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造车被区区十万块钱牵绊?李想“被背锅”尹明善

原标题:“理想”造车被区区十万块钱牵绊?李想“被背锅”尹明善

一桩本是双赢的“理想”买卖是如何变成烫手山芋的,对此李想可能最有发言权。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被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62.2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理想智造第二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上一次是在两个月前的9月11日,此时理想智造被执行的标的金额仅为12.82万元。

所谓法院被执行人,即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对于这个词造车新势力中最有发言权的大概要当属贾跃亭,而今李想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难道他也要重蹈贾跃亭的覆辙,被送上“老赖”名单?

对此,李想怕是深感冤屈的,毕竟在这件事上,他或许是个名副其实的“背锅侠”。

“双赢”买卖变烫手山芋

犹记得去年12月,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将以6.5亿元出售旗下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给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即车和家全资子公司。

今年1月,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至此,车和家通过收购力帆汽车正式获得生产资质。

对于这场收购,外界多认为是一场双赢的买卖,车和家获得资质,而正陷入销量与利润双跌困局的力帆集团也可以借此缓解资金压力,以此获得一次自救的机会。

而现在看来,这场买卖所带来的,并不是双赢,甚至可说是两败俱伤。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力帆燃油乘用车的销量跌至2.1万辆,同比下滑62.6%,亏损9.42亿元,甚至一度被曝出破产的消息,车和家的6.5亿对于力帆而言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但深陷困局的力帆也已是久病缠身,毕竟早在2014年,力帆的负债率就已经达到了70%,2018年更是高达75%,到了2019年“跌跌不休”的情况难以缓解也在情理之中。但对于车和家而言,这笔买卖所带来的后续影响则怕是始料未及的。

记得此前,在收购力帆时,帆集团总裁马可曾表示:“此次只是卖出一块闲置的汽车生产牌照,工厂、设备、土地等资产都还是力帆的。”车和家购买的仅仅是一家拥有生产资质的“空壳”公司。

根据合约,双方将共享增程式纯电动模块控制技术、车载人机交互系统等研发成果,这对于力帆来说是传统车企转型互联网的最有利途径,然而对于车和家而言,从力帆方获得养分则是十分有限的。

如今看来,此次收购于车和家而言不仅吸收“养分”有限,还麻烦缠身。不仅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还遭遇了多项合同纠纷,而原告多是原力帆汽车的供应商。

值得一提的是,车和家原定于今年11月交付的首批车辆也被延期至12月,理由为免费为用户升级至2020款车型。

而从现在车和家麻烦缠身的现状来看,此次延期或许也似有些耐人寻味的缘由。

这个锅要不要背

众所周知,“资质”于造车新势力而言犹如命门,而收购始终是获得资质的方法之一。一如威马创始人沈晖曾言:代工造车会让人睡得不踏实。

于是本着“睡个安稳觉”的追求,威马收购大连黄海汽车,爱驰收购陆风,皆斥巨资。因而,此前一汽夏利以1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拜腾的消息,就变得尤为让人羡慕。

“一元收购”,这听上去似乎是个“便宜买卖”,但事实上,这“一元CEO”并不好当。

在这一元“转让费”的背后,拜腾还将面临5462万元应付职工薪酬、8亿人民币的债务,且有明确的还款期限。

因此,在双方此前签署的2019年9月30日最后一笔20%债务偿还期限到期后,一汽华利方面仍没有收到拜腾方面剩余4.7亿元的打款。

对此,一汽夏利方表示:“希望对方按协议约定尽快代华利公司归还欠款,如终止协议对双方都会造成影响。”

而这也意味着,截止目前拜腾的资质问题仍悬而未决,同时也透露出了如今资本寒冬对于整个造车新势力产业而言,都显得更为艰难。

但与拜腾本就知晓要替一汽华利偿还债务的情况不同,车和家方面则向国内媒体表示没有接手力帆汽车的任何债务。

那么,究竟是车和家对于力帆的债务情况并不知情,还是双方的协议中未有帮助力帆偿还债务的条款?目前均还不得而知。

但就车和家目前的经营情况来看,其承受的资金压力是显而易见的。据数据显示,车和家仅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就已累计亏损13.5亿元,自身尚未实现盈利,理想智造ONE的量产交付也尚在准备阶段,要扛起力帆的债务,对于车和家而言确实难上加难。

但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消息却已犹如李想头顶的一把“悬剑”,对于车和家而言,目前或许已失去了考虑是否背锅的权利,而是不得不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