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宪宗朱见深的恋母情结给大明王朝带来了什么恶果?

原标题:明宪宗朱见深的恋母情结给大明王朝带来了什么恶果?

作者:徐桂喜

成化二十三年正月,皇贵妃万贞儿暴病去世,享年五十八岁。明宪宗伤心欲绝:“万氏长去了,我亦将去矣。”他坚持贵妃葬礼依皇后之例,并辍朝七日。同年八月,宪宗驾崩,终年四十一岁。

一位专情的皇帝、一位独宠的贵妃,虽然年龄相差十七岁,但是否应了那句“你如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还是另有原因?

(一)跌宕起伏的人生序幕

明宪宗朱见深是明朝第八位皇帝。他的父亲明英宗朱祁镇极具传奇色彩。

在朱见深两岁时,皇帝朱祁镇带兵亲征瓦剌,结果在土木堡之役中被俘。这一年,为防止皇位旁落,朱见深被立为皇太子,他的叔叔朱祁钰顶替皇位。

他五岁那年,对皇位上了瘾的明代宗朱祁钰想法子废除了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朱见深被赶出宫外,贬为沂王。他的母亲周贵妃也不得与他见面。

同年,他的父亲朱祁镇在代理皇帝朱祁钰的再三阻拦之下奇迹般地回来了,但皇位不是他的,前朝不是他的,后宫不是他的,天下都不是他的了。他也无意再要回皇位,只想过一个平平安安的普通生活。

顶替上去的皇帝可不这样想,毕竟人心是看不见的。为了确保皇位的稳固,朱祁钰不但不归还皇位,还把前任朱祁镇关进了南宫,做了他的囚徒,让其自生自灭。朱见深十岁那年,父亲朱祁镇通过夺门之变,重新夺得皇位。他也恢复了太子身份,搬回宫中。

十八岁时,他的父皇驾崩,他顺利即位。

如果明英宗朱祁镇没有亲征瓦剌,朱见深的人生一定不会如此跌宕起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朱见深终敌不过命运的安排,童年写满了悲惨:

本应该在父母怀抱里肆意撒欢的时候,父亲却当了俘虏;

太子的名号非但没有给他带来荣耀,反而像一把利刃悬在头上,作为皇位的威胁者,他随时都有可能被叔叔斩草除根;

即使被废除太子,赶出宫外,仍旧是叔叔惦记的人物,威胁一日不除,皇上一日便不得安宁;

直到他十岁,父亲复辟成功之后,他才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二)“不离不弃”的万姑姑

为了保护朱祁镇的皇位,保护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朱见深的奶奶孙太后可谓费尽心机。朱祁镇被俘,在国家不可一日无君的情况下,先是确立朱见深的太子之位作为支持朱祁钰登基的交换条件。接着让自己的亲信万贞儿去保护太子朱见深。

万贞儿何许人也?她的父亲起先担任一个县衙的秘书之类的官职,后因株连被流配边疆。童年的万贞儿可谓家道中落,备尝炎凉。得益于亲戚的举荐,万贞儿四岁时被选入宫中,成了孙太后身边的宫女,因为聪明伶俐,后来成了孙太后的亲信。

孙太后让万贞儿去保护太子朱见深,可见万贞儿在纷繁复杂的后宫自有她周全的性格和应变的智慧。当万贞儿奉命来到朱见深身边时,朱见深两岁,万贞儿十九岁。他叫她万姑姑。两岁的朱见深虽贵为太子,但成人之间的游戏他浑然不知:大臣们知道太子之位迟早被废,全都疏远他。周围的人对他的未来不抱希望,全都冷淡他。叔叔朱祁钰还在他周围安插耳目,母亲周贵妃即使来看他,都是来去匆匆。

一个幼儿,在最需要爱的时候,却失去了父母的怀抱,失去了外界的接纳。只有万姑姑像母亲那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安慰他,给了他成长过程中所需要的爱和温暖,给了他赖以应对冷漠的外界的安全感。

这一份连接弥补了朱见深对父母亲情的渴望和依赖,也使得小小的朱见深把所有的信任和依赖都倾注在万姑姑身上。对于朱见深的要求,只有万姑姑能够满足。对于朱见深的情绪,只有万姑姑能够接纳。在朱见深的意识里,万姑姑就是自己的母亲。只有在万姑姑身边,他才能够像在母亲的子宫里那样安全、自在。

在他太子之位被废,赶出宫外,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他忧虑重重地问万姑姑:“你也会走吗?”“不会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伴你。”

是的,万姑姑才是那个不离不弃的人。一个孩子,本不在乎什么太子之位,他所在乎的是这个世界对他的态度。

我想,当时的朱见深看到一个个熟悉的面孔离他而去时,他感到的是孤独、寂寞和深深的恐惧。他本拥有的不多,可这一切还要被剥夺。他的心灵承受着前所未有的暴风骤雨,这哪里是一个幼儿能承受的!幸好,万姑姑还在!这是他唯一的依靠,更是他幼小的人生所能建立的唯一的连接。这段灾难,使得朱见深对万姑姑的连接更加紧密,这份连接融入了他的生命,是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心理学认为,一个人个性的初步形成是从幼儿期开始的。

在朱见深个性形成时期,万姑姑的影响最大,成了他生命中的重要他人。她一直是以一个母亲的形象根植于朱见深心里,朱见深是非常害怕失去这份感情的。

因为失去这份情感,就意味着幼小的他独自面对这个强大而又可怕的世界。

在他的内心深处就明白,他必须不断讨好这个女人,他必须抑制自己的要求和愿望,他必须处处让这个女人满意。由于过分依附,他的自主意识被掩藏,逐渐变成一个没有主见、不敢表达情绪、性格懦弱的人。

如果成年男性有这种心理,在心理学上称为恋母情结,就是现在的妈宝男。恋母情结对于一个童年的男孩子来说,其实很正常。当如果到了青少年时期不进行分割,剥离,就会水到渠成的成为妈宝男,开口必是“我妈妈说”,即使成年,也不愿离开妈妈,对妈妈的依赖就像当初住在妈妈的子宫里一样,因为那里,有他需要的爱、温暖、安全,这是他的舒适区。

走出这个舒适区,意味着风险、争端、责任、麻烦。对于已经形成懦弱性格的男人来说,他不愿意且没有能力承担风险、争端、责任、麻烦。如果成年男人无法摆脱恋母情结,必将受到自己的母亲或扮演母亲角色的女人的控制。

(三)万贵妃为所欲为

十岁的朱见深重新当上太子,十八岁继承皇位。八年,朱见深从少年走到青年。八年,万姑姑始终陪伴身边。此时的万贞儿应该不是当初那个担负着太后使命的万贞儿了,不仅仅是即使所有人都弃他而去也不离不弃的万贞儿了。

她把目标再次锁定太子,有了一份不可告人的打算。只有牢牢掌控太子,她万贞儿才有出头之日。这期间,万贞儿绝不会主动实施朱见深对她的这种情感分割,而是变本加厉地加强这种连接,表现出对“儿子”的强烈依恋。

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正是母亲的“恋子情结”诱发了儿子的恋母情结。

万贞儿,在太子刚刚成年之时,一步一步加强着对朱见深的控制,身心两方面给予了太子最大的依赖,和太子有了更深一步的连接,加重了朱见深的这种心理障碍。万贞儿不但拥有母亲般至高无上的权威,而且致使太子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

朱见深即位之后,十八岁的皇帝纳此时已三十五的宫女万贞儿为妃,大皇帝十七岁的万贞儿正式成为少年天子的妃子。此时的万贞儿已经非常强势,唯有强势,她才能牢牢掌控皇上;唯有强势,她才能战胜更多女人的挑战;唯有强势,她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朱见深的恋母情结导致了万贵妃在后宫里为所欲为:除了得到皇上的专宠之外,吴氏当皇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废后,因为看不惯万贵妃,于是“摘其过,杖之”,结果被废后,说她德不配位;万贵妃自己的儿子死了,从此不许皇宫里再有孩子。她就像那个强势的妈妈,控制着皇上的一切。

(四)朱见深的不担当带来的后果

成化二十三年,年已五十八岁的万贵妃死了,她死后的同一年,小她十七岁的皇上郁郁寡欢,终追随她而去。一段不伦之念画上句号。

由于从幼儿到青少年这段时期的遭遇,朱见深养成了一个懦弱的个性。他没有自己的主见,他不愿承担责任,只愿意呆在一个舒适区舒舒服服地过着。

即使江山社稷这样的重担压在他身上,他选择的仍旧是逃避。励精图治、富国强民对于他来说就是麻烦。这朝政谁愿意管谁管,谁要是啰嗦谁就滚蛋。

离他最近的后宫和太监纷纷上演一幕幕历史丑剧,表面上顺从皇帝的意思,把皇帝伺候得舒舒服服,背地里仗着皇帝的威风干尽了残害他人、贪污受贿、扰乱朝纲的坏事。

甚至出现了炼丹修道之人和制造乱七八糟的药物之士,他们利用皇帝祈求长生不老和荒淫无度的心理为皇帝服务,借此插手朝政。真正协助朝政的内阁无权无势,忠臣失望隐退,小人趁机登台,举国上下,一片黑暗。

于是,他担任皇帝的二十三年中,妖风肆虐,邪派纷争,朝纲混乱,吏治腐败,国力渐弱。

【作者简介】徐桂喜,女,湖南岳阳人。小学语文教师。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