子骨折了,还不得当场死了!

不是吗?完全一样的场景:因为吴秀珍在被强制带离现场的过程中,存在剧烈反抗,警务督察大队的调查结果是,民警在接处警过程中按接处警规范处置,认为吴秀珍伤情可能是在被强制带离现场的过程中,自己扭伤所致。

现场人员的证言以及执法记录仪视频,都没有反映民警有殴打、用脚踹的行为,所以,吴秀珍认为她的腰伤骨折是民警踹伤的缺乏事实依据。

灵异!这个几乎同样的场景简直令人不能不穿越了。假如吴秀珍不叫吴秀珍叫“吴秀云”,假如“吴秀云”抗拒执法导致自己扭伤骨折的部位不是腰2椎体而是头2脖子体,接下来“吴秀云”按“臆想”的逻辑死亡……会不会有人顺理成章地为此入狱?

细思极恐!实在不敢再往下分析推测了!感谢吴秀珍脖子没断。

一审法院这样认定,民警对吴秀珍阻止乡村公路施工,不听劝阻的行为有权实施强制传唤,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实施强制传唤过程中存在殴打、用脚踹暴力执法行为。民警依法执法合法,不予赔偿。

吴秀珍不服一审判决,又到市中级法院上诉。中级法院说,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到场处置,不管吴秀珍是因民事争议而阻止施工还是其它原因,在公安机关执法时应当配合,而吴秀珍在警察到场的39分钟期间,一直滞留现场阻工,不配合公安机关执行公务,属于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违法行为,民警的处置符合法律规定。

现场证人证言及执法记录仪都没有反映民警有殴打、脚踹吴秀珍的暴力伤害行为,吴秀珍也没有证据证明民警有殴打她的伤害行为。

这个案子法院判决:公安机关对吴秀珍强制传唤行为合法,民警执法无过错,不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