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裁军,昆明军区撤销,军长傅全有,提任成都军区司令

原标题:百万大裁军,昆明军区撤销,军长傅全有,提任成都军区司令

战争亲历纪实《战边关》第六十二章

(接上文)

1985年6月,传来军委决定:全军设七大军区,其中昆明军区与成都军区合并为新的成都军区,军区机关设在成都。

当时还引起一些波动,但从长远战略区划看,设在成都应更适中。不久,任命了成都军区新的领导班子。其中:

接替我32师老山防御作战的1军傅全有军长为成都军区司令员;原成都军区政委万海峰留任军区政委;廖锡龙军长任军区第一副司令员。

【1985年5月,1军军长傅全有率1师、12军36师等部队完成一年老山轮战任务,随即提拔为新组建的成都军区司令员】

随之明确:撤销11军和33师建制,军机关率31师与14军合并为第14集团军,蒙进喜任军长;以32师机关直属队为主,组建云南守备第2师机关直属队,接管蒙自军分区所属边防团,担负蒙自军分区的原边防守备任务。

【1985年6月,11军军长廖锡龙(中)在百万大裁军中,提升为成都军区副司令员】

6月下旬,在“以实际行动迎接精简整编”中,32师决定:以师机关直属队和各团为单位,经训练后,于八一建军节前分别在各驻地组织“阅兵分列式”活动,请当地领导和群众各界代表参加检阅部队。

这是32师组建16年来首次当然也是最后一次隆重的阅兵活动。按师意图:要通过严格的分列式训练和组织庄重的阅兵活动,在展示部队风采的同时,也号召全师官兵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精简整编,集体向军旗告别。

师机关直属队的阅兵活动,由我和高副参谋长着手准备。经一个月的训练,于7月30日上午,“阅兵分列式”活动在师部操场隆重举行。列队官兵肃穆屹立、精神焕发,斗志昂扬!负责阅兵指挥的我,面对“换装”后军容整洁、神采飞扬的部队方队心潮起伏,甚至难以自已!静了静,才奋力发出口令,全场肃静中,转身跑向阅兵台前,报告可以开始阅兵。引导师长、政委走向军旗庄严敬礼!再逐一检阅列队官兵方队。

阅兵分列式开始!听我口令,各方队携带武器、装备、装具,步伐整齐、口号声嘹亮,军姿焕发,整齐行进,展现出训练有素、作战有功,不愧为威武之师的高昂气势!

参与阅兵活动的官兵们精神再次得以振奋,视为属于32师军人经历的最后辉煌!给应邀前来参加阅兵活动的临沧地区和军分区领导以及群众代表们印象深刻!

同时,对安排在旁边参观阅兵活动的官兵亲属也是莫大的慰藉!真实表现了面临撤销解散的部队,仍然纪律不松、作风不散、士气不减的良好作风!

1985年8月上旬,11军在在大理召开了最后一次团以上干部参加的精简整编工作会议,也戏称“散伙会”。会期两天,实际只用半天时间宣布军委撤销11军及32、33师建制的命令:

11军机关直属队与14军机关直属队,合编为第14集团军机关直属队;31师编入14集团军序列;以32师机关直属队为主,组建成都军区守备第2师机关直属队,驻防蒙自,接管原属蒙自军分区的边防团,负责该地区中越边境防务等。

【笔者(右二)老山战场工作照】

11军当时给我明确,准备同已从军校回师待安排工作的李正贤政委、刘智浚主任,均以“现在职务”,带领机关和部分部队参加组建守备2师。我当时既“心安随变”,又有不甘离开野战部队到边防去工作的心态,但精简整编大势所趋,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容不得个人选择挑选。

不过,在“接受命运安排”的前提下,我还是向组织正常反映了“希望能继续留在野战部队工作的意愿”。

次日,军里安排与会人员乘当时的“茶花号”游船洱海观光,师长、政委和我均无心出游,便无目的地在军机关院内会战友,在招待所内议论感叹精简整编。

谈及去留,刘师长明确流露欲转业回老家的意图,刘政委要求安排去贵州遵义军分区工作,以便照顾患病多年的夫人。我则请师长、政委出面向军领导反映,争取留野战部队工作的想法。会议后集体合影,还为团以上干部制发一塑料皮箱,作为11军撤编的纪念。

【应读者之需,《战边关》一书予以加印,如有需要者请私信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