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鹿、猛龙、湖人:意外总在发生,总是在满怀期待的地方如期相遇

原标题:雄鹿、猛龙、湖人:意外总在发生,总是在满怀期待的地方如期相遇

成功,是芸芸众生最渴望完成的词语。

倏远倏近,飘忽不定,颇有些朦胧的美丽。

所以,没人能够“成功”的定义成功,因为成功这个词本身就是个难以捉摸的命题。

就好比造物主给人们耍一个把戏,他扔下来一座山,说;“谁能攀登上去,我就让他高人一级。”话音未落,人们便蜂拥而至。疯狂,只为触摸到那金碧辉煌的神邸。

殊不知,这一去,便有可能是整个世纪。

阿德托昆博,正在这山腰间挥汗如雨。

去年东决憾负猛龙,赛后他咬牙切齿的模样被媒体称赞前途无量,咂嘴思量,无量这词算是诚不欺我,因为我们在后面看到了,昆昆的一整个休赛期都舍弃休息,埋头苦练球技。

也难怪昆昆如此努力,去年那种情况着实百年难得一遇,谁杀出东部,谁就能创造历史铸就奇迹。伤兵满营的勇士已被某队折磨地身心俱疲,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哦,不,捡到这个便宜,“勇夺冠军”还不是轻松写意?

意外总在发生,总是在“满怀期待”的地方如期相遇。

如果自己能发挥好一点,冲出东部的会是他们,那最后谁胜谁负还说不定?

纠结于已经结束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毕竟,这些关于如果而衍生出的后续评论区已经多到不胜枚举。

阿德托昆博与莱昂纳德的一时瑜亮还未分出高下,莱昂纳德便撒手猛龙,坐上了开往洛杉矶的飞机。

猛龙还未来得及多体味一刻冠军带来的美妙欢愉,便猝不及防的被人从卫冕的春梦中拉醒。毫无防备的失掉队内头牌,猛龙除了在寒风中祷告,还只能裹紧被子、咬牙嘴硬。

东区乱了天下,众将摩拳擦掌着,想要成为东部的新王。

欲望的种子在阿德托昆博心中蓬勃生长,东区第一小前锋的名号,开始在昆昆身上实至名归起来。更让人欣喜的是,他面对对手时,那股睥睨天下的傲气,让人不寒而栗。

“阿德托昆博先生,听说夏天许多球星相约一起合练,请问休赛期你有和其他球星联系过么?”

昆昆嗤之以鼻,临走前撇下一句;“呵呵,老子还年轻,才不愿和他们称兄道弟。”

少年意气,不是坏事,但要是被脾气迷了心智,那最后可能会得不偿失。

昆昆今天就犯了大忌。客场对阵雷霆,东部顶级对重建杂牌,按理来说非常好打,可令人诧异的是比分一直胶着不下,任由昆昆在禁区如何翻江倒海,雷霆依旧任尔东西。

事情开始变得有趣,昆昆和自己斗起了脾气。次节末尾的那个罚球,随着他漫不经心的出手,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后,在篮筐外的“十万八千里”处起起伏伏。

这种球,我们一般把其称为“Air ball”。

此时我们不妨把脾气换一种定义;谁先动脾气,谁投出的皮球就得变成空气~

昆昆的脸上再现了去年的“倔强”表情,只不过今天的故事换了主角,这次打败他的,不是莱昂纳德,是他自己。

扯碎了球衣,显然不够过瘾,回更衣室的路上还得踢碎广告牌撒气。

那广告牌上硕大的窟窿,可以直观感受到昆昆到底使出了多大的力气,他的戾气,随着那记飞踢一泻千里。

牛逼的人总有牛逼的道理,玩戏够了,就该把所有不好的情绪都反转过去,让那些刻骨铭心的难过,都绝尘而去。

至于最后的结果嘛,121:119,嗯,有险、有惊。

意外这座舞台,从来不缺失意者重头再来。

猛龙像是漩涡中心的孤独舞者,随着萧寂的音乐翩翩起舞,在无人问津里苦中作乐。

他们是不幸的,好容易熬来了普度北境的救世主,又要在辉煌中陡然落渊,悲悯入骨,可换种角度来说,猛龙是幸运的,几年的被横扫,换来了今朝绚烂盛景。

哪怕这光明转瞬即逝,但它曾经也如约而至。

新王别离,旧臣即位,潜力十足的西亚卡姆,领完军饷后立下誓言,要凭着一己之力带着猛龙开天辟地。

毕竟去年的冠军班底而今保存的还算完好,所以谁能轻易的说看不起?

回想起上赛季夺冠走过的路,每一个细节都算精彩无比,世人总说他们击败勇士是天时地利,随后理所当然的忘却他们背后付诸的巨大努力。

你只看到了熠熠生光的冠军奖杯,你没看到他们为了这座冠军,付出了多少东西。你只看到了莱昂纳德力拔山兮,你没看到洛瑞等人关键时刻的敢打敢拼。你总说NBA比赛有个超巨就可以,可你别忘了,篮球,是一项团队游戏。

SO,没了莱昂纳德与格林,猛龙到底少了什么呢?

他们也没少什么,缘分未到的是过客,过客本就不属于你的世界,所以,这对于猛龙来说算不上什么。

莱昂纳德这个人很奇怪,他似乎没有感情,对谁都只有三言两语。

他把猛龙当作了自己的暂留地,创下宏伟战绩后,头也不回地出走,冷漠不留情。

天下之大,哪里才是你的家?莱昂纳德顺手指了指南海岸,说就是那里。

南边,谁最春风得意?当然是南海岸的洛杉矶。

心心念的戴维斯飞赴辉煌圣地后,勒布朗也终于可以抛弃负荷管理,带着兄弟们出工出力。新赛季,三位状元带着千军万马整装待发。

只不过,这阵型,怎么越看越像当年的绿军?

像不像绿军不重要,重要的是勒布朗得偿所愿,可以笑着洗刷冤屈。

三位状元,代表三种境遇;一是欲望,二是余热,三是救赎。

欲望的火,一旦升起,便难熄灭。

戴维斯啊戴维斯,想不到你这浓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了?

被扣叛徒的帽子很委屈?别怪他不留余地,要怪,只能怪鹈鹕太不给力。背叛革命更无从说起,想想为鹈鹕效力的这几年,戴维斯足够尽心尽力,只是鹈鹕连年羸弱战绩,任谁能够消受得起?

是状元,就不该在得过且过的地方卑躬屈膝,状元,就该一飞冲天、鹏程万里,这是戴维斯来湖人的目的,也是状元骨子里天生来的傲气。

余热的光,照亮35岁的勒布朗,上赛季遗留的满地狼藉,今年他要全部清理干净,还挑剔的湖人球迷,一个富丽堂皇的崭新赛季。

救赎的梦,是霍华德的模样。他稚气未脱的脸上,写满了对快乐篮球的渴望。快乐是好事,但快乐用错了地方,前进的路就会布满荆棘。

一个人要丢掉多少东西,才能迎得最初的梦想?

霍华德,或许印证了这句话的真理。

把时间再往前推五年,这样的组合可以拿出来和勇士连冠时期的银河战舰较量,但今时不同往昔,三大状元里的两位都垂垂老矣。这样的阵容,在如今更加疯狂的西部,难称无敌。

越是这样,莱昂纳德也就显得越加珍贵。

莱昂纳德并不打算如他们的意,他手指的方向是南,但他选择的并不是湖人,而是上赛季与鼎盛勇士鏖战到死的洛杉矶快船。

本以为熬过时间就可以实现的希望刹那间被泡了汤,湖人不得不利用薪资空间的剩余,招揽自由市场的其他球员。可任谁也都清楚,招募来的这些小虾杂鱼,十个、也比不上一个莱昂纳德。

越渴望的,越遥不可及,越美好的,越将得不得,这大概是关于希望的定义。

至于莱昂纳德的选择,恼羞成怒大可不必,下次遇见要给他好好教育。

谁要教育谁我不知道,我了解的是,湖人新赛季昂首阔步之际,吃的第一记败仗,便是拜莱昂纳德领衔的快船所赐。

紧随其后的迎头一击,便是与莱昂纳德有颇多渊源的北境。

要说上赛季败给猛龙有情可原,那时两队实力迥异,可现在猛龙时运不济,先折洛瑞,再让18卡,这样你还敌不过,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细细算来,湖人赢猛龙还得追溯到2014年,那时带队的是科比。

不是说勒布朗的带队能力不好,而是说有时候意外来得太诡异,诡异到我们说不清、道不明。

诸如格林全场迷失,勒布朗空篮不进,戴维斯爱上跳投游戏,霍华德关键时刻冷板凳坐到底。

于是,这支被媒体称为新赛季最有希望夺冠的球队,被上赛季夺冠后便失去绝对核心的猛龙屠了个彻彻底底。

有些意外发生了,可以收拾行囊从头再来,可有些意外发生了,将成为击垮你的灭顶之灾。也许你会说,这只是一场不足为虑的常规赛,没必要如此大动肝火。

错了,我们不能任由懈怠的苗头肆意生长,一旦它长成参天大树,那球队将陷入万劫不复。

钟表慢慢的走,那些因为意外而产生的伤痛,都会因为时间的变革而渐渐云淡风轻,不要因为一次失败就垂头丧气,毕竟,来日方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