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老道有一面幻世铜镜知晓天下事,‘烛影斧声’真相大白

原标题:昆仑老道有一面幻世铜镜知晓天下事,‘烛影斧声’真相大白

后周末年,时局动乱不安,民间流传有一高人姓安名昆仑,他持有一铜镜,能使其放大缩小,光彩夺目,测试者只要将头伸入铜镜中,铜镜豁开一天窗,可观过去知将来。曾有测试者说如梦如幻,真假难分。但更多的人认为这都是镜花水月的传说罢了。

且说后周世宗柴荣在位几年创下了丰功伟绩,为永保江山,晚年一直沉迷寻找此人,不料早登极乐,留下一个深深的遗憾,同时也留下一个年仅7岁的儿子柴宗训继位。柴宗训继位后,符太后垂帘听政。此时的符太后一直念念不忘先夫遗训寻找安昆仑,以便辅佐年幼的柴宗训。

为早日实现心愿,符太后在全国上下广贴榜文悬赏,数月后杳无音讯,便开始动用官兵地毯式的搜索缉拿。

每天都有成千上百的道士被迫抓到皇宫,当然也有不少冒充领赏的,但结局只有一个,也是惨绝人寰的,没有人活到了第二天,弄得人心惶惶。

一日一群官兵正押着一群道士缓缓走在山道上,烈日当头,时不时传来鞭打的声音,叫苦连天。就在此时前面突然冒出一位仙风道骨之人,衣衫飘飘,风度翩翩,手持一面古朴的盘龙雕花铜镜,金光闪闪。

“放了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是安昆仑。”男子说道。

为首一名头戴斗笠的男子下马走了过去,,斗笠四周悬着黑纱,看不清他的脸,只见这名男子摆了摆手,一群官兵便立刻退了下去。

“你就是安昆仑。”头戴斗笠的男子说道,“你还想颠沛流离到何时?”

男子沉默不语。头戴斗笠的男子仰天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日你若跟我回去,我就放了他们。”

“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已经发过誓,从今以后不再使用这面铜镜了,况且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幻世铜镜,它害人不浅,祸害千年。”男子终于承认了自己就是安昆仑了。

“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头戴斗笠的男子手摸着佩剑威胁着,冷笑道。

“如果我的命,能换回天下道士的命,你就动手吧,我已经祸害了天下苍生。”安昆仑说着闭上了眼睛。

头戴斗笠的男子无比愤怒,全身忍不住颤抖起来,忽然说道:“那好,今日我不为难你,你若施法让我看看我的命运,我就放你走。”

“人各有命,当安天命。”安昆仑淡淡道,“倘若你今日逼我施法,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说完双手举着铜镜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

头戴斗笠的男子眼看软硬兼施都没有任何希望,他知道就算杀了他也没有用,只好无奈地叹了叹气,咬了咬牙,佩剑重重地甩在了地上,极度忍耐了下来,摆摆手说道:“好一句人各有命,当安天命,你走吧,我不会再为难那些无辜的道士,今生今世我也不会再找你,只是你这样到处逃亡早晚会落到他们手上,还不如去见见皇上,安定天下。”

安昆仑仿佛看透一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铜镜安不了天下,反而会祸害苍生。想那7岁的小皇帝,孤苦无依,不久大限将至,我若去了,定是有去无回,不出几个月,我便不用颠沛流离地逃亡了……”头戴斗笠的男子听得是目瞪口呆,大吃一惊,好久才回过神来,一看安昆仑,他已经不知道何时消失在苍茫的荒草中,

然而事实正如安昆仑预料的一样,几个月后,官至殿前都点检的赵匡胤身披黄袍发动陈桥事变。年仅7岁的小皇帝柴宗训仅仅做了一年皇帝就被拉下了龙椅。从此赵匡胤改朝换代建立了宋朝,定都开封。

赵匡胤英勇矫健,能征善战,历经千辛万苦打下了大片江山,举国上下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和平安和安定的局面。但他和以前几任皇帝一样,一直有块心病压在心头使得他夜不能寐,那就是寻找安昆仑,他想看看自己的将来,想看看自己的江山,希望它们永保青春。

不可避免的浩劫再次展开。安昆仑就好比从人间蒸发了一样,赵匡胤动用全天下兵力,劳民伤财,耗时数年都不曾寻得,眼见自己一天天老去,赵匡胤如法炮制开始捕杀天下道士示威,为的就是逼迫安昆仑现身。

这招果然管用,不几日,开封城血流成河,神秘的安昆仑就在此时如约而来地出现在巍峨的大殿上。

“别来无恙了,你曾经答应过我从此不再为难无辜的道士,今生今世不再找我,如今你言而无信,滥杀无辜,何以安天下。”安昆仑露出了无限的忧愁和悲愤,却似乎料到早有这么一天。

“自从你第一次预言得到验证,我就对你深信不疑。想不到一晃十多年,当时我头戴黑纱斗笠,我两只有一面之缘,你居然还记得我。”赵匡胤暗自惊叹,仰天长啸,“不愧是世外高人,既然你早知道了我的身份,现在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让我看看我的命将如何,我的江山又将如何。”

“你真的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幻世铜镜吗?”

“我信。”

“你不后悔。”

“绝不后悔。”赵匡胤说道,“你说过人各有命。”

“信则有,不信则无。”安昆仑沉默片刻,突然大叫一声,“好,今日我就破例为你施法一次。”

话音刚落,只见安昆仑从怀中掏出一块巴掌大的铜镜,美轮美奂,他往地上一抛,铜镜滚动起来,越滚越大,发出耀眼的金光,顷刻间铜镜大似水车,明如皓月,中开一天窗。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赵匡胤慌忙将头伸进去,众人屏气凝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赵匡胤露在铜镜外的脖子青筋暴露,全身颤抖,脚跺地,双手紧握,悄悄摸向了腰间的佩剑,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他用尽全力,一次次挣扎着极其努力地想爬进铜镜的天窗,却屡屡失败。

众人不知道赵匡胤究竟看到何事以至于如此激动,吓得大气不敢出。就在此时,赵匡胤突然呈的一声抽出宝剑,大喝一声‘斧声烛影’,正要从铜镜中抽出脑袋……

安昆仑一看大事不妙,自己命不保已,慌忙念出几声咒语,只见那铜镜急剧缩小,直至缩小到蒲扇大小紧紧锁在赵匡胤脖子上。

“妖镜,安昆仑,今日我必杀你祭之。”赵匡胤怒气冲天,剑指安昆仑愤怒到了极点。

“呵呵……”安昆仑仰天长笑,“我看透了这个世界,却看不透人,你今日若杀我,今生都休想取下你脖子上的铜镜,你若放我走,铜镜三日后自然会从你脖子上销毁得一干二净。”

赵匡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安昆仑大摇大摆的离开,三天三夜寝食难安,脖子上的铜镜一天比一天小,直到第四天果然消失不见了。可每次一想到铜镜中的‘斧声烛影’就杯弓蛇影般精神恍惚,立马就大病一场,朝中大夫没有人能看懂赵匡胤的病根,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做‘斧声烛影’。

几天后的晚上,大雪飞扬,赵匡胤突然神清气爽,他把弟弟赵光义邀进宫中饮酒,赵匡胤突然说不舒服,便躺在房中休息,赵光义担心其他人打扰到哥哥,遣散众人,自己留下来照顾。赵光义做完这一切,突然发现哥哥枕头下藏着一把斧头,不禁担心起来,何故哥哥突然病情好转,还半夜邀请自己喝酒,他平时酒力甚好,莫非……他不敢往下想,突然又想起了几天前众人口中传出的‘斧声烛影’,哥哥因此也落下心病,难道哥哥设计要杀我不成。赵光义百感交集,悄悄拿出斧头在房中走来走去,烛光闪耀,人影晃来晃去。赵光义痛定思痛,心一狠,不如先下手为强,烛影摇晃中,房中不断传来玉斧戳地之声……

直到天快亮时,赵光义慌忙呼唤他人,让皇子都来,说哥哥已经逝世,不久后赵光义突然拿出一份‘金匮之盟’,二日后顺利登上了宝座。

赵光义一登基,立刻在全国暗地里搜寻安昆仑,他想知道哥哥之前在铜镜中到底看到了什么,哥哥口中的‘斧声烛影’又是怎么一回事,他甚至比任何人都想看到自己的将来,可惜直到自己老死的一天,他都没有找到安昆仑,或许这正是他能安享晚年的原因吧。

从此之后,世人似乎忘记了曾经有过安昆仑这个人,直到若干年后,终于有位老者在深山中认出了垂垂老矣的安昆仑。两人一见如故,侃侃而谈。安昆仑叹道:镜花水月,祸害无穷,这一切都是庸人自扰,幸好铜镜早在几十年前就销毁在人世间。说完就一动不动羽化了。后老者有心将此事记录下来,以警世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