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爱30年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原标题:医爱30年 |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孩提之时

你对我而言,是公交站的名字,每次坐一路车,听到报站“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到了,便习惯性的抬头望一眼,那几座楼好像士兵站岗一样,器宇轩昂的站里在那里。

豆蔻之时

你对我而言,是希望。那一年,我被阑尾炎的疼痛折磨,在半夜时分大汗淋漓的被父母带到医院,可走出医院的大门时,我却是笑容满面。

及笄之时

你成为了我的梦想。那一年,你再一次救下了腹腔长着巨大肿瘤的姥姥,让濒临崩溃的家人们看到了幸福的模样。看着术后的姥姥,一天天的康复,我便心生梦想——长大后,我想成为你怀抱中的一员,用手中的听诊器、注射器舞出人生的绚丽。

高考填报志愿时

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护理这个专业。毕业后,在一个玉兰花开的季节,我回到了这个梦想开始的地方。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刚刚参加工作时

恰逢你要进行二甲评审。日日加班,天天提问,各项规章制度各种背诵,每一项操作都要经过各种严格的考核。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工作的强度和压力让我这个初入职场的新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之情。

那时的我,还不理解每一项严格要求的意义,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养成好习惯的开端。当评审顺利通过的好消息传到科里的时候,内心的感受是值得,是欣慰,是高兴,是自豪。心里更加笃定,我要更加优秀才能匹配如此优秀的你。

工作之后我才明白,天使的翅膀太过沉重,左边是爱心与真诚,右边是微笑和奉献,面对死亡的无能为力,我深感自责与惭愧,内心的挫败感完胜了当年的豪情万丈,可是,躲在墙角里偷偷地抹完眼泪,依旧要全身心的投入到下一个病患的工作中。

多少次的夜班,病房呼叫器的铃声此起彼伏,液体还没换完,便又要准备急诊手术,双腿在不停的丈量着这走廊的长度。多少次内心崩溃的我想要放下手中的治疗盘,给家里打个电话说,妈妈,我想辞职回家。面对家属的不理解,一遍遍耐心的解释,即使很想与其争辩,却还要压抑自己,即使内心坚定的认为自己没有错,也要低头妥协。骨感的现实犹如一盆又一盆的冷水,一点一点的将我内心对护理事业的热情浇灭。那时,我常常无助地问老师,“老师,是什么让您在这个行业坚持了五年,还有坚持下去的动力,这么难,这么委屈,为什么要坚持呢?”我的老师当时对我说,“只要你能坚持五年,这个答案你就有了。

带着我仅有的最后一丝激情,带着我的不舍,带着我的好奇心,勉强继续坚持最初的梦想。渐渐地,我发现,这不足百米的走廊里有多少感动与温暖。当一名高处坠落伤的孩子由病重到能甜甜的喊我一声“阿姨”的时候,那种喜悦感无以言表;当一个入院状态为深昏迷的患者能够在病房里做康复训练时,家属的那句“多亏了护士的照顾”,心里便如暖阳高照 ;当脑疝病人因为抢救及时,转危为安,家属对着你留下感激的眼泪时,便觉得,功德圆满。

多少次任性时

我想过放弃你,可你,从未放弃过我。2017年,你把我送去了所有医学生向往的医学殿堂——北京协和医院去进修。进修的生活是清苦的,但精神上却是丰盛的。严谨的工作态度,孜孜不倦的进取精神,使我受益匪浅。协和的追梦之旅,把我变成了一名更加优秀的护士,我愿意将我的青春奉献给我挚爱的护理事业,我愿意陪你慢慢变老......

2018年归来时

恰逢你又开始了新的征程,三级医院等级评审。这一次,我不再有怨言,这一次,我不再是菜鸟,这一次,我与你并肩作战。最终,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又一次的听到了好消息。我们为你欢呼,为你喝彩。我知道,我们在您的怀抱里,又将开始新的征程。

春风和煦

玉兰花开

恰逢工作的第五年

当年问老师的问题

我自己已经有了答案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往后余生

我愿意为我的梦想

为我挚爱的护理事业

倾尽所有

我愿意与你共同成长

谱写华章

整理:左晶(神经外科)

编辑:Suzy

审核:丁丁

青岛西海岸新区中心医院原创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