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赴九泉阴阳两隔凤求凰,续奇缘,苍天开恩生死绝恋鬼夫妻

原标题:悲赴九泉阴阳两隔凤求凰,续奇缘,苍天开恩生死绝恋鬼夫妻

话说很久以前杭州有千金小姐名叫秦烟云,此人生得极为标致,笛艺惊人。

一日秦烟云来到西湖游玩,随后便坐在西湖畔上吹起笛子来,正是千古名曲《高山流水》,对岸突然传来合奏之音,两人隔岸一呼一喝,相映成趣,一曲奏毕,对岸突然响起一首《彩月追月》。秦烟云隔岸远眺,只闻其音,不见其人,不知不觉,秦烟云也跟着合奏起来,笛声真情流露。

就在这时,突然下起了小雨,秦烟云正准备回家,见岸边有块石壁,便顺手写了一句诗:高山流水遇知音。然后急匆匆回到家中。

回到家后,秦烟云才想起刚才在石壁上提诗时忘了拿笛子,于是又冒着大雨来到西湖寻找。可笛子怎么也找不到,就在她转身离开时发现石壁上多了一行诗:彩月追月诉衷情。正是刚才自己合奏的曲子。

秦烟云一想:“难道是他?”心中暗喜,一路上尽是念着那人。

招亲

回到家后,母亲唠叨着又给秦烟云相亲,秦烟云道:“我才不嫁,要嫁人我也要自己挑。”说到这突然想起那个合奏之人,于是道:“我刚才游西湖丢了笛子,谁要是能拾到,就与我注定有缘,我才嫁给他。”

她的母亲秦氏一时说不过女儿,心想到时候她终身大事终究还得归自己定夺,于是就在西湖边上贴下招亲告示:......若有拾到竹笛者,方可上门提亲......

告示一出,王府立刻门庭若市,来者尽是一些慕名的登浪之徒,可送来的全都不是秦烟云所丢之笛。

几天后,来了个落魄的书生。王氏立刻把他挡门后驱逐他离开。

那书生后退几步,从怀中掏出一根竹笛。一曲《凤求凰》随即而起,缠绵悱恻,曲折婉转。

且说那秦烟云突然听到这熟悉的笛声,早料是故人,立刻吩咐下人请他进来详谈。

那书生名叫梅书影,眉清目秀,气度不凡,两人一见如故,虽是一面之缘,两人却立下誓言,生死相许。

秦烟云突然道:“这里正有现成的笔墨纸砚,梅公子可否为我画副画。”梅书影挥毫泼墨,盏茶工夫,一幅《弄笛图》潇洒飘逸,神韵逼人,呼之欲出。两人又聊了许久,只到天色暗淡,梅书影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抗婚

“请留步。”秦氏突然跟在梅书影身后大笑一声,“家中可有金银?”“我一介书生,何来黄白之物?”秦氏笑道:“可有权势?”梅书影道:“官场昏暗,何足稀罕?”王氏又问:“可有良田?”“薄田两亩。”“可有府邸?”“茅屋两间。”

“哼!”秦氏大喝一声:“你一贫如洗,那以何礼提亲?”梅书影道:“我俩一见如故,天定奇缘,我是真心一片。”

“看在你真心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金银权贵我不要,我只要人间四件寻常之物。”

“哪四件寻常之物?”

“听好了,限你三天凑齐。”秦氏道:“花间露,瓦上霜,庭前雪,池中冰。”说完转身走人。

梅书影一路走,连连叫苦,这虽是人间寻常之物,可乃四季之魂,现在正是早春时节,怎么可能在三天之内凑齐这雪霜冰露,这不纯粹刁难自己。

梅书影一回到家中,就连下了几天大雨,第三日清晨雨刚好停了,梅书影灵机一动,端着一盆清水来到秦府门前。

梅书影道:“雪霜冰露最终皆要化作清水,它们本是同根生,所以我就端来一盆清水,以证我的诚心洁净。”

秦氏听后,连连叫好,笑着接过清水,突然朝梅书影扑头盖脸泼过去,破口大骂:“好你个油嘴滑舌,赖蛤蟆想吃天饿肉。”随后又吩咐下人把他痛打一顿。

梅书影狼狈不堪,被秦府人打德遍体伤痕,一时晕倒在马路上。等他被人抬到家中后,大病一场,已经奄奄一息。

秦烟云听说梅书影被母亲痛打一场,十分焦急,便向贴身丫鬟问个明白。谁知那丫鬟被秦氏事先收买,她故作谨慎的告诉秦烟云梅书影被痛打后,大病一场死了。

秦烟云一听此话,哭得死去活来,一心想冲出门去,可又被母亲锁在闺房,只得借笛消愁。秦氏扔掉她的笛子,狠很地道:“人都死了,还吹什么吹,三日后张公子会上门提亲,到时候可不要让我丢脸。”

晚上秦烟云想到母亲的攀权附贵,残忍自私,又想到自己与梅公子从此阴阳相隔,三天后还要下嫁他人,越想越恨,最终万念俱灰,一时悲愤,扯下七尺罗帐自缢身亡。

哭坟

当天夜半,突然狂风大作,寒气逼人,短短一夜之间江南的早春仿佛倒退到无比严寒的三九深冬。

翌日清晨,雪霜齐降,花中含露,池上凝冰。只见天地万物一片冰清玉洁,秦氏一碰,那雪霜冰露瞬间化作一滩清水,聘亲之物不请自来,正应了梅书影之言,这才想起自己的女儿来,上楼一看,秦烟云早已命断黄泉。

秦氏死死抱住女儿泪水涟涟,又悔又恨,只怨自己活活逼死女儿,棒打鸳鸯,狠心拆散这对天作之合,背天而行,之后忍痛把秦烟云埋葬在南山之颠。

梅书影闻知秦烟云的死讯,犹如雪上加霜,跌跌撞撞爬到南山之上,果见秦烟云的新坟,他扑的一声跪在坟前,心如刀绞,泪似泉涌,深情的呼喊着秦烟云的名字。

梅书影伏在坟前悲痛交加,不停的磕头,直到头破血流,晕晕沉沉,不知不觉坟头被他磕出一个坑来,突然‘碰’的一声,梅书影磕到一个纸盒子,他掏出来一看,里面是一张画,正是当日自己为秦烟云画的弄笛图。此情此景,犹如万箭穿心,于是掩画痛哭,声泪俱下,几度心碎欲死,寒风袭来,梅书影肝肠欲断,恨不的一头扎进坟里与她生死相随,忽猛烈地咳出一口鲜血,刹那间,风起云涌,天昏地暗,梅书影心力交悴,泪痕斑斑晕倒在画卷之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梅书影突然听到有人轻声呼唤自己:梅公子,梅公子。虚无飘渺中梅书影见那画卷对着自己说话:我的魂魄已经附在这副画卷之上,梅公子日后若想见我,只需等到晚上月亮升起之时将此画挂在床头,对我弄笛三声,我便会从画中下来与公子相会,天亮之时收起藏在枕头下面即可。

梅书影从如梦如幻中苏醒过来,依稀记得画卷所言,于是收好画卷急匆匆赶回家中。

托梦

日西沉,月初上。梅书影悄悄把画卷挂在床头,将信将疑地吹了三声笛子,那秦烟云果真仙女一般从画卷上徐徐飘落下来。梅书影喜极而泣,两人好似久别重逢,共诉心声,一夜打打闹闹,谈笑风声,俨然一对人间鬼夫妻。从此两人夜夜相会,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日子一久,梅老爹就发现儿子近日神神秘秘,痴痴颠颠,油灯也一直点到天亮,屋内还时不时传来女子的嬉笑声。一天夜半,梅老爹偷偷趴在梅书影的窗前一看,果然见一女子与他打闹,急得直跺脚:这女子果真是个妖孽,生前害我儿子大病一场,死后还要对他纠缠不休。

次日,梅老爹悄悄来到镇上,找了个术士将儿子被鬼缠身之事说了一遍,请求帮忙,最后斩钉截铁地说:“此等妖孽最好让她永远不能转世为人。”

那术士捋了捋胡须笑道:“这有何难?”梅老爹凑近道:“此话怎讲?”术士道:“你只要在晴天正午之时,大庭之下,将此画放在火盆中焚烧,焚烧之余,一边加入草木枯叶,一边滴入焦油,以便延时助燃,令她饱受烈日赤火煎熬,直到灰飞烟灭,魂飞魄散,便永世不得翻身。”

一天正午,梅老爹乘梅书影出门替人作画之时,按照那术士说言,找出那幅画卷放在烈日下焚烧,一边焚烧一加入草木枯叶,一边滴入焦油。当时烈日炎炎,火势顺风而起,熊熊燃烧,火焰窜得三尺有余,浓烟滚滚。梅老爹隐约听见那女子的声声惨叫,便一个劲的添入枯叶焦油,直到火盆烧得通红,这才作罢。

梅书影晚上回到家后,一看那画卷不翼而飞,四处寻找。梅老爹过来告诉他自己已经把它烧了。

梅书影犹如五雷轰顶,心痛得直往墙上撞,泪水夺眶而出,他悲痛地拿出笔墨,可再也画不出她的模样,吹起笛子又曲不成调,端起一缸烈酒大喝一番,化作相思泪。梅书影醉意浓浓,痴痴狂狂,时哭时笑,抱着那火盆和衣而眠。

夜半,梅书影做了个梦,秦烟云站在熊熊烈火滚滚浓烟中:“如今我已魂飞魄散,再也不能与你相会,上天念我一片痴情,让我在坟头化作一株人间仙草,你若对我还有思念之情,摘下一片叶子晒干滴入焦油焚烧,闻烟如见人。”

天明,梅书影含泪来到秦烟云的坟前。坟头之上一夜之间真的长出一株小草。小草枯黄,仿佛风一吹就要断掉。梅书影睹物思情,又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小草上。那小草得到泪水的滋润迎风而起,日高三尺,叶大如扇,青翠欲滴。

日后梅书影想念秦烟云的时候就摘下几片叶子,放在烈日下晒干,然后加入焦油焚烧,以解寂寞之苦,只要一闻到那种烟味,他的伤痛就仿佛被麻醉一样。从此梅书影称它为烟草,整日以烟相伴,袅袅青烟中,如痴如醉,仿佛又见她那美丽的身资。

后人把这种草叫做烟草,还做成了烟丝和香烟,流传至今。

可叹:悲赴九泉阴阳两隔凤求凰,续奇缘,苍天开恩生死绝恋鬼夫妻,终虚幻,空留倩影苍天长恨难成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