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捡回一个疯女人,我一直嫌弃的她成了这辈子最大的恩人

原标题:父亲捡回一个疯女人,我一直嫌弃的她成了这辈子最大的恩人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与父亲相依为命,我们生活在黄土高原的一座小村子里,这里家家户户都很贫穷,母亲是隔壁村子的,爷爷穷尽一生的积蓄给父亲娶了妻,本想开枝散叶,却没想到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而我又是个女娃,爷爷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

想要再娶已无可能,好在父亲一直待我很好,并没有重男轻女。我上小学之后爷爷去世了,家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父亲平时话不多,每日干完活、做好饭就会到山坡上抽袋旱烟。突然有一天,父亲回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要饭的,父亲把她带进来让我给盛了碗粥。

我递过去就藏在父亲的身后看着她,是个女人,她举着碗一口气全都喝了进去,父亲想要在盛些给她,发现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好无奈地把她送了出去。可是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才刚刚开始。那个女人没走而是在我家门口睡了一个晚上,早上我起来上学,那时候天才蒙蒙亮,没有留意到脚下被绊倒了,爬起来一看有个人躺在我家门口,仔细一看就是昨天的要饭的。她的酣声如雷,我进屋喊父亲出来看看,便匆匆去了学校。

放学回来,发现家里来人了,是姑姑在,身边还多了个女人,仔细一看不是那个要饭的吗,她身上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脸上也可以看出到底长什么样子了。后来这个女人留了下来,跟着我们一起生活。但她大部分的情况下是疯疯癫癫的状态,偶尔会清醒一下。

姑姑和父亲商量后把她留了下来,白天带着她去种地,晚上让她做做饭,可惜她做的饭不是咸的要命,就是一点味道也没有。而我更是被村子里的小伙伴嘲笑,她们说那就是我的亲娘,是个疯子。大家总在背后叫我傻子姑娘,我烦透了。每天回家以后对着她也是没有好脸色,但她却不以为然,总是要凑过来讨好我,还经常把家里的窝头藏起来等我放学是给我吃。父亲的话多了些,不再经常一个人都在角落里叹气了。

疯女人来到我家一年之后,基本上可以自己做饭、照顾家了,父亲便跟着村子里的人到外面打工去了,他说我一天天长大了,要给我多存些嫁妆才行。父亲走后只剩下我和疯子在一起,我自然是不愿意,这样下去会有更多的人嘲笑我。每天我回到家看到她之后总是气不打一处,不停地找茬,发脾气,可是她总是呵呵地傻笑也不生气。

其实疯子也并不怎么疯,只是比正常人的智商稍微低了一些,她很能干活,村子里的人都是她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像头牛一样,从来不知道休息,非得到人们全走光了她才会停下来,紧接着回家继续忙活做饭。她一直叫我小洁,我跟她说了很多次,我叫小芸,可她依然那么喊我。

渐渐地我从排斥到视而不见,可是她对我依旧如故,父亲会定时寄来一笔生活费到姑姑那里,而姑姑则会去给我们买一些生活上的必需品然后送过来,所以她的手上是没有钱的。那年夏天学校要举办运动会,我被选到了国旗护卫队,需要每个人交15元钱买双白球鞋,我跑去找姑姑要,可是她不给我,说不要去参加那些没用的活动,父亲挣些钱不容易。可我很想参加,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被同学看不起,这次是扬眉吐气的好机会。但不管怎么说,姑姑就是不同意。我气的跑回了家大哭了一场。

三天后我的床边出现了一双白球鞋,我高兴地穿在了脚上,有些大,我穿着鞋子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那天出门去上学的时候看见了疯子站在院子的一角笑盈盈地看着我,我低下头快速走了出去,但心里却是甜甜的。后来才知道是她连续在隔壁的嫂子家地里干了五天的活才换来我脚上的这双鞋。

那之后我开始一点点接受她了,对别人的嘲笑我总是一笑置之,慢慢地也没有人在笑话我了。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地流逝,我长大了,父亲和疯子都老了。可惜我没有考上高中,初中毕业后就在家呆着了。父亲从我不再上学以后就回到了家里,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没过几年就走了,好在那些年存下了点钱,够我们花销了。

十八岁之后我也出去打工了,只留下疯子自己在家里。她没有手机,我们之间没法联系,都是每次我给姑姑打电话,她在旁边的时候就会接过来,但每次都不说话,就是傻笑,我总是没好气地说,不说拉倒,就把电话挂掉了。但心里却很安宁,知道她平安就好。

二十二岁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他是大凉山人,跑出来打工,家里孩子很多,所以今后都得靠自己。我把他带回家去,姑姑知道了第一个就反对,她还说要给我找个知根知底,家里条件好的。可我很固执,带着他连夜离开了。那之后我们住在了一起,直到两年后我大着肚子回来。

姑姑气得不见我,我只好带着人回到自己家。疯子一见到我高兴得像个小孩子,赶紧让我们进来,把我的屋子打开,这些年屋子里收拾的整整齐齐,一点都没变。之后我们这边办了手续,老公回到了工厂,我安心在家等待孩子的出生。

疯子不知道从哪里学来那么多菜式,换这样子给我做,我在她的照顾下一切都很顺利。孩子生下来之后她更是没日没夜地守着,我几次劝她休息一下,她只是呵呵笑笑,看着自己的孩子和她忙碌的身影我的眼眶常常湿润起来。因为孩子小没人照顾,我只好在家里呆着,也就是这样子出了事情。老公在那边有了别的女人,孩子三岁那年我提出要去打工找他时,他回来了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我们离了婚。

姑姑再生气看见这样也还是原谅了我,我开始时很绝望,但看见孩子还是强打起精神振作起来。这是疯子拿出了一沓钱,都是之前我打工寄给姑姑让转给她的,她不舍得,基本没花过。然后还有一个折子,是父亲去世时留下来的没花完的钱。她跟我说让我拿上养孩子,然后就抱着孩子继续干活了。那一刻我放声大哭,她一愣,赶紧上前搂住我,说小洁,乖,不哭。

后来我把孩子留在家里自己外出打工,没日没夜地干,好在上天照顾,三年后我被从生产线提拔了起来,只好一路顺风顺水。但我还是毅然辞职,回到了离家最近的城市,因为有技术、有经验,我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我租下了一间小房子,把孩子和疯子第一时间接到了身边。这是孩子已经要上小学了,我们的生活稳定了下来。

如今,我的发展还算顺利,对于疯子我早已改口叫妈,其实这么些年来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里早已视她为亲妈。对了小洁应该是她自己曾经的孩子,听姑姑说她断断续续跟她讲过自己之前的故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给了我持续的母爱,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