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还长,何必仓皇

原标题:余生还长,何必仓皇

文/王志刚(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我许久没有见过午夜的圆月,正如同我许久没有见过正午的阳光。此刻的月光,说不上所谓的皎洁,因为我对皎洁没有太过真切的印象。正如同正午的阳光说不上灿烂,因为我从早上到午夜,基本都在办公室匆忙。

但是此刻(凌晨一点半),我抬头望见久违的光亮时,却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悲伤。

以前,我写过一段类似如下的话:我是一个只会在文字中倔强的人,于现实中,却总时不时慌张、时不时苍茫,甚至会有意无意地低入尘埃。最初,以为那是爱情。后来才明白,那些所谓的爱,无非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劫掠。

我以为自己不会习惯,甚至还经常怅然。可是,而今的一切就如同现实给了一记耳光。其实我终会习惯,习惯被彻底的疏离,习惯被故意地遗弃。只是,唯一不曾释怀的,可能是自己再也不愿原谅。

我一直试图填充自己的每一个夜,因为特别害怕万家灯火俱寂的时候,我望不见自己头顶的那一盏渔火。而今,却油然升起一种释怀感。最深的刺痛与诀别,才能治愈最深的爱与恋。所以我才望得见今夜的月光,冷寂但明亮。

我慢慢梳理着我过往的时光,以为可以看清远方。其实只不过一直忘记了抬头,所以才被脚尖的泥土牵绊。

某一场疏离,某一程念忆,某一段窃喜,某一个企及,某一回云烟成雨,都被时间悄悄封存,然后生硬的消弭,不留丝毫踪迹。

只是,余生依旧很长,依旧有很多值得爱的人、很多未来得及做的事、很多没有看过的风景、很多不曾踏足的土地,那又何妨给自己作茧般的藩篱。所以我最近开始喜欢时不时望望窗外,有时开一开窗、有时嗅一嗅风、有时摸一摸阳光、有时亲一亲带着温度的湿气。

我从未曾学会失眠,哪怕如今不堪而迷乱的生活,依旧每日可以顺利入睡。我想,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淡然,可能只是因为害怕一个人面对夜的黑,索性就用一场梦境排解一场夜与情绪的淤积。

最近一直在忙,纵然并不知道在忙什么,反正忙到连全民狂欢的剁手欢乐活动都未曾参与。其实,只是因为这几个月一直在吃土而已,所以就没有了参与的资本与意义。有时路过酒吧,我会下意识地看看手机里的蚂蚁花呗,然后就默默地在24小时便利店买一瓶廉价白酒,回到租屋里独自啜饮。

酒精不分高贵与廉价,只分多与少。少许时,是世界悄悄的隐匿;多余时,是世界喧嚣的迷离。只是,我时常感受的都是喧嚣的迷离,在周身翻涌、在情绪里漫溢、在时光中下坠、在手心里丢失。

我一直都是那个最初的自己,哪怕曾经短暂迷失过、曾经瞬间隐匿过、曾经许久地忘却过、曾经不经意地胆怯过、曾经最彻烈的爱过。我从未厌弃过自己,所以一直被内心深处的那抹自恋支撑着,一直被时间慢慢累积着,直至某一天走出这扇门、看到一缕光、遇见一个人、想起一个微笑,然后就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抬头45度看天的时候,天是蓝色;

低头看湖的时候,湖是翠绿的;

闭眼看你的时候,光是最亮的。

余生还长,何必仓皇,我想我还是那个一直自己喜欢自己的那个人,一直用倔强给自己带来数不尽的伤,同时也给自己带来数不尽的光亮。

去年今时:

没有瑞克的《行尸走肉》是否还值得我们念念不忘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