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越难过!8年前卖房留学,现在一月挣5000……

原标题:越想越难过!8年前卖房留学,现在一月挣5000……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猫哥一个同学在深圳一重点中学当副校长,这几年每年都来北京招聘老师,跟她闲聊,说起小孩教育投入之大、幼升小、小升初各种焦虑,她说,“你这才哪跟哪儿,刚开始而已,你看看那些大学毕业生的父母,比你们焦虑多了。”

她说的是实情,她所在的学校,前两年来北京招人,清华北大毕业的最多也就20%,今年明显感觉到名校、高学历的候选人爆棚,10多个岗位报了2000多人,最后招聘的人里,80%毕业于清华北大。

于是,二三线院校明显感觉到了“降维打击”的惨烈,选择面越来越窄、薪资议价能力越来越弱。如果把大学毕业生比作商品,他们还不算最惨的,因为成本不算太高,有一类人曾经光鲜,现在看起来却是最倒霉的,比如我们今天说的小林的故事。

01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杭州的小林和她的父母可能不会再选择卖房出国。

八年前的小林在杭州一所重点高中读书,平时成绩中等的她如果不能超常发挥,大概逃脱不了委身国内普通大学的宿命。

她和父母一商量,与其循规蹈矩的读下去,不如赌一赌,跟着当时火热的留学大潮去国外闯一闯。

那个时候,正是留学行业的黄金年代,当年,出国留学的人数头一次超过了30万人,号称撬动了600亿元的巨大市场。

在这股风潮的鼓动下,整个高三下半年,当班里同学为高考奋战时,小林去了语言培训机构。

最终,小林赶上了金融专业的热潮,成功申请了澳洲莫纳什大学。

去澳洲读书,要求银行卡上要有60万存款,并且这笔钱要被冻结半年,每年的开销需要30多万,对小林的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为了凑出留学的钱,小林的父母卖掉了家里唯一的房子,售价150多万元。

可等到她真正出了国,才发现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她的预料。尽管租住在当地寄宿家庭中,但实际上沟通交流并不多;自己所在的专业竞争也十分激烈,全年级的中国人占了将近十分之一。

本来想把留学当成弯道超车的捷径,没想到前面的路上早就开始堵车。

等到毕业回国,手里价值一百多万的学历并没有让她实现过去的梦想。最终还是在父母的帮助下进了一家当地的国企,每个月工资到手5000块,只比国内的研究生高1000。

有一次她下班的时候,刚好路过六年前她们家卖掉的那套房子。前几年还只有150万的房子,现在挂出来的价格已经涨到四百万了。

按她现在的收入,每年就算攒4万块,也得100年才能凑够400万了。

02

前几年,留学很盛行,中介机构狗尿苔一样的疯涨,各种忽悠,把很多成绩一般的所谓中产家庭孩子忽悠到国外的各类大学甚至野鸡学校,很多人卖了房、花了钱,却落得个无书可读、无家可归的下场。

今年九月份的时候,留学圈子里出了一件大事。曾经辉煌一时的美国校代领头羊EduBoston宣告破产。

“非常遗憾,经过专业重整人员及法律顾问特别小组的竭尽全力,EduBoston的业务重整失败,业务将无法有效地延续。

在9月30日之后,EduBoston将无法承担寄宿家庭、保险、学校以及合作伙伴佣金等相关费用。同时,EduBoston在中美两国与学校、寄宿家庭及合作伙伴的联系人也将取消。”

大段大段的官方措辞,掩盖不了背后中介老板携巨款跑路的事实。

这种校代模式,号称3万美金包上名校。想要出国的家庭不仅要先支付一大笔服务费,每年还要把数万美元的学费先打给校代机构,再由校代给对应的学校缴纳学费和医疗保险,还有寄宿家庭每个月应得的生活津贴。

校代跑了,留学生的前期投入全都打了水漂,由于学校也没收到学费,连书都没办法继续读了。

算上今年才刚刚报名的学生,有不下三百个家庭面临因此失学的窘境,被卷走的千万美元巨款,估计也够跑路的老板挥霍一阵子了。

除了卷款跑路的,还有明目张胆直接骗的。

17年的时候,南昌的刘女士与金吉列留学机构签了一份协议,总共花了四万块,“当时反复跟我强调的是,如果去不了留学就只收7000元费用,剩余款项可全部退回。”

钱交了之后,不但没有人对接,连当时签的协议都没拿到手。两年间,她多次向工作人员提出要拿回客户联协议,工作人员一直以未找到为由拖欠,直到2019年她才拿回签约协议书。

“小孩的出国留学设计内容空白,学校申请相关文件空白、签证申请相关文件空白,各项服务均未实施,而且那些纸质文件都发黄了。”

钱当然也是退不了的,按照留学顾问的说法,他们已经提供了相关的服务——“已经把计划用邮件的形式发给你了”,一封邮件四万块。

金吉列留学号称在全国有49家、海外有4家分子公司,也不算是小机构啊?韦博英语这才凉不到一个月,从英语培训行业爆发的暴雷潮,终于要传导到留学行业了么?

03

据行业内估计,超过60%的留学生,在第一次留学申请的时候都会被黑中介坑得体无完肤。。。

比如所谓的“100%进top50学校”。

一般第一次跟中介见面,他们会拿出了一本小册子,标记出了5-10所耳熟能详的名校,并且承诺只要签约就100%申进top50院校,文书和推荐信也能帮忙搞定,而若申请不成功就全额退款。

好学校竞争激烈,当然确保不了100%的通过率,干脆就不申请;换一些排名靠后的、稳妥的,这通过率就上去了。至于所谓的top50名校,没错啊,中介机构自己排的名而已。

为了塑造一种经验丰富对人设,网站上的顾问资历和成功案例也多有掺假,有的小中介甚至达到了猖狂的地步,比如专科变硕士、半年经验说成十年,一个成功案例全场通用。。。

顾问流动性也大,经常是钱收完人却离职了。一句“由于身体、家庭、工作原因,我离职了,你的后续申请服务由XX接替,请联系重新分配的顾问老师吧”,之前的方案全得推倒重来。

关键是服务质量没上去,收费却一点也不低。拿北京的某留学机构来说,申请法国5所学校要三万多,合同期限为48个月,包过。

不仅中介费用需在签订合同时付清,如果后续取消了留学计划,也只能将名额转给其他消费者,或将服务内容改为游学等其他项目,否则只能获得退款1000元。

那如果最后没申请成功怎么办呢?工作人员远不如刚才那么斩钉截铁,“一般都会通过的”。

扪心自问一下,现在的留学环境真的像二十年前一样好么?经过了留学中介、顾问、校方代理等三方面的信息过滤和盘剥,留学还是一个值得卖掉房子参与的全民选择么?

04

曾经的留学市场也是很风光的。

80年代的大学生除了写诗,还流行出国,一个大学生只要说自己要出国,姑娘们立马颅内高潮。85年俞敏洪毕业的时候,全班50个同学,有49个出国留学,剩下的那个就是他。

虽然自己被剩下了,但留学行业也给他的人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0年,新东方发展成“三驾马车”的合伙制。当时正赶上中国人出国的高潮时期,新东方像龙卷风一样赚钱,年收入增加到3亿元。

等到了2002年,新东方的学生达到35万人次,一时间,教师队伍像流水线一样生产百万富翁,比如李笑来、罗永浩。2006年,新东方迎来历史性时刻,在纽约敲钟上市。

在外界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只有中国才能产生的神话。

可是时代变了。

过去的留学行业是几家巨头独揽,没几年就成了拥挤的红海了。天眼查数据显示,经营范围中含“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的企业近几年增长迅猛,2016-2018年留学机构总量分别为10306家、15914家及25238家,而截至11月6日总量升至37172家。

托那些中介的福,行业内法律诉讼量也连年上涨,对于机构虚假宣传、传达误导信息、未按规定退款等情况的投诉与日俱增,携款跑路、捆绑销售等等层出不穷。

今年年初,有媒体报道称留学机构“太傻留学”身陷经营危机,分公司人去楼空,而部分消费者不仅无法得到中介费用的退还,连自己申请留学的进程都恐将延误。

其实国内的环境早变了,有段时间,凭着洋文凭还能拿高薪,现在老板们都更实际,不会再为这个交智商税了。

就像金庸说的,“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产物,卖房留学,也是在为人生加杠杆,读名校可能还有搏一搏的机会,如果碰上骗子中介和野鸡大学,大概率是要输掉的,如果再想想房价的涨幅,只能一声叹息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