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 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

原标题: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 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

11月13日,搜狐在北京举办2019搜狐财经峰会,聚焦“商业向上的力量”。本届峰会感谢独家数据支持天眼查。此外,北京广播电视台北京时间和《经济》杂志为本次峰会战略合作媒体。

本届峰会汇聚国内20余位商业领袖,围绕“中国经济与企业发展机遇”、“新时代企业家精神”、“企业的变革之道”等议题,展开讨论和思辨,以思维的碰撞和交锋,探索破局之道。

故宫学院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在2019搜狐财经峰会上致辞

故宫学院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在会上分享了故宫博物院所呈现的文化的力量。

“文物得不到修复的时候他们是没有尊严的,他们是蓬头垢面的,只有修复以后展示出来,它们才会神采奕奕,才会光彩照人。”单霁翔说,“所以那个时候我们下定决心,用六年时间,在紫禁城建成六百年之时,我们一定要让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每一件文物必须神采奕奕、必须光彩照人。”

近两年来,故宫博物院相继推出《我在故宫修文物》系列节目、故宫系列APP、故宫系列文创产品,加大微博、微信影响力,不断增加新的内容,聚集了一批年轻粉丝。

单霁翔表示,文物作为社会的创造、人民的创造,只有在人们的生活当中展现他们的魅力之时,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当祖国大地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资源和博物馆都能够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才能惠及更多的民众,让更多的民众保护中华传统文化,这才是一个好的文物保护状态。

单霁翔认为,一个好的博物馆,一定要深挖自己的文化资源,凝炼出强大的文化力量,不断推出引人入胜的展览,不断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博物馆就在你我身边。

以下是单霁翔先生的演讲:

感谢搜狐财经给我们搭建的交流平台,通过这次平台我终于知道三全广告做得好不如三全食品好,尤其是用清洁能源煮的汤圆更好。我想通过搜狐给我澄清一下,我真不是网红,我是被网红的。

在到故宫博物院之前我曾经在文物系统工作过很长时间,我们知道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当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中华民族文化自信从何而来?一个重要的来源就是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其实国际社会有很多人一直在质疑,你们不就三千年的文明吗?几十年来我们的考古学家、历史学者对中华文明探源的活动一直没有停止,祖国大地、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满天星斗般地证明了我们五千年文明的存在。今年7月6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大会上,良渚古城遗址正式申报成功,在193个国家的见证下,5300年到4300年的中华文明实证写在了历史上。

世界文化遗产运动到今天不过百年的历史,特别是二次大战以后,国际社会开始关注那些有突出普遍价值的文化和自然遗产状况,通过一次联合行动,比如埃及努比亚遗址保护、威尼斯水城保护,逐渐达成了共识,就是这些文化遗产不是一个城市、一个国家所固有的,而是人类共同的遗产。

人类共同遗产这个理念生成以后得到了国际的共识,就在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诞生了一个重要的公约,就是《保护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我们国家进入公约比较晚,公约诞生十三年以后中国才加入,但在两年以后中国就有了第一批世界遗产,当时是有长城、周口店、秦始皇陵兵马俑、故宫、敦煌莫高窟等等。

这些进入世界文化遗产以后打开了我们对文化遗产认识的一个窗口,就是文物保护和今天的文化遗产保护究竟有什么区别?比如泰山摩崖过去是作为文化保护,今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之后我们知道这些石刻和山体是不可分割的,上面的内容和整个泰山文化是不可分割的,于是泰山、峨嵋山、武夷山、松山、黄山这些名山大川纷纷进入世界文化遗产。

过去我们都是保护那些已经失去原来功能的古遗址、古墓和万里长城,今天只是被研究、被观赏的对象,但是文化遗产要保护人们生产生活当中的那些领域,于是江南水乡也好、传统村落也好、民族村寨也好、龙井茶园也好,这些纷纷进入遗产保护当中,就是和千家万户建立起了联系。过去文物保护一个桥、一个塔、一个古建筑群,后来放到历史街区、历史村镇、历史城市,由点到面。今天我们知道文化遗产还要保护那些文化交流贸易、人类迁徙廊道和文化线路,这样丝绸之路也好、大运河也好、万里茶道也好,纷纷进入了保护,也开阔了我们的视野。

1997年,山西平遥、云南丽江两个小城进入世界遗产,推动了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使他们走向了世界,于是太多的城市、太多的地区希望把他们有突出普遍价值的遗产进入世界遗产,排出了几十项长长的名单。

2004年,在中国召开了世界遗产大会,这次会议上很成功,但是会议上定的一项规定对中国很不利,就是规定无论大小,每个国家每年只能申报一项文化遗产。大家知道我们五千年的文明古国,祖国大地上有很多遗存,我们和其它比较小的国家,比如吉尔吉斯斯坦和阿富汗是同等待遇,这对我们很不利。但是这个规定无疑是正确的,就是号召能够鼓励文化多样性。

我们国家正处于城市化加速进程的历史时期,每一项保护都有抢救性质,所以我们不断地和国际社会交流。当时国际社会组织的三巨头,世界遗产中心主任班德林、国际古籍理事会佩萨特、罗马中心主席布什纳迪,我们不断地和他们交流阐述我们的需要,中间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当年的我,表情和脸色很沉重,压力很大,怎么能让长长的名单进入世界文化遗产?还是要努力,也是蛮拼的。

2005年澳门历史城区申遗成功,2008年福建土楼申遗成功,2009年五台山申遗成功,2011年西湖文化景观申遗成功,2012年元上都遗址申遗成功,2014年有两项都成功了,一项是大运河,一项是丝绸之路。因为丝绸之路是跨国申报,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个国家申报,用的是吉尔吉斯的名额。没有一个国家年年都申报,更没有一个国家年年都成功,中国一跃成为全世界拥有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最多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改变了对文化遗产的态度,我们有了最深刻的认识:世代传承、公众参与。

世代传承、公众参与告诉我们,这些文化遗产是祖先创造的,经过我们的手交给子孙后代,也就告诉我们不能用现实的优势利用它们,我们的子孙同样要享用它们。这些已经进入了人们的生活、社区,甚至人们的家庭当中就有文化遗产,不再是文物部门的专利,不再是政府的专利,而是全民的事业,每一个人都有保护文物的权利,也都有保护文物的义务,应该把文物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交给每一个人。

2006年五台山申遗,当时到现场看到一片狼藉,二十多个地点全是需要艰苦卓绝的环境整治,特别是台怀镇,不可持续的旅游造成宗教寺庙下面一千多个小茶馆、小酒馆、卡拉OK屋和洗脚屋,山上的僧人怎么念经啊?小和尚化妆之后都下山了,怎么能够成为世界遗产?于是开始了整治,退后十里地建游客服务中心,深山敞口的意境又回来了,这样一举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西湖进入新世纪提出申遗,我们知道这是大城市中心区申报世界遗产,难度是非常大的,因为西湖的文化景观特色叫做“三面临山一面城”,能不能保护住三面临山?特别是2005-2009年杭州的地价超过了北京上海,和深圳持平,能不能坚守得住?谁不想在西湖边上建一个项目一本万利?但是十年申遗路,今天无论是到西湖泛舟还是走在白堤看不到“三面临山一面城”,西湖成功了,守住了这片净水。

但是杭州的经济社会发展受到影响了吗?没有,就在他们申遗开始,杭州就坚定不移地从西湖时代走向了钱塘江时代,钱塘江两侧气势磅礴地建了新杭州。G20的时候搜狐也有很多报道传遍世界各地,真正实现了梁思成先生当年的主张,保护老城、建设新城、二者相映成辉,杭州做到了。

我们是2012年1月到故宫博物院,这是一处世界遗产,有没有需要整治的地方?有没有需要坚守的地方?大家去过这里吗?是不是这个样子?跟着导游的小旗盲目地往前面走,听着不专业的讲解,导游给我们看皇帝在什么地方躺着,然后到御花园看一看,吃完饭再去长城。其实长期以来很多观众就是这样,很对不起这些观众,他们进了故宫就是目不转睛地往前面走。

突然间有一天,很多人进了故宫博物院都往西边跑,越跑人越多,越跑越快,于是妄说就有一个新的名词叫“故宫跑”。我赶快到前面一看,确实很多人在跑,争先恐后,这个人跑第一,他们跑向哪里呢?原来就是跑到最新的武英殿,往那里一站这位老先生就认出我了,你是不是院长?我说是啊,你们故宫博物院怎么搞的?办个展览怎么像运动会一样?还叫我们跑?他都七十岁了,比陈总小七岁,排在最前面,结果没想到一开门人都跑起来了,而且还穿了一双运动鞋都没跑过年轻人。

我赶快承认错误,我们要好好办运动会,连夜做了一千个胸牌,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就把牌子在广场立起来,先来的观众就领个胸牌,一个小时以后开幕式就举办了。开幕式之后我们就开始入场式,第一组入场、第二组入场、第三组入场,再也没有故宫跑了。

后来我听说全世界举办展览有入场式的只有故宫博物院,但是人来的确实太多了,一下子来了几千人排了几百米的队,世界各地来的朋友,就怕耽误他们的时间,我们每隔几十米竖一个牌子,告诉大家排在这里还需要五个小时还是七个小时,五点钟闭馆,但人们还是坚持。上午大家情绪还比较好,互相认识、交换名片,到了下午四点以后情绪就很激动。围着我说院长,今天能不能让我们看完了再闭馆?我排了一天了,当时我很激动,也很感动,不计后果地说,大家放心,最后一个观众看完了我们再闭馆。结果没想到豪言壮语说出去后果就很惨了,都到了后半夜,不是我一个人加班,全院都得加班,第二天第三天都是这样。

晚上八点钟我问观众累了吧?他们说累了也得坚持,你们故宫博物院怎么没有水喝?我们赶快打开餐厅烧了两千五百杯茶给观众递上去,大家一起等待。过了四个小时到夜里十二点,我说怎么样喝水了吗?他们说喝水了,但是饿了啊,我们赶快拿出所有餐厅里的方便面,凑了八百多盒,每个观众都给一盒,后来我听说全世界举办展览免费发放方便面的只有故宫博物院。又过了四个小时,最后一批观众可以往里面走了,两个小时以后,最后一名观众雄纠纠气昂昂走出故宫博物院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第二天观众又来了。

就是这个事件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育,我们再也不能大部分区域都不开放了,再也不能把百分之九十九的文物都藏在库房里面了,社会有强烈的需求。过去我们开放百分之三十的区域,到了2014年我们开放终于突破百分之五十,开放了一倍多,2015年到了百分之六十五,2016年到了百分之七十六,每年十个百分点扩大开放,大部分区域就开放了,现在已经开放到了百分之八十。很多过去的非开放区,观众排队的地方变成了展区展馆展场。

紫禁城最大的古建筑燕翅楼,一共两千八百平米的连续空间,过去就是一个大仓库,这里汇集着文革时期千家万户的大瓶大罐三十九万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他们进不了故宫博物院。正好国家在天安门广场建了一个大的博物馆,我们就把这三十九万件文物移交给其它的博物馆,我们的空间就得到了利用,建成世界最有魅力的临时展厅之一。

我经常见到外国的文化部长和博物馆馆长,他们到了展厅眼睛都亮了,纷纷要求把自己的展品送来,所以展厅一直很忙。今年举办的来自印度的雕塑艺术展、来自阿富汗的国家博物馆宝藏展、来自法国十八世纪珍宝艺术展、紫禁城与海上丝绸之路展,非常有影响的千里江山与历代山水特展、来自卡塔尔、摩洛哥的展览,还有“紫禁城过大年”,每天少则两万多观众,多则四万多观众进入展区,特别令人激动的是,北京市民开始进故宫博物院了,原来他们是不来故宫博物院的,小时候来过,今天知道开放了那么多区域,举办那么多展览,每天都是满满的。

2014年开始,我们推开了一座座大门,以前从来没有打开过,意味着我们广阔的西部区域第一次开放。这块区域很宽阔,我们的员工长期以来把这片区域称为女性的世界,我想了想不是太准确,加了两个字更准确,就是退休女性的世界。这里住的是皇帝的母亲们,皇太后、太妃都很有时间,建了很多的佛堂很多的花园,最大的是嘉靖皇帝建的慈宁宫,规模很大,我们在这里办了五个雕塑展厅,成立了故宫博物院的雕塑馆。故宫有一万零两百件各个时期不同材质的雕塑,但是从来没有馆,全都在库房睡觉,高大的雕塑连库房都没有。比如这两尊菩萨一千五百年历史,北齐的,但是几十年来忍气吞声地在我们南城墙的墙边地下站着,佛像就在地上躺着,每次走到这里我都心情特别难过,这些佛像、这些菩萨脸色、表情都不好,现在脸色表情都好了。

我第一次到库房吓了我一跳,谁躺在台阶底下?他们说那是秦始皇兵马俑,我说这么珍贵的物品怎么在这里围着一个海绵躺在担架上面?那匹马倒是站着,脚底下还有一个伤兵也围在海绵躺在单架上,太没面子了,我们赶快进行了修复然后展示出去了。这些告诉我们,文物得不到修复的时候他们是没有尊严的,它们是蓬头垢面的,只不过观众看不到而已,只有修复以后展示出来,面对观众的时候它们才会神采奕奕,它们才会光彩照人。那个时候我们下定时间,用六年的时间,紫禁城建成六百年之时,我们一定要将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每一件文物必须神采奕奕、必须光彩照人。

我们开放了最西边的寿康宫,刚刚开放第一天,满院都是年轻人,他们说这是甄嬛住的地方,生母皇太后在这里住了四十二年,我们把老太后当年用的家具用具重新回归这里,然后几十个房间进行了布置。乾隆皇帝应该说是个孝子,每天早上在宫里都会给母亲请安,来的就是寿康宫东馆阁。当年看到室内的情景,应该和今天观众看到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现在比那个时候少了一个老太太就是了,卧室、起居室都是原样工程。非常骄傲的是,我们终于开放了紫禁城里所有的花园,紫禁城里有四个花园,两个明代的,两个清代的,今天都得到了开放,最后开放的是慈陵宫花园,一百零六棵大树古树,包括花园里的佛堂今天也对公众展示了。

我们开放了城门和角楼,紫禁城有四个城门四个角楼,但是城墙没有开放,城楼就得不到开放。过去这些城楼和角楼都是做库房,他们做库房不合适,举在高高的城墙上面。东华门过去就存放非常珍贵的乾隆版藏经,今天我们把它小心翼翼,一块一块取下来进行修复,然后在太阁殿前建了大型的仓储式陈列展厅,于是我们一座一座城门变成了博物馆。今天东华门是古建筑馆,故宫收藏四千九百件古建筑相关的文物,从来没有得到展示,今天它们有自己的展馆。

为了扩大展间,我们搭了一个二层平台,人们可以近距离看彩绘,这些圆明园的金属构件和玻璃画,几乎每天都有同学们在这里上课。

我们今天开放了神武门,这是故宫的出口,几十年来人们走到神武门下意味着要结束参观,但是人们今天到神武门下还会有惊喜,原来上面有两个大型展厅,常年举办引人入胜的展览。但是人们走出展厅可以发现不用走出神武门,可以走在城墙上,沿着城墙走向王府井和天安门广场方向。但是走在城墙的感受不同,他们可以看到沿途紫禁城的景观,可以看到外面的风光,走进过去只能远远眺望的角楼。我们在角楼里做了一个二十五分钟虚拟现实的片子,告诉人们不用盯着一块木头,我们把上万块木头组合成为七十二块美丽的建筑。

我们开放了端门,端门规模很大,我们在这里建设了数字博物馆。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是全世界博物馆当中最好的数字博物馆,不仅在于设备先进、技术先进,而是所有的都是深挖自己文化资源凝练出来的原创。这里可以和古建筑一栋一栋对话,可以和文物藏品互动,了解它们制作的过程、使用的过程,可以自己穿起古代人的服装,可以观赏我们制作的七部VR影片虚拟现实剧场。

我们开放了大戏楼。这是中国最古老的宫廷戏楼,但是一百多年都没有演戏,也没有人敢想可以再在这里演戏。但是今天我们知道,这些木结构的建筑把它修好了,锁起来放在那里损坏得更快,越是经常维修越会健康,所以我们把它作为戏曲馆对公众开放,演出中国传统的戏曲。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访华的时候在这里看了一部中国传统的折子戏,我看到他最兴奋的就是四分半钟的美猴王,鼓了二十多次掌,后来我想他可能就看得懂这个戏。

我们开放了最年轻的建筑宝蕴楼,这是故宫博物院当中唯一一座民国时期的大型建筑,1914年故宫的外桥开放,建立了一个大库房,一百岁生日的时候我们把它修好了,今天作为故宫博物院早期的院史陈列馆。

故宫博物院有着非常坎坷的发展历史,特别是日寇侵华,故宫博物被迫搬迁,装进一万三千四百九十一个木箱,分五批运抵北平、运至上海,并在南京建设文物库房,1936年12月到1937年1月这批文物运到南京,仅仅几个月以后南京告急,文物又被迫西迁,最远到了安顺和贵州,最险的路居然是宝鸡汉中翻秦岭,难于上青天的秦古道。七年零四个月,故宫员工和当地民众守望着这些散落在大后方各地的文物,躲敌机轰炸,躲土匪抢劫,躲自然灾害。1945年日寇投降,这批文物运回南京,居然从北京运出一万三千四百九十一箱文物,一箱都没有少,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中国人创造了保护文物的奇迹。

今天我们知道,文物保护要把权利更多地交给民众才会安全,所以我们开放了更多的区域。这个地方叫太和殿,看完了以后几十年人们都是只能往北面走,高大的宫殿、宽阔的广场,一棵树都没有。太多的人问过我们故宫为什么没有树,当年我们只能告诉他们,走到最北边的御花园就有树了,但是我们知道太和殿两边各有一个门,从来就没有开放过。今天我们整治了两侧的环境,举办丰富多彩的展览,打开了右翼门,迎面就是十八棵三百年树龄的大槐树,人们走向西部区域,打开了左翼门,迎面就是骑马射箭的间廷广场,走向广阔的东部区域,这样再次来故宫的观众就不会再往前面走了,可能东面看景区西面看展览,人就散了。

过去我们开放百分之三十区域的时候,每天下午五点半观众离去,我们会有二百五十多名员工拉网式清场,但是今天我们开放了百分之八十的区域,每天下午五点半会有七百多名员工拉网式清场,每个清场的员工手里都有一个接触器,每个门每个窗户每个室内每个角落细心检查,然后我们新建一个强大的安全防范系统覆盖整个故宫空间,故宫就安全了。

八年前我们进了一个小偷,引起社会很大的反响,那个小偷就是因为在清场的时候身手敏捷地从开放区域翻过铁栏杆跳进非开放区,推开窗户进了一个房间躲过去了,夜里出来把展品偷了,翻过城墙逃跑了。今天就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因为所有的区域都是开放的空间,都是干干净净,观众可以欣赏的空间,观众相互之间互相鼓励,有人抽烟吗,有人刻画吗,有人扔垃圾吗,都没有,开放的、交给观众保护的空间才是最安全的。

《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家看过吗?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点赞最多的居然是在校的同学们,叫我很感动。过去我以为年轻人喜欢看那些蹦蹦跳跳、打打闹闹、拥拥抱抱的片子,没有想到充满文化情怀慢节奏的片子真正打动了他们。故宫今年招了八十八名新员工,四万多人报名,但我想告诉报名的这些同学们,你们真的知道这是一项什么工作吗?是不是仅是因为看到《我在故宫修文物》一会儿弹吉他一会儿摘果子一会儿逗野猫那么浪漫?其实这是一项默默无闻、终其一生的工作,一定要做好准备。我们把故宫博物院开放,告诉大家三百六十一米长的院所、二百名文物医生、二十三个实验室都在做什么,他们可以在这里看到我们文物修复的情况,看到我们科学检测的情况,看到这里发生的奇迹。

这是一幅画,七十年前从墙上掉落,五米多高的大画,今天打开要修,一看已经碎了上千片,但是我们用计算机系统辅助设备的支持下,科学地拼对、科学地修复,今天它起死回生了,告诉同学们这个过程。我们在设备的支持下,在这些铜锈下面发现了二十多字的铭文,发现原来是两千五百年前的一个鼎,今天我们把它修好了。这些奇迹的发生告诉大家背后我们艰苦的工作过程,于是我们把这些修复成果不断地进行展出,接待很多观众。

去年我们盯上了这些仓库,故宫很多仓库都挂着“仓库重地,闲人免进”,里面做着什么呢?这是一百五十六米长的南大库,里面保存着一些我们经常使用的材料和木料,为什么要在故宫当中存放这些?我们把它们移到剪彩基地,建成故宫博物院的家具馆。故宫有六千两百件明清家具,用老员工说不是紫檀就是皇冠,九十四件小库房当中存放进去再也没有出来,很多家具居然叠了十一层,不能通风、不能打蜡、不能修缮、不能研究、不能观赏。这样一个小炕桌,紫檀的架子,一圈镶嵌大片的和田玉,在这里忍气吞声,今天我们把它拿出来展示,光彩照人,连腿都是和田玉。为什么不让观众看?只有观众看了才能把它保护到最好的状态。我们建了大型的家具馆,这些精品家具的陈列、情景式的布置、仓储的陈列,人们流连忘返,可以看到任何一件家具,何乐而不为?所以我们要打开更多的库房,这样故宫展示的文物才能一代一代地增加。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开放再多的区域,举办再多的展览,来到故宫参与的观众无疑还是全球人口很少的一部分,不就一千七八百万吗?我们要成为亿万级、十亿万级的博物馆怎么办?那么就要靠互联网技术和数字技术。经过几年的努力,故宫的网站前年访问量8.91亿,我们把外文网站做得更加强大,世界各地通过网站了解故宫文化,我们把青少年网站做得更加活泼,孩子们在网上,希望他们自愿地走进博物馆听通俗有趣的故事。我们开始举办网上展览,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参观谷中的展览。我们在全国博物馆率先把全部的文物藏品公布,2016年开始人们在网上可以查阅故宫收藏的一百八十多万、两千六百九十件文物的任何一件的信息,今天我们搭建了三个摄像室,源源不断地用高清晰的摄像手段把藏品、古建筑的照片进入网站,这样人们可以在家里看到一个全景的、震撼的故宫。

我们不断加大微信的影响力,不断增加新的内容,聚集着很多年轻的粉丝。我们的微博每天都必须改版,白天给大家讲建筑,晚上给大家讲故事,也有更多年轻人参与的活动。最近两年我们发现人们越来越喜欢观赏和收藏故宫美景的照片,于是春夏秋冬早中晚天气好的时候我们都会拍一组美丽的照片放上去,人们观赏以后下载传给世界各地的朋友圈。大前年一场紫禁城的初雪放出来以后阅读量达到1425万,但是这两年不下雪,我们着急啊,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还有红月亮,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我们拍了一组红月亮的照片放上去,第二天看到2000万的阅读量。今年终于下雪了,人比雪还多,阅读量突破了5000万。

七年前我们开始做故宫出品系列APP,现在已经有十部APP出品,每一部都获奖了。我们把这幅古代绘画220个知识点,点击进去就可以深度阅读古代绘画,历史艺术人物角色,可以看到当年的场景,可以听到当年的音乐,可以看到当年的舞蹈。我们最为得意的APP还是每日故宫,每天早上故宫文化的人都可以通过自己手机免费收到一键套图文并茂的故宫藏品信息,有些人收藏起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年一千多天就可以获得一个掌上的故宫博物院,我们认真地做好每一天。

前年我们终于推出了故宫展览,人们可以用手机进入故宫的展厅,同时我们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故宫社区,故宫社区就是一个大平台,人们不断地访问我们的网站、参与我们的网上活动,然后就可以获得积分,我们就会慷慨地在紫禁城里送给他们一块地,随着积分的增加,自己地上的房子就越来越大,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在故宫抢地盖房子,说是这是北京城唯一不要钱的地和房子。

我们不断地解决人们参观的困难,比如一些古建筑在修人们看不到,我们就会做一个数字体验馆。这两年养心殿在修,我们做了养心殿数字体验展,人们可以再次走进养心殿,但是感受不同。坐在皇帝的宝座,自己批批奏折,机器会告诉你哪句你批得好,哪句皇帝比你批得好,而且可以在这里召见大臣,我们的大臣特别会聊天,每个大臣都会说五百多句话,你说什么他都会积极应答,叫你心花怒放,我问大臣我最近是否胖了,大臣劝我不重不威啊,要是我是皇帝我就革职他,不重不威是指稳重,不是指体重。

总之,我们用三年零四个月的努力建成了数字故宫社区,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是全世界博物馆最强大的数字平台就诞生在这里,它的功能正在不断地深化,比如公众教育、文化展示、资讯传播、社交广场、学术交流、电子商务,与时俱进地走。我们终于从资源数据化走向了数据场景化,从场景网络化走向网络智能化。

今年我们和特朗普先生做广告的那家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就是华为,我们共同建设5G故宫,大家可以在手机当中看到5G两个字,目的是什么呢?更好地为观众服务,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希望人们进入故宫博物院,打开手机就知道故宫今天有多少项展览,点击展厅的场景告诉你哪个展厅有多少人,具体应该怎么选择,要上洗手间就告诉你离你最近的洗手间在什么地方,几个坑位在等着你,要想喝茶就告诉你故宫今天有什么茶,要看文化创意产品就告诉你在哪个商店,一部手机就能够叫你更方便地参观,欢迎大家购买华为手机。

我们不断推出创意大奖赛,比如表情包大奖赛、动漫创意大奖赛,去年我们推出古画会唱歌,拿出我们收藏的十一幅古代绘画,请专家进行深入解读,请年轻人做词谱曲,五百多首歌曲创作完成之后,我们院里组织了古画会唱歌音乐创新大赛,年轻人根据他们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对书画殷切的体会创作自己的歌曲。去年夏天我们和凤凰一起推出了清明上河图3.0互动艺术展演,三天的时间141万观众参观了动态的清明上河图,814个人物、29套大船,那些河水全部动起来了,人们在船上体验民俗风光。我们推出了故宫第一款手机游戏妙笔千山,让我们的千里江山图走向了世界。

明年我们将建成智慧故宫,相信我们文化传播的力量、世界遗产保护水平、安防技术将会更加强大。今天人们参观故宫博物院两三个小时肯定不够,人们要喝点茶休息休息继续参观,我们要为人们准备更好的休息环境。西部区域开放了,三分之一的观众要访问那里,我们把矮矮的红墙后面的四幢古建筑建成观众服务中心。这是过去皇家的兵将,但是里面早已不存兵了,都是汽油桶建材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修缮完成已经建成了观众服务区,观众累了渴了可以喝点茶看看书,或者到快餐店吃点快餐,可以同时三百人就餐,中午十一点到两点半可以翻桌四五次。

过去旅游部门告诉外地来京的客人,来到北京要做三件事:逛故宫、登长城、吃烤鸭,其实烤鸭最好的是在我们冰窖餐厅,所以我推荐的路线是到北京做三件事:参观故宫、登故宫的城墙、吃故宫的烤鸭。

今天我们更多的建筑修好以后投向了教育,这些新的大教室能使更多的观众、更多的同学们在故宫学习,我们当然还有一些得天独厚的地方,比如几十个庭院都非常安全,春天、夏天、秋天都被同学们铺满了。我们去年的教育活动六万多场次,无疑是全世界博物馆教育活动最丰富多彩的。

我们希望不断扩大开放的故宫博物院成为人们生活当中的一片文化的绿洲,这是非洲的孩子们和中国的孩子们在故宫度过美好的夏令营,这是二十多个文明古国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在故宫召开每年一度的太和论坛,我和各国代表说太和论坛的太和是以太和殿命名的,和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号召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待,人与内心世界和谐相安,我们的世界就是一个和平友好发展的世界。

我们认真地做好一次又一次外交的接待,当这些外国领导人走进故宫博物院,我们会用故宫呈现出的传统文化给他们进行解读,红墙黄瓦蓝天,这是三原色啊,用这三种颜色可以谱画出世界的任何色彩。我们的世界必须是绚丽多彩的,不能是单一色彩的,每个民族都有他们值得骄傲的历史,每个民族也应该都拥有他们向往的未来。我把这个道理跟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讲过,看来他没听得懂。但是当这些外国领导人跟观众走进故宫博物院,看到我们今天把世界最大规模的古代建筑群修缮得如此之壮美、如此之尊严、如此之健康,他们会感动于中国对世界文化遗产所做出的贡献。

我们不断地走出去,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见证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合作协议的签署,感谢特区政府为这个博物馆给予了最好的一片土地——维多利亚海湾唯一一片三面临海的绿地,距离已经开通的大陆到香港的高铁只有一步之遥,也感谢香港机构马会赞助了这座博物馆35亿港币,使得博物馆顺利开工,我们也在北京的海淀区颐和园的北面建设一个大型的故宫博物院北院区,它的建设将使我们文化传播的力量更加强大。

我们的发展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我们愿不断地回报社会各界。今年1-3月份淡季,我们举办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立体的展览,贺岁红墙紫禁城过大年,拿出八百八十六件套春节相关的文物藏品组成六个展区,然后在我们辅助的展厅当中人们在这里放烟花听京剧堆雪人,我们把庭院当中一百多年的春联、门神、宫灯悬挂了起来。

我们最为自豪的是,经过半年的研发,我们终于要在乾清宫前把消失了一百三十九年的万寿灯重新竖起来,明清两代春节竖万寿灯是过年最多的习俗,但是1840年以后就再也没有竖起来,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我们要把十一米高的万寿灯、十四米高的天灯重新竖起来。太多的观众来参观消失了上百年的景观,八十个国家的大使云集万寿灯天灯下面合影,把我挤到最边上了。

三个月的时间,虽然是淡季,但我们每天限流了八万观众,特别令人感动的是,百分之五十以上是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开始喜欢古老的北京城,开始喜欢传统文化。每天早晨开门就相约进来,一天流连忘返地看我们丰富多彩的展览、引人入胜的活动,闭馆才恋恋不舍地走出去,我认为一个博物馆就应该有这种文化体现。

春节来了,北京市要求把中轴线点亮,人们当时已经放假了,初三我还是把同仁们请回来,四天的研发、八天的安装,终于如期在正月十五第一次把紫禁城夜间照亮,第一次故宫博物院夜间开放,人们登上城墙、串联起五个展厅,然后在厅里听艺术家的表演,走出城墙看大规模被照亮的紫禁城。二百八十多家媒体,一百二十五个国家的大使和外交官,把开放的故宫、开放的中国的形象传到世界各地。人们可以在城墙当中看楼里艺术家的表演,角落里虚拟现实的演出,走在城墙上可以看到屋脊打上的千里江山图、清明上河图,走在城墙下可以看到上千个诗句,一个前所未有的故宫形象呈现了出来。

回到家里,打开手机,一个教授批评我们,你们故宫博物院的紫禁城上圆之夜没有巴黎圣母院的灯光秀好,我赶快调到巴黎圣母院的灯光秀进行比较,确实各有千秋。西方的文化建筑是单体取胜,教堂耸立在城市中心,把灯光打在教堂的立面,人们静止地在广场上看灯光的变化。但是中国的古建筑是以群体取胜,人们是行走在天地间,随着人们的行走景观在变化、风景在变化、灯光在变化,所以比较以后我还是放心了,我个人认为,今年的正月十五还是中国的月亮最圆。当然,我们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没有着火。

三个月的活动结束了,我们不希望我们研发的最大的一套文化创意产品从此消失,希望它留在城市当中,于是我们进行了公益拍卖,宣布拍卖的每一分所得都捐赠给国家贫困县,得到了社会的支持,拍了两千多万,从广西的巴马到内蒙古的阿尔山四个贫困县,虽然钱不多,我们还是很骄傲,博物馆向来都是被别人捐赠了,今天我们终于可以捐赠别人了。

我们也参加过了扶贫,赵老师没有给我们颁发证书。习近平总书记说让收藏到禁宫的文物、让陈列在广阔大地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以多种方式努力展示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这就是我们发展的方向。不是把文物当中锁在库房当中死看硬守就是好的保护状态,它们应该重回人们的生活当中,它们本来就是社会的创造、人民的创造,只有在人们的生活当中展现它们的魅力,有魅力的文化遗产得到人们的呵护,得到人们呵护的文化遗产才拥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当我们祖国大地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资源和博物馆都能够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才能惠及更多的民众,能够让更多的民众保护中华传统文化,这才是一个好的文物保护状态。

什么是一个好的博物馆?不是盖一个大型的馆所对外开放就是好的博物馆,而是一定要深挖自己的文化资源,凝炼出强大的文化力量,不断推出引人入胜的展览,不断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这样我们在生活当中就感受到博物馆在我身边,休闲的时候就可以走进博物馆,走进博物馆就会流连忘返,还想再来,那才是一个好的博物馆。正是因为我们坚定不移地贯彻让文物活起来,所以今天我们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了下一个六百年。

谢谢大家!

(注:现场速记内容未经演讲者本人审核)

稿件来源:北京时间

文章链接:https://item.btime.com/f5gthk07f3p9eso68suikp4qddh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