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战略核力量演习透露新信号

原标题:俄罗斯战略核力量演习透露新信号

10月15日至17日,俄罗斯举行了代号“雷霆-2019”的战略核力量演习。演习规模空前,俄罗斯“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和常规导弹部队参演。

战略核力量是俄罗斯唯一可与美国抗衡的军事力量,俄罗斯视其为保证国家和军事安全的最强力支柱,是国家地位和军事实力的最重要体现。也因此,俄罗斯每次核演习都会引发全球极大关注,此次演习更是透露出一些新信号。

大规模战略核力量演习将年度化

“雷霆-2019”演习参演兵力规模大,动用装备多,演练区域分布广。据媒体报道,此次演习参演兵力1.2万,参演导弹发射装置213具,飞行器105架,包括战略轰炸机5架,水面舰艇15艘,潜艇5艘,装甲和特种车辆310辆,使用远程航空兵、军事运输航空兵、战术航空兵的机场和各大军区训练场,海上演练区域包括巴伦支海、波罗的海、黑海、鄂霍次克海和里海海域。

“雷霆-2019”作为战略层面的首长司令部演习,演习指挥部开设在俄罗斯国家国防指挥中心。普京总统高度重视,亲临演习指挥部并指挥弹道导弹核动力潜艇自巴伦支海和鄂霍茨克海发射了潜射弹道导弹。

俄罗斯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总局局长伊利因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雷霆-2019”演习目的是提升俄罗斯战略核力量应对侵略威胁的能力,演习是防御性的。

但是,俄罗斯防御性的国防战略具有强烈的进攻色彩,核力量在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地位。俄罗斯奉行以“战略遏制”为核心的国家安全战略,通过综合使用核/常规力量,实现遏制侵略的战略目标。

尽管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在总体上是防御性的,但在自身及其盟友面临的侵略威胁难以避免的情况下,俄罗斯不排除使用核力量进行预防式打击以消除威胁。

根据俄军发言人介绍,演习想定为:在俄罗斯边境地区爆发武装冲突,冲突持续升级并对俄罗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构成严重威胁,在此情况下,俄罗斯使用战略核力量实施先发制人打击,以遏止战争升级。

“雷霆-2019”继2018年10月11日举行大规模战略核力量演习后再次举行,表明此类演习可能会年度化。2018年的演习中,俄罗斯战略核力量的主力和新锐均亮相,北风之神级弹道导弹核动力潜艇发射“圆锤”潜射弹道导弹,图-22M3、图-95MS、图-160M战略轰炸机发射Kh-102巡航导弹,战略火箭兵发射“白杨”“亚尔斯”陆基机动型弹道导弹,预警雷达监控导弹飞行全过程,导弹防御系统实施模拟拦截。

“雷霆”系列演习实现年度化,将进一步凸显战略核力量对于俄罗斯国家和军事安全的作用和地位。实际上,依靠战略核力量实现非对称制衡,达成“止战”的战略目标,对于俄罗斯而言,可谓更现实、更高效的选择。

要实现这一点,须进一步强化战略核力量建设,做到“能用、好用”,并使他国相信俄罗斯“敢用”,最终才能实现“管用”。

俄罗斯将优先发展战略核力量

服务全球政治和地缘博弈从来都是“雷霆-2019”这类大规模战略核力量演习的主要目的,这不仅仅对俄罗斯才适用。

近年来,俄罗斯与美国和北约的战略博弈不断深化,并已从政治、经济、外交外溢到核军控领域。在俄罗斯的常规力量相比美国和北约不占优势的情况下,进一步加强战略核力量则成为必然。

俄罗斯周边安全形势严峻。乌克兰东部地区武装冲突仍未平息,美国和北约不断加大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持力度,并持续加强在俄罗斯西部和南部边境附近的兵力部署和军事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军事演习的规模、强度、密度和针对性,加大对俄海空侦察。此外,在罗马尼亚和波兰的陆基导弹防御系统部署基本完成,欧洲导弹防御体系日趋严密。

俄美在叙利亚将开启新一轮博弈。叙利亚启动重建进程遥遥无期,反恐虽然告一段落,但内战随时可能升级,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北部对库尔德人实施打击使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俄罗斯介入叙利亚问题已深,并已成为叙利亚局势的主导力量。在外部势力仍试图在叙利亚通过使用武力达成自身目标的形势下,不排除俄罗斯增兵的可能。

俄罗斯依靠核力量达成与美国的军事和战略平衡的难度增大。8月2日,美国正式退出作为核军控条约基石的《中导条约》,俄罗斯随即跟进退出。8月18日,美国试射一枚《中导条约》禁止的陆基“战斧”巡航导弹,并宣布将试射陆基中程弹道导弹。未来,美国可能会在欧洲大陆部署可携带核弹头的陆基中程、中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射程覆盖俄罗斯领土欧洲部分的全境。

美俄核军控前景悲观。俄美于2010年签署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为两国之间目前唯一存在的军控条约,该条约将于2021年到期,特朗普政府多次表示无意续约。届时,俄美两国将面临核军备完全失去条约控制的局面,势必会增大核军备竞赛风险。

在这样的安全环境中,俄罗斯将进一步强化战略核力量的优先发展地位。在受西方制裁、经济增长乏力的形势下,俄罗斯战略核力量建设仍能得到充分的经费保障。今年2月,普京总统在国情咨文中展示了7种超级武器,除“佩列斯韦特”车载激光系统,其他都可归属或可视作战略核武器。

其中,“萨尔马特”井基重型洲际弹道导弹和“先锋”陆基高超声速导弹开始量产,“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试验成功,“波塞冬”核动力水下航行器已经下水试航,“锆石”高超声速反舰导弹上舰装备,“匕首”空射高超声速导弹已实现战备值班。按照苏/俄武器设计传统,“先锋”“海燕”“锆石”“匕首”导弹都是核常兼备的,并可执行战略层面的任务。

强化战略核力量建设,体现在“建”和“用”两个方面。“雷霆”系列大规模战略核力量演习,既可作为展示能力、加强威慑、反制威胁的重要手段,更是检验装备性能、提高训练水平、保持战备状态的重要途径。

战略核力量演习更贴近实战

“雷霆-2019”战略核力量演习中,有大量的战术飞机、水面舰艇、装甲车辆常规力量参演,这种现象在以往的战略核力量演习中非常罕见。

演习中,实射了共计16枚洲际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对陆上目标实施打击。其中,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的弹道导弹核动力潜艇分别位于巴伦支海和鄂霍茨克海海域,发射“圆锤”“轻舟”潜射弹道导弹,“亚尔斯”陆基机动型弹道导弹实射,北方舰队和里海区舰队的战斗水面舰艇发射“口径”巡航导弹,图-95MS战略轰炸机发射巡航导弹,军区陆军集团军所属导弹旅发射“伊斯坎德尔”战役-战术导弹。

俄罗斯战略核力量演习一贯具有规模大、针对性强、贴近实战、技术水平高等特点,“雷霆-2019”演习更是将实战化水平上升到新的高度,这从演习中核/常力量的综合使用演练就可以看出。

在贴近实战的核战争演习中,战术飞机需要为执行发射核巡航导弹任务的图-22、图-95、图-160等战略轰炸机护航;陆上机动部队需保证“白杨”“亚尔斯”陆基机动型弹道导弹安全;海上舰艇编队需为弹道导弹核动力潜艇航渡至发射阵位提供水面、水下和空中警戒。

此外,歼击/轰炸机、导弹舰艇和“伊斯坎德尔”导弹需“消灭”位于俄周边海域的阿利·伯克级“宙斯盾”导弹驱逐舰和位于罗马尼亚和波兰的陆基“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为弹道导弹“突防”美国本土创造条件,并需“摧毁”北约位于俄周边的机场、基地、导弹发射车和舰艇,防止其起飞战机和发射导弹攻击俄战略核力量,同时,还需组织好对来袭战机和导弹的侦察预警、跟踪监视和拦截。

“雷霆-2019”演习全面检验了俄罗斯的核战争能力。从首长司令部、战略指挥中心、军兵种作战司令部、战略侦察预警体系、精确打击体系、空天一体化防御体系到基本作战单元的完整核作战链条都得到了检验。

核作战是更复杂的体系作战和联合作战,组织和实施难度远超常规作战。实际上,在俄军的战争理论和作战条令中,常规战争和核战争并未予以严格区分,换言之,核作战只是未来战争中的一种作战样式。

长期以来,俄军认为,核武器首先是一种武器,尽管是种“特殊”的武器,但武器就是用来使用的,这一点和其他的武器并无不同。事实上,在俄军“东方”“西方”“中部”“南方”等系列的大规模军演中,战略核力量都参加演习并实射了导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