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扇贝劫:5年“跑”4次,拿补助近1.4亿,涉嫌造假躲避退市

原标题: 獐子岛扇贝劫:5年“跑”4次,拿补助近1.4亿,涉嫌造假躲避退市

0001.中国网络电视台-[正点财经]财经链接:“多灾多难”的獐子岛扇贝[超清版]

时代周报记者:黄嘉祥

11月12日,獐子岛(002069.SZ)开盘毫无悬念一字跌停,股价报2.70元/股,较2014年扇贝首次“跑路”停牌前的15.46元,已跌去82.54%。

就在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这是继2014年扇贝集体“跑路”、2017年扇贝“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在A股市场上演的最新戏码。

当晚,獐子岛收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其说明虾夷扇贝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以及此前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等。

这一次扇贝出现大面积死亡的原因是什么?獐子岛的海洋牧场扇贝养殖还可持续下去吗?公司的生产经营是否可以持续?公司又将如何回应市场普遍质疑?11月12日,时代周报记者就上述问题致电致函獐子岛,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频频出现的“扇贝”荒唐事件,为何这些年来獐子岛没有被退市?监管又该如何介入?这一次市场会用脚投票吗?獐子岛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面值退市的企业?

“与其靠监管,还不如靠市场,投资者不信任公司,应当用脚投票,其股票面值跌破1元也会退市。如果投资者知道公司诚信度如此也依然趋之若鹜,那也没什么好怪罪监管的。毕竟监管更应该依法监管,而在规则上确实很难防住这类公司。”12日,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獐子岛A股“跑路”记

据獐子岛公告称,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 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獐子岛表示。

巧合的是,根据公告,獐子岛在10月末并未出现扇贝异常情况,如今在公司抽测时间节点发现大面积死亡。11月12日,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扇贝是刚死的。

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4-5月、9-10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是这一次,獐子岛2019年秋测于11月才开始进行,这一点也遭到深交所问询,要求其说明于11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这次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预计造成的损失亦不小。根据公告,截至2019年10月末,公司上述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26万亩)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6亿元、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32.4万亩)账面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4亿元,合计账面价值3亿元。

事实上,这并不是扇贝第一次为獐子岛的业绩“背锅”。早在2014年,獐子岛当年巨亏11.89亿元,原因是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

3年后的2017年,獐子岛再度巨亏7.23亿元,其将原因归之为海洋牧场遭受重大灾害,扇贝被“饿死”。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净利润亏损4314万元,其给出的理由依然是“扇贝跑路”,即虾夷扇贝受灾,导致产量及销量大幅下滑。

而从这次扇贝出现死亡之前披露的三季报来看,獐子岛今年的业绩依然不容乐观。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7.2亿元,同比下跌3.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43.7万元,同比下滑219.5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达-1304.9万元,同比下跌546.03%。

正因如此,市场质疑獐子岛再次想让扇贝为业绩的下滑“背锅”。11月12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监管漏洞,公司已经屡试不爽且有成瘾迹象,而目前并没有相关海域出现大规模气象或养殖条件变化的报道,除非公司能够给出令市场满意的反驳举证,否则不过就是故伎重演。

退市争议

獐子岛频频出现“扇贝跑路”亦引起监管层的高度关注,证监会在2018年对其进行立案调查。经过17个月的调查,证监会对獐子岛的立案调查结果于今年7月出炉。

根据调查结果,獐子岛及董事长吴厚刚等人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其他信息等问题,证监会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经查,獐子岛2017年虚减利润2.79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而在2016年,獐子岛虚增利润1.31亿元,追溯调整后净利润为-5543.31万元,业绩由盈转亏。

不过,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吴厚刚第一时间就对外表示,公司和被罚管理层都将进行申辩,并已经在准备申辩材料。

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与保壳有很大的关联。根据财报,公司自2014年出现“扇贝跑路”事件之后的业绩,呈现出一年亏损一年盈利的特点,2015-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43亿元、7959万元、-7.23亿元和3358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獐子岛在2015-2018年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6542.86万元、3020.03万元、726.23万元、3043.82万元,而2019年上半年获得政府补助为563.61万元。

很大程度上,获得政府补助也成为獐子岛屡次扭亏为盈的一大因素,也因此多次遭到深交所问询,质疑其持续经营能力。多位市场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政绩,为保壳给企业补贴的情况较为普遍,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变相怂恿了上市公司违规。

从财务角度来看,这也令獐子岛躲过了退市。

根据深交所规定,中小板企业连续两年亏损被ST,连续3年亏损被暂上市,连续亏损四年将被终止上市。不过,追溯2016年和2017年业绩调整之后,獐子岛从2014年-2017年则连续四年出现亏损。

“獐子岛利用了制度漏洞,没有连续三年亏损退市,重大违法违规退市也没有明确的标准和尺度。监管部门立案调查,很难认定财务造假,公司业务的特殊性与难核查性,导致即便有疑点,认定造假也很困难。”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王骥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其他案件不同,这个案件可能的抓手或许在中介机构。如果公司年度报告不能按时出具,同样会面临退市风险。监管机构应当对会计师事务所从严监管,对其审计能力及审计证据获取的充分性与合理性进行立案调查,如果有不当之处则予以处罚,如果没有会计师事务所愿意为其出具年报审计报告,公司也得退市。

11月12日,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属于比较特殊的行业,扇贝到底跑没跑,对于投资者和市场主体来说是没法去核实的,只能仰仗于具有专业知识的第三方,但审计机构本身都不太好核实,这种情况本身透明度不高,其实并不适合作为上市公司。

“未来只能在入口上做好把关,对这种信息披露没法做到真实、准确、完整的,以及没法合理计量的企业,不要让其进入资本市场作为公众公司去融资;从退口上来看,如果一旦发现违法违规的行为,应该从严把握,令其早点退市。”许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目前违规情况来看,獐子岛离退市还有一定的距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