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卷走家中所有一切,老公哭着忏悔求她原谅

原标题:老婆卷走家中所有一切,老公哭着忏悔求她原谅

图文无关

林欣已经和杜航结婚六年了,他们的孩子已经四岁,是一个活泼惹人爱的小孩子。林欣在一家国企的后勤工作,工作稳定薪水不多,杜航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压力很大但是薪水丰厚,两个人婚后一直有丈母娘一家帮忙,日子也算是和平美满。但是四年的时候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彻底搅乱了他们的生活。

杜航在之前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直到第十年他的前妻电话告诉他自己要结婚了,无法再抚养他们的孩子了,想送回他这边,当时他听完之后愣住了,孩子哪里来的孩子呢?当年分开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还有一个孩子。可听完前妻的陈述,又确信孩子就是自己的,前思后想了好几天他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欣。一瞬间家里炸了锅,孩子就要被送回来了,不要吧太没良心,带回来吧,又确实让人太意外,一时间难以接受。

林欣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第二天就高烧不退,在家里躺了三天也没能撑过去,在一个大雨的晚上被送进了急诊室。这么一折腾十天时间过去了,离孩子送来的日子只差一周了,家里每天笼罩在一层阴云下,每个人都心事重重地,家里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见,只有四岁的小九宝时不时地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最终杜航当着家里人的面保证这个孩子来了之后生活上的一切都由他亲力亲为,而林欣只要保持原样维持整个家里的正常运转就可以。林欣一直告诉自己还是接受吧,现在都生二胎,她没费什么劲就直接有了一个那么大的孩子,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直福气了。就这样在心里一直默默暗示着以便可以接受这一切。

图文无关

孩子还是被送回来了,是一个皮肤黝黑,个子瘦高的女孩子,也行是很紧张吧,九岁的孩子在离开她亲妈手的那一刻哭得撕心裂肺,而那个亲妈一手扶着即将要临盆的大肚子,一手扶着腰什么都没说很利索地钻到了车里扬尘而去。只剩下杜航、林欣和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

从此,林欣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却是她始料不及的。在回到家后,四岁的小九宝才睡醒,揉着小眼睛跟着姥姥走出卧室,这几天她也有点不舒服,所以没有送到幼儿园去。那个晚上整个家被搞得天翻地覆,那个女孩子什么都不说就只有哇哇大哭,她前妻跟杜航说,暑假过后,她差不多生完孩子出月子了,到时候一起去给孩子办转学,说还是到他们住的这个地方上学比较好,说早听说他住的这个地方有重点的学校,让他抓紧时间找人看看能不能安排。

凌晨三点多,杜航迷糊中感觉到有人站在他的床边,睁开眼睛吓了一跳。是这个孩子一丝不挂地站在他床边,他打开灯,孩子又是一阵大哭,说自己尿床了,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一阵忙活在回到床上的时候睡意已经全无,他就这样睁着眼睛,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地一直到天亮。其实旁边的林欣也是这样,两个人背抵着背一动不动。

第二天林欣刚刚工作一会就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说孩子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让她火速回家,电话里的语气冰冷而严厉,让林欣浑身不舒服,可是也没有办法。本来半小时后部门要召开一个会议,最后她还是硬着头皮请了假回去了。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见孩子歇斯底里的哭声,和杜航大吼的声音。林欣当时想转身走掉,但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孩子无助的眼神,还是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最后孩子在林欣的安慰下不再哭泣了,她发现孩子的脸上有几个指印,便问是怎么回事,原来早上杜航给她买了各式各样的早点让她吃,她不吃还依然是哭,后来还躺在地上打滚,一瞬间杜航把她从地上揪了起来删了一个耳光。孩子非但没被吓住,反而更大声地哭了起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熬着,两口子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法让这个孩子安静下来,唯一可以让她安静的就是带着去商场的儿童游乐场去玩耍,但谁也没有时间整天都在那里待着啊,小九宝被姥姥带回了自己家,让他们安心一些,少操一份心。这个孩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晨曦,但却没有晨曦般充满希望,给整个家带来的是绝望。每天晚上一吃完饭都会哭,只要找妈妈,而他前妻却连电话都不肯接,只是短信回过一条,说必须狠心些,而且她养了九年也该你们受受累了。

图文无关

之前他们两个人会一位生活中的一下小事拌拌嘴,但现在家庭中硝烟不断,每一处小的分歧都可能酿成一次剧烈的争吵甚至是一次家暴,林欣在多少个被打完的夜晚只有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偷偷哭泣。转眼间暑假两个月过去了,晨曦被送进了那所重点小学,但是第一天就被老师打电话让提前带着,说从一上课就不停地动来动去,老师一说就哇哇大哭起来,搞得一整堂课都没有上完。

杜航很无奈,只好开着车拉着哇哇大哭的孩子去林欣的单位,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林欣刚刚打完一份菜吃了一口,看见手机的来电显示,皱了皱纹头,响了好久只好才接起来,在那一瞬间胃里的那一小口东西涌了上来,电话那边还是那种冰冷而严厉的语调,你三分钟内给我出现在十字路口,赶紧的越快越好,听明白了吗?嘟嘟嘟的盲音传来。林欣眼中出现一层水汽,不知道坐在对面的同事有没有听见,看出此时他的尴尬。她长出一口气跟同事说,出了点紧急事情,她得走了,有可能下午得迟一点回来。说完匆匆跑出了食堂。

九月的天气依然很热,她顶着中午的太阳跑了过去,但没看见任何人和车,马路上没有可以遮阴的地方,她在那里烤着太阳等了十几分钟。车停了下来,她拉开门,另外一只脚还没来得及上来,车就开了起来,林欣吓了一跳,有些埋怨他。杜航不耐烦地大骂,你个纯种傻逼,老子有时间顾你死活吗,赶紧给我把这个小兔崽子哄好了。林欣什么也没说哄着孩子,她心里暗暗想,看来日子是没法过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