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到底有没有在中国东北建国的计划?

原标题:犹太人到底有没有在中国东北建国的计划?

互联网上曾经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在中国东北的犹太人曾经与侵华日军合作,密谋在中国东北建立一个“犹太国”,这个说法与《货币战争》一书中宣扬的犹太金融资本秘密控制世界的阴谋论结合,为众多同情巴勒斯坦遭遇的中国人提供了重足的“反犹太”炮弹,然而,这个说法到底有没有事实根据,却鲜为人知。

事实上,这个说法是对历史上确实存在的《河豚鱼计划》的误读,换句话说,犹太人从来没有在中国东北建立“犹太国”的计划,当时的侵华日军和日本政府也从来没有在他们控制的傀儡国“伪满洲国”中建立国中之国的打算。

当然,整个事件的根由要从“日俄战争”说起。

在近代欧洲,犹太民族一直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外来者”,不过相对于西欧的明确驱逐态度,在东方的俄罗斯,由于其统治能力的落后,虽然在其民族分级歧视政策中,也将犹太人视为“歧视链条”的底端,却为其保存自身文化、社区的生存,保留了条件。

1792年,叶卡捷琳娜二世将犹太人定居区划为“栅栏区”,规定犹太人只能在区内活动,不得到区外工作旅行;还规定犹太人不得从事某些行业的工作,即使在被允许工作的领域也必须缴纳双倍的税收。

1882年,俄国内政部颁布了对犹太人进一步歧视限制的“五月法令”。禁止在犹太人“栅栏区”以外建设居住点,准许各地居民把“有罪的犹太人”赶回定居区;明确规定对犹太人的财产和职业进行限制,减少大中学校犹太学生的比例。到19世纪末,俄国仅向当时的犯人流放之地——西伯利亚地区就迁移了10万犹太人,这也是今天俄罗斯“犹太自治州”的前身。

这一系列歧视性的政策,让在俄国境内的500多万犹太人艰难求生,一直寻求所谓的“犹太复国”,事实上,历史上犹太复国主义的重镇一直在东方,而不在经济发达、富裕的欧美犹太人群体之中。

在1905年日俄战争战败后,沙俄政府向国内大肆宣传是美国犹太银行家雅可布·希夫大力支持日本导致了俄国的战败,目的也很简单,就是“甩锅”,所以,虽然1905年爆发了二月革命,沙皇俄国走向了立宪,犹太人的生存状态反而不断恶化。

为了躲避愈演愈烈的“反犹风潮”,一部分俄国籍的犹太军人选择在战后留在了哈尔滨,导致了在哈尔滨的犹太人人口激增,从中东铁路通车时的500人,增长到了1905年的3000人,1908年的6000人,此时的哈尔滨犹太人社区,已经成为远东最大的犹太人社区。

等到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无论是红色俄国还是白色俄国,都将犹太人视为对立面和敌人,前者反对有产者的剥削,后者则将犹太人视为布尔什维克的同路人,大肆的屠杀和劫掠,让俄国犹太人纷纷出逃,到1920年,哈尔滨的犹太人已经达到了20000人。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人和犹太人之间是和睦共处的状态,甚至于九一八事变之后,1932年2月5日,日军攻占哈尔滨后也并没有将犹太人与中国人区别对待,同样“劫收”了大批的犹太人商号,在哈尔滨的白俄更组成了“俄国法西斯党”,在哈尔滨大肆绑票勒索犹太、中国富商,比如犹太大药商霍夫曼和中国商人穆蔚堂等。

直到1934年,日本占领军的态度才发生微妙的变化,当年,日本外交刊物上刊登了钢铁大王鲇川义介的文章《一项邀请五万德国犹太人来“满洲国”的计划》,该文在日本和犹太人社区广泛传播。

这是日本关东军在占领东北之后,为了建设占领区所想出的“妙招”和试探,他们希望在全世界招揽被排犹驱赶的犹太人到东北,为他们的“满洲建设”提供人才和资金,同时,由于犹太人在美国商界的影响力巨大,可以借助这种态度来缓和和美国的关系。

所以,在经过多次接触之后的1937年,哈尔滨犹太社区组成以考夫曼为首的“远东犹太人评议会”,年底在哈尔滨的马迭尔旅馆召开了第一次远东犹太社区会议,代表包括哈尔滨、上海、神户三地的犹太人计700余人,日本人安江仙弘和樋口喜一郎任观察员,会议决议称要与日本和“伪满洲国”一道合作建设东北。

至此鲇川义介推动的“河豚鱼计划”正式开始实施。

1938年,日本举行的“五相会议”更是对这项计划中的细节进行了讨论,比如究竟是将犹太人定居区域设在哈尔滨还是在上海,前者有现成的社区,后者则有大批的富有的中东犹太人家族。

为了执行这个计划,日本开始在日本神户也设立了犹太人社区,接纳欧洲的难民,整个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直到1939年8月,日本才开始严格限制犹太移民进入上海。

1940年,陆军大将东条英机担任陆军大臣,日本的国策变化,急剧投向德国的怀抱,德、日、意军事同盟建立之后,对犹太人态度也发生了急转,最终于1942年,日本政府正式废除了五相会议的决议,正式完全废除对这个几乎不存在的河豚计划的几乎不存在的支持。

当然,促成日本态度急转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美国犹太人组织的态度完全不像日本人想象的那么“积极”,哪怕日本还没有偷袭珍珠港,美国犹太人组织对远东犹太人社区与日本人的合作仍非常反感,认为这“完全是一种堕落行为”。

由此带来的影响就是,日本人期待的美国金融资本的大规模涌入根本没有发生,而欧洲的犹太人难民早已失去了所有财产,根本榨不出油来,所以,等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外相宣布,犹太人不再享有特权,大批的犹太人与其他欧美国家的侨民一起被赶进了集中营。

到1945年日本战败前夕,日本政府派出政府特使与犹太医生卡尔·琼特曼交涉,希望能够说服美国犹太人社团对罗斯福政府施加影响,进行停战和谈,作为回报,在上海的2万犹太移民将获准移民“满洲国”建立犹太国。

结果,遭到了美国犹太人社团领袖的严词拒绝,至此,河豚鱼计划彻底被扔进了垃圾堆。

而结合上述信息可知,所谓的在“伪满洲国”建立犹太国,并非日本政府的本意,恰恰相反,他们对犹太难民的态度一直是利用大于友善,只是为了向美国求和才抛出了这么一根可笑的“橄榄枝”,试想,一群已经关进集中营的犹太人怎么可能“建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