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科梅蒂:孤独就是所谓的真实

原标题:贾科梅蒂:孤独就是所谓的真实

阿尔伯托·贾科梅蒂|What is a head

贾科梅蒂(Giacometti, Alberto,1901~1966)

瑞士超现实以及存在主义雕塑大师、画家

1901年10月10日生于博尼奥

1966年1月11日卒于库尔

早年画过素描和油画,成就最大的是雕刻

作品反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

普遍存在于人们心理上的恐惧与孤独

代表作是《行走的人》、《市区广场》等

“我所爱的是真实,不一定就是艺术”——贾科梅蒂,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大师之一贾科梅蒂的作品通常被解读为“孤独”,其实...

贾科梅蒂的世界已远远超出了艺术的世界,他是在用艺术方式寻找人类的孤独,寻找人类的存在,寻找人在孤独时的重量和状态,同时也是在寻找他自己,只有与你自己观察的事物处于同一状态的时候,你才能完整的去表达,这样才能把观者也带入到此种状态。你要想完全了解作品必须让自己达到这个境界,处于这样的态度,否则只是众人所说的孤独罢了。

贾克梅蒂出生在一个以印象画风为主的艺术环境中,他父亲本身就是一位有成就的印象派画家。但印象画法始终没有成为他艺术生涯中主要的影响力。顶多在他二十岁以前,曾画过一些近点描法的绘画而已,但他早在十来岁时,对他将要开括的艺术世界已有实际的感触,并在他十七、八岁时,确定了他缩小性的画法了。

有一次贾克梅蒂在他父亲的画室里,画一些梨子的静物。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些梨子在一班的距离下,看起来却变得愈来愈小,于是他只好按照所看到的,把梨子也画得愈来愈小。他父亲看了之后非常愤怒,把它改成正常的大小。可是等她自己在去画时,半小时之后,他仍不能不按照所看到的大小,把他缩小。

其实这并不是一种绘画方法,而是人们最初看世界和万物的真是的感受,是一种观察方法,并把看到的真实的状态和感受记录下来,或者可以说这是属于他的观察和绘画方法,其实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观察事物的方法和对事物的感受。由于种种的文明和制度下的影响和束缚限制了你真实的本质的东西,所以我们忘记了或不在相信自己,只是盲从而以。

贾克梅蒂二十二岁到巴黎,虽然他就教于古典风格依旧之布岱尔,但实际上,此时他业已投身于前卫风潮之中。本来,贾克梅蒂在十七岁以前,完全在他父亲全然印象风格的画室中受教,等他二十岁才至意大利受到古典的熏陶。再过两年,他到了巴黎才完全低接触到现在风潮的冲击。毫无疑问,古典,印象与现在风潮三者相比,给贾克梅蒂影响最大的,当然是现在风潮。所以,等他一旦接触了立体绘画之后,事实上他已经全心投入其中,或者这也一如当时他对原始雕刻的用心。

其实贾科梅蒂在受立体主义影响的时候,仍然是保持了一颗初心来观察事物的,我们在贾科梅蒂早期的作品里就能看出带有一种原始艺术的味道,是一种最初发现和表达自我的冲动。其中包含了人类的“共有灵魂”,是这种灵魂触动了观者的心,带给了观者极大的感动和共鸣。

贾科梅蒂曾嘲笑文明并且对进步失去信心—至少是对艺术丧失了信心。他认为自己并不比他所采用的埃赞斯和阿尔塔米拉时期人类的艺术更加高明。那时,自然和人都处在初始阶段,不存在美与丑,也没有审美力,而且不求甚解和批评。那个第一次想在石块上刻画人物的人不得不从零开始。这就是艺术大师贾科梅蒂始终保持的初心,用它来看清一切的事物。

而后他还曾受到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其作品也是成为超现实主义时期的经典作品,如《她和她的断喉》和《早晨四点钟的宫殿》等,1935年以后,贾科梅蒂与超现实主义者决裂,回到画室重头开始面对眼前实物写生普鲁东曾因此讥笑道:“一个头像、一个苹果,谁不知道是什么?”但对贾科梅蒂,在视觉的直管中,它们是什么会变得非常可疑。他认为传统雕塑塑造一个头像,只是塑造一个与真人原型的等同物,以为这样可以等同真实本身;其实,这并非视觉,只是知性、概念。如果在视觉现象中,一个人永远与周围的环境无法分离。也就是说,这个人的真实只能在其存在的空间中才能显现。

这就是他想要的“真实”,超现实主义并非是一种真实的存在的表达方式,至少不是他想要的或是并不属于他。其实是一种使命感驱使他这样观注着人,或许是经历,经历让他变成一个不同于其他人的观察者。或许是敏感,对人的敏感、对死亡的敏感。致使他的作品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你感到恐惧。对自己、对周围的一切、对生命、对死亡。这是一种好奇,是人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感觉,对一切的好奇、对一切都有一种濒临死亡的兴趣,这种感觉是无比的强烈。形成了一种能量, 不断地、不停地凝聚着,最后大到你无法去控制。拥有着它其实是一种幸福,我们都已丢到了这种幸福,所以感觉不到。这种幸福会使每一个人变得真实,无比的真实。真实会让你从死亡中醒来,觉得活着是多么的美好,你会在这其中不停地游走着,那是多么的有意义、有价值...

1940年以后贾科梅蒂开始了所属自我方式的对人物以及每一个事物的真实存在的探寻之路。

吸引和不断的逃离,产生了永远存在的距离。贾科梅蒂的雕塑就是在吸引你的同时在不断地拒绝你,这种拒绝是观者自身的需要,也是艺术家的感悟和想要表达的思绪。这种距离同时也产生了神秘感,是一种摆脱人类身份来观察人类的最初的新鲜的神秘感。也是这种神秘保持了距离的存在,是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最初的本能和感觉。只有远离你想要表达的和了解的事物你才能更好的、清楚的看到它的本质,因为熟识感会减弱你的感受,抹掉你最初的印象,体会不到生命的力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