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双世宠妃》到《明月照我心》:余洲影视不止青春厂牌

原标题:从《双世宠妃》到《明月照我心》:余洲影视不止青春厂牌

作者 / 乔苗儿

在收割“少女心”这件事上,余洲影视还没失过手。

“小而美”腰部内容崛起、“她经济”成影视产业重要支柱的三年时间里,余洲影视用三部作品(《双世宠妃1&2》《明月照我心》)跻身“百亿俱乐部”,同时成为行业内炙手可热的青春厂牌。

由腾讯视频播出,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联合出品,余洲影视承制的《明月照我心》今日正式会员收官,精致的国风审美、王爷李谦和公主明月之间爆笑浪漫的爱情故事以及独特现代的“男人帮”“女人帮”人物关系设定不但让观众嗑得上头,同时也使行业看到融入喜剧元素之后,甜宠爱情的更多可能。

按照国际惯例,爆款或者独树一帜的创作团队出现后,行业会试图从中摸排出一套可供借鉴的“方法论”,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的记者抱着同样的心态采访了余洲影视的创始人之一、编剧杨朔,试图去总结爆款背后的创作逻辑和商业逻辑,但结果却有些令人意外。

“家庭型”团队养成记

“余洲跟其他的影视公司不太一样。”

杨朔在与李阳合伙经营余洲影视前是专业编剧,有十几年的一线编剧经验,曾参与过《夜•上海》《双食记》《吉祥天宝》《1931年的爱情》《男人帮•朋友》等影视作品的创作。杨十夜是他的笔名,两部《双世宠妃》和《明月照我心》,他都是总编剧。合伙人李阳则自小受艺术气息的熏陶,父母分别从事音乐、美术领域,对她影响很深。求学和从业时她选择走了父亲的路,曾在《炊事班的故事》《追击者》《夫妻那些事》等多部热播剧中做美术指导、造型指导还有制片人。“我俩不是坐办公室的人,更不是做公司的人,都是从剧组生产一线走出来的。”杨朔说。

余洲影视创始人

《明月照我心》总编剧

杨朔(笔名:杨十夜)

这种优势很快凸显出来。一线经验打底,两人在完成身份转变后不但能够全面掌控作品创作层面,还能够提前预设剧组当中有可能出现的问题。“筹备和拍摄中各个部门都会因各自对剧本的理解提出诸多意见,看起来是实际拍摄当中的困难,实际上可以从剧本等源头解决。我跟我们的编剧团队全程都在组里。开机前的剧本阶段,我们就会全面配合好制作的各个环节,在开机后,剧本还会根据演员、场景、天气等实际问题进行调整,所以我们的创作和制作比较高效。”

杨朔回忆,《双世宠妃》剧本当中很重要的场景是墨连城家的“客厅”,拍摄现场的“客厅”在景深上又不能满足导演的拍摄所需。加上横店当时连续下雨,改成外景也不现实,于是就根据导演和制片人的要求修改剧本的场景和内容,同时想办法搭建了一个亭子,给人物提供了活动、对话的空间,保证了不受天气影响按进度拍戏。拍摄时,李阳和杨朔都希望“让演员在调度中着说台词”,镜头会更丰富好看,于是也是根据实际的情况,增添了剧本中没有的空间和道具。

凡事预则立的结果是效率大大提升。杨朔介绍,目前余洲影视制作的剧,从剧本创作制作、播出整套流程走下来的时间都不到一年。在平台给予了全力的保障和支持下,创作和制作团队要保证效率的诀窍,除了减少了不必要的沟通成本,还有一套他们自己摸索出的特殊项目开发模式:剧本和筹备同时进行。在平台制定大计划之后,我们团队成员立即明确分工:一边,编剧团队完成剧本创作,根据平台的意见进行不断调整;另外一边,李阳也已经带着服化道美摄部门开始制作上的前期准备。“场景图、人物造型图李总经常亲自参与设计。”

即便有高效高产的一线团队,余洲影视也能沉住气。“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做精品化。”杨朔说。当初《双世宠妃》以低成本投入换得56亿点击,几乎创造了“性价比最高的爆款剧”奇迹。

高效还意味着把钱花在刀刃上,在制作上余洲从不吝啬。

《明月照我心》透着明显的“贵气”。“一套服装都算下来有5-7层,每套衣服都里里外外都有着精美的绣花,主演们的衣服非常精致。”杨朔说这话的时候很满足。的确,作为小而美的腰部内容,《明月照我心》可以说是做到了同类别中的顶配。

另外,《双世宠妃》系列和《明月照我心》的OST数量惊人,其中《双世宠妃1》有8首,《双世宠妃2》是18首,《明月照我心》有14首,《九张机》等都成了红极一时的“街歌”。可以说是花了很大精力在影视音乐上,按照道理“没必要”的部分,余洲影视都没落下。

采访当天,李阳因为临时有事没来,此前她接受采访时说,“看着剧组的年轻场工们累得气喘吁吁还毫无怨言,我就想带着他们一直往前走,让他们多赚点钱”让新剧记者印象很深。和杨朔聊到公司的人员工作安排时,几乎听到了如出一辙的回答“我们有自己的编剧团队,观水意工作室,负责IP改编、原创,同时也签约培养编剧。公司做的每部戏都会让工作室的编剧参与,给署名,待遇也比外面公司的条件好。”

“如果未来有分账模式,我们也想能够直接回报给创作者,回报一线的创作人员。”杨朔说道,大概都是从一线摸爬滚打出来的缘故,杨朔和李阳不像公司的“话事人”,更像大家长,或者过去梨园戏班里的师父,带着年轻的团队一块成长。“我们是家庭式的团体。”

找到屏幕外的“对话者”

衡量一部剧是不是真的“火了”,要看有多少非影视行业的人成为了剧集的死忠。记者亲眼目睹舍友每天晚上一边转呼啦圈一边叫着“什么鬼”一边刷《明月照我心》,目瞪口呆之余很担心她岔气。此位观众的反馈是“轻松下饭的爱情,谁能拒绝呢?”

不仅如此,杨朔介绍,《双世宠妃》系列和《明月照我心》从用户调研的结果来看,对下沉用户的触达率很高,收看的观众多是年轻女性。“小而美”的用户,最大的基数恰恰都来自下沉端,说明内容和用户的对应很准确。

精准定位来自于余洲影视主创团队特有的“对话人”模型,从业经验是建模标尺,反复对话、预设是实践过程。在杨朔看来,“甜宠”是这些年才有的叫法,整体都属于古装爱情剧,对情感的把握是相通的,推算起来《双世宠妃》也算是古装甜宠剧的先河,那不过是因为将古装爱情剧的风格做得更加极致。

“做剧本、拍摄时先想观众会有什么反应。”杨朔说,“我们会模拟一个对话人,TA面目模糊地坐在银幕前,我们要想想TA在看到人物、桥段时会有怎样的反应。”《明月照我心》里的吻戏数不清,剧粉还给每个吻戏都起了不同的名字,足见感同身受或喜爱。这种桥段的处理同样考验度的把握,如何做到不油腻、不低俗,还要保证纯粹、浪漫的氛围并不简单。“我们将女性眼中,爱情亲密接触过程里最甜美的东西择出来,加以放大,这也是甜宠的精华。”杨朔解释。

随着“对话人”喜好的变化,主创团队也会相应的做出调整。受到短视频的冲击和分流,今年影视剧的水位普遍偏低,《明月照我心》超出剧情的喜剧元素却有回天之力,密集的笑点首先能够留住用户,比较有效地抵挡住了碎片化短视频的冲击。“余洲影视的三部作品都有细微的变化,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创新,既能够满足观众的审美要求,还能带来以往没有的东西,实现突破。

不论是100亿的点击,还是三部作品每集平均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弹幕评论以及要续集的呼声,余洲影视毫无悬念地通过“对话人”的形式抢先站在了观众一边。同时他们也会在复盘的时候重点关注弹幕当中提到的人设、对白、桥段相关的制作问题。现在杨朔也有发愁的地方,比如正在着手创作的《双世宠妃3》,“因为有前两部的内容,实际上宠妃3的创作难度和观看门槛都是提高了很多的,但“创新”、“高概念”一直是余洲的强项,我们有信心。”

探索中的余洲影视:信任度与可能性

虽然原定的李阳、杨朔双人访谈,变成了杨朔独自面对记者“灵魂拷问”,记者发现,他并没有因此而多聊自己,相反,言谈之间,提到平台、总制片人赵洁和合作伙伴李阳以及团队成员的时候更多。

去年年初,按照当时的境遇,凭借《双世宠妃》的火爆程度,余洲影视可以高枕无忧,多开项目轻松赚钱,但“我们做公司的初衷,不是要把公司变成赚钱的工具。”

赵洁是《双世宠妃》系列和《明月照我心》三部作品的总制片人,同时也是企鹅影视天同工作室的负责人。长期合作下来,平台的信任和支持也让杨朔打开了话匣子。“赵总和我们一样,都是一线创作者,所以沟通起来特别顺畅。我主要负责剧本创作,李总负责导演和制作工作,赵总则为制作方向和内容通盘把关,我们共同推进项目,并且在出品方的一步步支持下,我们才能走到今天。《明月照我心》实现了多方联动,可以说前所未有。所以,余洲的每一步成长都要感谢平台的培育,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的信任。”

“这是合作者之间信任度的问题,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和好的制片人搭班子,能够实现创作自由。事实上,观众希望看新的东西,意味着创作者需要承担风险,制片人愿不愿意信任很关键,平台支持我们往前跨一步,我们才能不断尝试新的类型。”

图右:企鹅影视天同工作室总经理 赵洁

图右:余洲影视合伙人、《明月照我心》导演 李阳

事实上,影视作品的制作,归根结底是一次“燃烧团魂”的过程,需要所有团队成员共同出力。三部作品下来,余洲影视的团队合作之紧密令记者瞠目结舌。记者在三部作品的片尾字幕中发现,技术工种上,人员的重合度尤其惊人,可以说,几乎是原班人马完成了三部剧的制作和创作,对于流动性很强的剧组来说,同样堪称奇迹。

即便是依靠青春厂牌在业内快速站稳脚跟,余洲影视未来创作规划也不局限在同一个类型。交谈过程中,记者发现,余洲影视的团队更像是小时候玩过的“七巧板”,人还是那些人,却能够在市场的不断变化中顺势应时展现出不同的可能。

除了继续手头的《双世宠妃3》,科幻、悬疑、军事,都在余洲影视的内容储备当中,何时推出,视项目的成熟程度和市场情况来决定。

当初给公司和工作室取名,余洲取自屈原《九歌·云中君》“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一句。也是巧合,都与水相关,静水深流,“余洲”还能流淌地更长、更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