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博爱,我们只是假装喜欢

原标题:平等博爱,我们只是假装喜欢

说句得罪人的话,有很多中国人,看待问题,脑子里是一团浆糊的。

比如,有些人可以一边吃着猪肉一边反对杀狗,口中念念有词者,竟然是杀生有罪,全然忘了猪也一条生命。

比如,有些人可以一边强调自己信佛,一边弘扬孝道,或许他们并不知道,佛家讲究六道轮回众生平等,在佛家心目中,亲生父母,与平常路人没有什么区别,出家人见了亲生父母,都是一口一个老施主的。

说起平等博爱,在许多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看来,似乎中国传统文化天然地拥有平等博爱精神,他们并不清楚,中国传统文化中居于中心统治地位的儒家文化,其实强调的等级差别,并没有什么平等思想。

要说儒家思想具有强烈的等级观念,没有现代社会所提倡的民主平等意识。不少人会感到奇怪。

在《论语》中,孔子非常强调“礼乐”,这里的礼乐,绝对不是礼仪与音乐,而是一种维持等级秩序的重要政治制度。乐殊贵贱,礼别尊卑。董仲舒明确说:礼者“序尊卑、贵贱、大小之位,而差外内远近新故之级者也。”孔子看到季氏搞的舞蹈是八队,就曾火冒三丈!因为按照周礼的规定,天子才能用八队的舞蹈,按照季氏的级别,只能有四队,因此孔子大为光火: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你季氏按级别只能搞四队舞蹈,却要搞八队,就是僭越,就有犯上作乱的意思。怎么能容忍呢?

我们知道,儒家主张仁爱,墨家主张兼爱。本来,仁爱是爱,兼爱也是爱,想来二者可以爱到一块去。实际上,二者形同水火,孟子就曾大骂墨子为“禽兽”。何以至此?

儒家主张仁爱,是有等级差别的爱,墨家主张的兼爱,是无等级差别的爱。二者的矛盾也就来了。所以孟子就会破口大骂:“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君无父,是禽兽也。”

透过历史的风烟,遥想古代圣贤那种破口大骂的神态,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想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如果我们简单想来,会觉得墨子主张的兼爱,比儒家主张的仁爱,具有更博大的胸怀,更了不起,更伟大。但细想一下,如果主张兼爱,也就是无差别的爱,那你爱你父亲与爱街上那个乞丐,就应该是一视同仁,这显然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所以孟子会说墨子无父,骂墨子是“禽兽”。

如果你的胆量大,敢对老婆讲兼爱的道理,说你爱老婆,与爱站街女一样,你老婆能够接受你的这个思想吗?要不,你试一把,看看会是什么后果?

所以,墨子的兼爱思想再伟大,其实我们是难以接受的。我们还是更喜欢儒家主张的有差别有等级的仁爱。平等兼爱,我们说说可以,但真正做起来,我们恐怕不愿意。我们还是喜欢,甚至是非常享受有等级差异的不平等。

要说博爱思想,那佛家的境界可以说是最高的。众生平等,多么广博的博爱思想。现实生活中,虽然不少人口口声声表白自己信佛,但真正接受佛家众生平等思想者,又有几人?

现实生活中,声称信佛者,有几人会想,自己的老婆与满大街的美女一样,都能够与博爱之心视之?当然,出家者不结婚没有老婆,这是很有道理的,可以省去许多“博爱”的烦恼。

特别有意思的是,那些将信佛二字时常挂在嘴边的人,要想到自己的父母时,是否会闪过一丝“众生平等”的想法?众生啊,那可是包括猪狗在内的。敢想吗?会想吗?

好在,很多人不会去这样多想。满脑子的浆糊,免去了许多烦恼。

突然感觉到,无思无想,这是多么美妙的事啊。一种幸福的滋味,在心头油然而生。

糊涂并幸福着,这种滋味实在是美妙极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