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儒家的假精妙

原标题:宋明儒家的假精妙

儒家思想归展到宋代,经过程颐、周敦颐、朱熹等人的努力,将道家、佛家思想渗透进入儒家思想,发展出程朱理学,谓之宋儒。

程朱理学,强调“存天理,灭人欲”。理学中的“天理”,就包含很多道家思想。灭人欲,就有佛教无欲的影响。到了明代,王守仁即王阳明,继承陆九渊强调“心即是理”的思想,加入佛教禅宗文化,发展为阳明心学,这就是明儒。

儒家思想的发展,掺入许多道家、佛家思想,是一大特色。这个特色,其实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特色。往好的方面看,是兼容并包;如果往坏的方面看呢,那就是柏杨将中国传统文化斥之为“酱缸文化”,将几种文化思想,搅到一起,混杂之后,结果成为一个黑乎乎的一缸酱。

宋儒和明儒,都叫理学。但还是有区别的。宋理学,认为“理”在天地万物;而明理学,认为“理”全在人“心”。王阳明书中有一个很有名的事例:两个小和尚看到一面幡旗在飘动而争论,一个说是幡动,一个说是风动,老和尚走过来说:都错了,是你们的心动。

明代继承宋理学而发展出心学,儒家文化依然是主流的思想文化,当时的儒家思想,依旧是不容怀疑,高居思想之巅。

依照儒家思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做人的基本路径。但是,深入了解明代的实际,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其中的怪异。明代在强调儒家仁义道德的同时,其实是一个淫风盛行的朝代。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春宫画和房中术,基本上都是明代创作出来的。就连明代李时珍写的《本草纲目》,里面很多药物,李时珍都说有壮阳功效,可见李时珍或者说明朝人,对壮阳药是多么的追捧。而细看明代的书籍,更会发现其中有很多黄色书籍。且不要说像《肉蒲团》、《如意君传》、《绣榻野史》、《浪史奇观》这样标准的黄色书籍,像冯梦龙写的《三言二拍》,基本上每篇都有很露骨的色情描写。

然而,在尊崇儒家理学的表象下,民风淫荡也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一些官员可能在朝堂之上大谈孔孟之道,回到家中就要找妻妾研究房中术了。当然,更悲观的看法是李泽厚,李泽厚先生在《美的历程》一书中谈到宋代文化时,有一句话:“到了宋代,时代精神不在马上,而在闺房。”当然,李泽厚先生说得比较婉转客气。不客气地说,就是时代精神不在马上而在床上。我们考察一下唐诗与宋词的差别,李泽厚先生的看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到了明代,人们关注裤裆里的那点事,对脐下三寸津津乐道,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了。儒家发展到宋明时期,达官显贵满口仁义道德,满肚男盗女娼,构成了强烈的反讽,也可见儒家思想道德已开始变得怪异。

从孔孟原儒,到掺入阴阳五行的汉儒,再到渗透进道家、佛家思想统称为理学的宋儒、明儒,是儒家思想的基本发展脉络。从原儒、汉儒、宋儒、明儒,儒家思想一路发展下来,表面上看,儒家思想越来越精,致越来越精妙,越来越正确,实则是在汉儒完成儒家思想的意识形态建构后,沿着一条一路下滑的路子往下走。

这就像武术套路,由开始的简单粗野,经过一路修改加工,显然似乎是越来越好看,越来越精妙,到最后却沦落为中看不用的花拳绣腿,只能用来表演作秀。

儒家发展到明儒的“阳明心学”,虽然看起来具有深刻的内涵,虽然其理想是“内圣开出新外王”,但结果却很不美妙,明朝无论是社会风气还是国家发展都不怎么样。

无论人们,特别尊奉儒家者,可以把“阳明心学”说得多么玄妙精深,那又怎么样呢?放在历史事实面前,“阳明心学”的耀眼光环立即就会黯然失色。况且,“阳明心学”的精髓竟然还是“知行合一”,想想《金瓶梅》中的诸般形状,那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