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地平线

原标题:写给地平线

作者:黎荔

想在日落时分,在一个高高的孤寂山岗上,向着那苍茫的天与地,极目远眺,看到地平线辽远的尽头。

只有在高高的山岗上,才没有千万间广厦遮住了地平线。你看到那么平直的地平线,把景色割分为二,在田野延伸的尽头,上边青蓝,下边浅绿。蓝的是那么静,绿的也那么静,好像什么都灭绝了声息。日落总是令人不安,无论它是绚丽抑或是晦暗,但更令人不安的,是熔金一样的落日,最后那绝望的闪耀。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有多难,总是在一刹那之间,斜阳的喧嚣,就淹没于地平线了。黄昏是一道界河,河的这边是白日,河的那边是黑夜。黄昏的地平线是一条界线,暮色茫茫,最终隐没这界线。在隐没之前,粗笔快墨的茫茫中,乱云飞渡的变幻中,偶有点点飞扬的闪光,忽上忽下的音符似的,那是比翼群飞的日暮归鸟。

小时候,老师解释“地平线”,我马上就懂了。不久,它出现在了我的作文里,那是日出日落的地方,那是“远方”的代名词。如今,城市的小朋友,要真实理解这个词并不容易,因为他们很难见到地平线了。当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地平线上一座座拔地而起,当城市的大街小巷涌动着一波又一波的人流大潮时,人们原本用于寄托情感和价值的时空结构,在城市化的步伐声中渐次消融。到处是高楼林立,到处是拥挤的街市与人群,一点儿也不通透,一点儿也不舒展,很难再见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又从地平线上落下去了。只有登高远望,才可以看得极远极远的,然而,不管看出去多远,都只见山川起伏,芳草遍野,在视线绵延的尽头处,天与地之间只有一条空荡荡的地平线,安静并且寂寥。

每天在地平线上飘过的太阳车,满车是我的怅惘。落日无声无息,飘过属于我们的世界,然后消失在另一个地方。中间的分界,是一道无法抵达、只能眺望、而且总是被遮挡的地平线。当燃不尽的西边残云,焚化了最后一羽鸟影,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那个不再回首的背景,于是暮色四合,浸没了那条地平线。但其实,跳动着的地平线还在远方不断地展开着呢!在比远方更远的地方,在日落比我们这里晚、日出比我们这里早的地方。

地平线就是地平线,一条永远无法把捉的线。哪怕地平线再远,也无法与天空交融在一起。哪怕地平线再细,也永远能将这个世界一分为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